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上海评弹团演绎《四大美人》 吴侬软语忆美人

字体大小:

上海评弹团团长高博文将率领八位资深评弹演员,在华艺节上,以评弹艺术诉说四大美人的曲折故事。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文人墨客都爱为美人泼洒文采。中国古代四大美人西施、王昭君、貂蝉、杨贵妃的故事,更是历经千年而不衰。

来临的2月3日,享誉盛名的上海评弹团将由团长高博文率领八位资深评弹演员抵新演出,以评弹艺术诉说四大美人的曲折故事。

评弹是源自江南的曲艺艺术。评弹演员手持一把折扇,敲打一块醒木,拿着琵琶或三弦琴边说边唱,这种以吴语说唱的形式诞生于明代,距今已有400余年。在2006年,评弹被中国列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成立于1951年的上海评弹团,是中国评弹艺术的首个国家级剧团。

团长高博文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他已是第三次来新加坡演出。他曾在2017年的华艺节上演了一场爵士评弹演出,而今年,他希望能为本地观众带来原汁原味的上海评弹。

上海评弹团这几年来屡屡到外国演出,这部《四大美人》就曾分别在美国和日本与当地观众相遇。高博文说,外国人对于评弹艺术并没有距离感,因为这种音乐与他们对江南古镇的印象十分贴近,一听就能感受到江南的韵味。

从唱腔表演创新意

传承400多年的评弹艺术经历了多年的变革。高博文解释说,评弹传到上海之后也吸收了不少海派元素,演出形式变得更趋丰富,“我们十分注重保留那些传统元素,用的是三弦和琵琶等经典的评弹乐器,但创新的部分在于表演。”

古代的评弹类似于文人的吟诵,唱词也很接近唐诗宋词的格律,表演形式较简单。上海评弹团制作的《四大美人》虽然是老题材,但高博文认为,他们在表演上可以更加戏剧化,唱腔也可以从人物和故事出发,唱出新意。

以说唱艺术为核心,评弹艺术适合中小型舞台的演出。去年在香港,团员们让观众一边品茶,一边观赏他们的演奏。在微暗灯光下,让演员和观众始终保持眼神交流,由此保留休闲雅致的艺术志趣。

除了音乐上的韵味,评弹也是一门语言艺术,为观众准备了不少笑料。

演出是平易近人的,评弹演员常常与观众互动,有时也会应观众要求,展示几段传统桥段如白蛇传、玉蜻蜓等等。

上海评弹团如今是一支拥有80多人的团队,但最早的一批先驱成员已经不在了,对于后辈来说,接棒并不容易。

高博文说:“在老师们的时代,评弹是家喻户晓的艺术。在江浙沪一带,这门艺术的受欢迎程度仅次于电影,每天都有‘书场’(评弹说书的演出)。老师们也就在那个年代创造了他们的辉煌。”

如今,如何留住观众是最大的困难。高博文相信,这是一门底蕴很深的艺术,只要他们尽力去挖掘、打磨,即使演出无法像过去那样万人空巷,但也还是能做出成绩。

与现代社会保持距离

另一方面,年轻观众也与评弹有一定的距离,须要帮助他们了解古代人物和情景,才能全身心地进入评弹的世界。但这并不意味着评弹艺术一定要趋向大众,高博文说,与现代社会保持一定的距离,传统艺术的精髓才不至于流失。

“现在人们对待传统文化十分重视,许多年轻人也长了见识,对各种文化有了一定的辨识能力。”高博文说,中国有许多年轻观众对传统文化表现出越来越大的支持。此外,评弹团在江南一带还有一批中老年观众的支持,在茶馆、文化馆等地方时常可以看到“书场”的存在。

高博文透露,学习评弹,从初学到出道估计要六年时间。在苏州就设有评弹学校,教导学生说、唱、弹奏等基本功,三至四年后,学生们才能开始真正地拜师学艺。“这比起京剧艺术要快,但说出道,其实还是很稚嫩的。”

高博文相信,评弹艺术还是后继有人,然而这些后辈是否能为评弹注入新的活力,还须看他们能否坚守并且传承这门艺术。在演出之前,高博文也将开办免费讲座,与公众分享“评弹与现代社会的缘”。


《四大美人》

2月3日(星期一)

晚上7时30分

滨海艺术中心音乐室

38元

SISTIC售票,热线:63485555

“评弹与现代社会的缘”讲座

2月2日(星期日)

下午2时

滨海艺术中心艺术图书馆

入场免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