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自然公园也甘榜

南洋楹的天空很壮观。

字体大小:

汤申自然公园,为我国首个兼容人文历史、甘榜情怀与自然生态的园林。位于中央集水区东边的旧汤申路上段,为疏解中央集水保护区游客量的压力,引导人们到园林享受自然风光,减少进入与干扰中央集水保护区,也是对本土自然生态的关怀与保育的一种体现。

这里曾经有个海南村,约有百户人家;开拓于1930年代,迁徙于1980年代。

园里充满朴实甘榜生活的痕迹。迁徙后村民留下来的废墟残垣、古井老树、果树香草、潺潺小溪,巧妙地融入自然园景;特设展示板,图文并茂,配合着实物废墟,诉说着一个个朴实的真实故事;成为强力磁石,吸引着国人;尤其能触动建国与立国一代心弦,在寻幽探秘的同时,也缅怀过去,珍惜当下。

愚趣园传奇主人

海南村里“愚趣园”的传奇,凸显当时岛国在南洋群岛中的枢纽地位和影响。

园主韩槐准,23岁时自海南漂洋过海下南洋,曾到印度尼西亚工作,学会马来语;过后定居狮城,从割胶工人做起,存足本钱,花了700元买下这块土地,逐步种植上好品种的红毛丹,发展成热带水果名园。

他早年只谙海南话和马来语,擅园艺、药品与考古;交游广阔,常办文人雅集,座上宾包括徐悲鸿、郁达夫、刘海粟、许云樵、林木化等等,也有洋人与异族同胞,不时登门拜访。

韩老也加入德国人开创的神农大药房(位于勿拉士峇沙路与桥北路之间),成为股东,并担任配药员;熟悉化学知识后,开始瓷器收集与考古研究,成为当时瓷器考古学的第一人。

1962年韩老受邀回返中国,出任北京故宫博物院瓷器部门的顾问;他将在南洋所搜集的古文物,悉数捐赠与故宫博物院,愚趣园则易手,从此隐没于树林间。

彳亍于园区小径上,目睹红毛丹老树,关于愚趣园的展示板和残留的梯级,思绪驰骋;想象当年韩老在红毛丹“派对”上,与各方宾客以纸笔代口语,或通过翻译交流的情景,趣味盎然。

20200113zbnowlifestyle_colours_Medium.jpg
自然公园的竹林美景。

物种多样性次森林

果树花开花落,村子人去楼空;人们都在猜想,昔日的上好红毛丹品种,仍然长在地里吗?旧时韩老园中及村民留下的热带水果,今日或由猢狲们(猕猴、黑脊叶猴)与其他的鸟兽“原住民”全权享用?

走入园间林荫小径,蜜蜂蝴蝶等飞虫随处可见;若不愿“捐血”,务须避开深林阴暗处。沿途所见,除了老壮少三代的红毛丹树,还看到榴梿、波罗蜜、三叶橡胶树、鱼尾葵,身材魁梧而具奇特板根的海榄树等;其他本土植物如荖叶、鸡矢藤、马尼菜、野胡椒,随处可见,反映上世纪末各族人士在此和谐共处的生活面貌;还见颇多侵略性强的植物蝙蝠侠攀薯,或应及时清除才是上策。

好几株颇有年岁的纠缠榕,盘踞一方,独木成林的气势,令人屏息仰视;而乡道旁各有数丛品种各异的竹子,则为绿林增添了几分妩媚风情。

应好友邀约,陆续到访两趟。周末游人特多,鸟兽似乎也都躲起来,停车场爆满不在话下。周日的那趟,格外从容写意;林中鸟声啁啾,巧遇观鸟的年青人分享三宝鸟及长尾绿鹦的照片;还有猕猴、松鼠等。此园不适合脚踏车等代步机器进入,免除了后顾之忧,游园更为惬意。

人文创意空间憧憬

游园完毕,与友人离开时,忽瞥见板道旁榕树根处有条大蛇探出头来,我连忙睁眼细看:呵,原来是有心人刻意加工,为蛇头状的树根茎“点睛”,俨然是另类的艺术创意展示。

看来,难得具有如此浓郁人文历史氛围,或可启发催生更多灵感,逐步开发人文艺术发展空间,重塑文人雅士聚集的胜景?突发奇想,若能设立温馨小店,让访客来一杯香浓的海南奶茶或南洋咖啡,那该有多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