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一个演员的声音

赖声川编剧、导演的话剧《曾经如是》剧照。(互联网)

字体大小:

声音的生命力之长要超过花容月貌的时间长度。演员的职业可以是终生的。

近期在上海的上剧场演出的赖声川编剧、导演的话剧《曾经如是》,是此剧的世界首演。整整五个小时,结构与叙事显示了编导的野心与匠心。命运、时空、人与自然,以魔幻与现实的方式交织成一个生命幻境的旅程,一览人类的成功与失败,辉煌与愚行。

地震,九一一轰炸,雪崩;云南山区,纽约下东区,印度的高地……剧中的人仿佛经历了三生三世,从居住地的迁移到接受自然灾害的毁灭。虽然没有艺术表达上的极致,但我们每个人,何尝不是承受“此一时,彼一时”的人生之未能完满。一次离婚,改变了人生轨迹;一个亲人的离去,结束了一段美好的时光。

刚才还是云南高山上的少数民族;转眼,下一幕是美国下东区开小店的中国移民。变幻沧桑,是这个世纪留给人们的特殊礼物。震撼的是剧中,每一次的天灾人祸之后,一个个鲜明生动的人的消失。最后,只留下最坚强的孤独的个体人扮演的“时间”的抽象符号,“偶然”的抽象符号,各式的行人、商人,成功者与失败者,停留者与寻找者,歌者与通灵者呈圆圈不住地在舞台上一圈一圈地走着,走得人发昏。

明白无论是大概念还是小概念,编导都要设计成人生是一个旅程的命题。“在这复杂而深远的旅程中,关怀我们地球的脆弱命运以及人世间一切的‘快乐与痛苦,希望与绝望,拥有与失去,生命与死亡……’”

只有一女一男两个人,是充满定力的。在脑子里总能看到一个美丽的净土,用一生的努力带领人们试图去找净土的多吉。此角色由歌星张杰来扮演很合适,他在此剧中的演唱声音空灵悠远,歌声纯净优美。从形象到歌声到角色寓意,都具有童话般的色彩与魅力。

为舞台而生的声音

雪莲与她的面馆,是贯穿全剧始终的灵魂。妈妈留下来的手工面面店,青稞打造,酸菜腌制,辣椒配,蒜蓉浇。雪莲的店享受过幸福,却更多地见证与承受了不幸。青梅竹马的丈夫阿福跟着别的女人离开了故乡。女儿如意死于地震。地震中捡得又亲手养大的养女如意,死于九一一……雪莲在用所有的积蓄买得的纽约布鲁克林的面店里,用视力微弱的眼睛看着曾经受她照顾的“使者”,说着她人生的最后一个心愿:“想见阿福一面。我们未曾办过离婚。”

郝蕾的声音又脆又亮,每一个字的吐字既清晰又圆润,看着毫不费力,但那种声音,却能穿透到整个观众席,把一种美种入你的心间,让你为之震动。

是为舞台而生的声音。

郝蕾正是雪莲的扮演者。简单的装束,姣美的脸容,好听的声音。她的同乡们的生离死别都在她的小店里发生。而她的小店,也永远是他们,包括一切失意者不幸者的温暖港湾。

人称郝蕾是中国最应该红而没红的的女演员。喜欢她、喜欢她的声音是自电视连续剧《情满四合院》而起。剧中她所饰的秦淮茹也是一个善良温柔的婚姻失败者。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的郝蕾主演过孟京辉的话剧《恋爱的犀牛》。能主唱她所演的电影与话剧中的主题歌。

声音,一个演员的声音是什么呢?它当然是一种天赋,那是老祖宗赏饭吃。声音是塑造形象的重要手段。台词的节奏,话语中的情感,声音必然体现演员的特有修养。李默然、焦晃、陈道明、王志文、张嘉译都是音色特好、台词特好的演员。欣赏他们的台词,也是观看他们所演的影视剧的一大吸引力。古典题材的作品,更考演员的文化功力。读破句,或者句子说得无气势不连绵,人物的存在感马上要打折扣。而那些靠别人配音、靠导演给镜头的演员不是真正的演员。

看电视连续剧,演员发声时的嘴形,与所说的话明显不一致,虽然台词仍是那个演员说的,但艺术效果明显会打折扣。

郝蕾这样的电影演员能够有实力主演话剧。话剧对于磨练演员的表演整体感,塑造角色的能力必定能起很大的作用。年轻时演过话剧的江珊最近在话剧《德龄与慈禧》中演慈禧。她很享受演舞台戏剧。青春过后,人生经历与职业规划都可以表达为舞台上的台词。声音的生命力之长要超过花容月貌的时间长度。演员的职业可以是终生的。

台下一拨年轻的女观众面对谢幕的张杰猛烈拍手,待张杰走进幕后,还在喊:“张杰晚安!”“张杰晚安!”——明星的吸引力增加了话剧的吸引力,这是赖声川的聪明。剧中特别多的插曲,演员唱来富有舞台的美感。

声音是一个人的命运?

张涵予,醇厚低沉的嗓音特别有魅力,他迷恋配音,高中时就尝试过。后正式当过配音演员,为《指环王》《特洛伊》等大片配过音。再看他主演的《中国机长》《湄公河行动》,身手不凡的大英雄,连声音里都透示着不怒而威的气概,越镇静越显气场。台词越少,越令人期待。

好的歌唱演员打开音域要练声。对于影视演员来说,美的声音也是可以训练的。物理上的,与文化修养上的,哪一个更难呢?

“同志们,永别了!我想念你们。”孙道临在《永不消逝的电波》里所说的最后那句话,那个动人的声音,穿过剧情,掠过岁月,永远地印刻在我们的心里。

李侠就是孙道临。如原型附身,只有德高望重的人才能与英雄一致。

郝蕾与雪莲是一致的,如同她与秦淮茹一致一样。外柔内刚,善良坚强。“给你来碗面吧?”——对着落魄垂死的丈夫,雪莲说。她圆润温柔的声音几十年来没变过。而她的丈夫阿福变成了一个嗓子沙哑发不出声音的重病病人。

声音是什么呢?声音是不是也是一个人的命运?

(本文小标为编者所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