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玛乔丽·多格特镜头下的新加坡 重现狮城的肖像

去年出版的摄影集《玛乔丽·多格特的新加坡》补充了这位女摄影人的生涯点滴。(新加坡国家档案馆提供)

字体大小:

从英国移民新加坡的玛乔丽·多格特,带着相机与三脚架记录1950年代的新加坡城市景观。这些黑白照片精选正在展出,增版《玛乔丽·多格特的新加坡》去年出版。

第一次知道玛乔丽·多格特(Marjorie Doggett,1921-2010),是她出现在本地导演陈彬彬的纪录片《备忘录》(2007)里。她纯粹为了兴趣,到处去拍照,拍下许多建筑物与街巷。令我震撼的是,一张张黑白影像的英殖民地老房子美得令人叹息,至今已荡然无存,全无机会被赋予新的生命。在陈彬彬四分钟镜头里的这位业余女摄影人,也已老得视力模糊,双腿乏力,瘫在床头。

新加坡国立大学出版社寄来去年出版的增版书《玛乔丽·多格特的新加坡》(Marjorie Doggett's Singapore,简称《玛》),我翻阅寻找这些老房子,可惜书中这类图像不多,配合举行的摄影展,展出的老房子照片也有限。

玛乔丽在1957年出版本地建筑摄影集“Characters of Light:A Guide to the Buildings of Singapore”,摄于1954年到1957年,为历史建筑与街道附上研究解说。这是本地第一位女摄影师拍摄的城市景观,1985年再版,2019年增版为《玛乔丽·多格特的新加坡》。政府到了1980年代才意识到保留历史建筑的重要性,玛乔丽走在了前头。

2301_now_2_Medium.jpg
玛乔丽与丈夫维克多·多格特在安柏路的第一个住家合影。(新加坡国家档案馆提供)

26岁的玛乔丽在1947年与未婚夫维克多·多格特乘船从英国来到英殖民地新加坡。二战时受训为护士的玛乔丽在本地当护士,丈夫创办自己的音乐教育事业,夫妻俩1961年成为新加坡公民。1950年代的新加坡社会政治动荡不安,但玛乔丽的镜头一直聚焦在历史建筑物与街道景观,以及马来亚的东海岸。她本想出版马来亚东海岸摄影集,但未能如愿。夫妻俩也带上儿子尼古拉斯去马来西亚采集蝴蝶,前后30年,建立鳞翅目标本。  

玛乔丽1985年版的摄影集封面,是一座位于加东的仿都铎式黑白洋房Joshua,壮丽华美中带岁月沧桑感。它由Swan & Maclaren设计,建于1890年,为犹太富商Manasseh Meyer拥有,在1960年被拆。这名富商也拥有建于1842年的Bellevue洋房,二楼通风阳台的铁花围栏秀美,入口处花木扶疏,非常雅致。位于东陵,屋前有一大片草地的Cree Hall,是R.A.J Bidwell为John Frasers设计,楼梯设计带有詹姆士一世时代后期风格,非常别致,但也躲不过1967年被拆的命运。

记录城市景观的变化

2301_now_1_Medium.jpg
→(左)新加坡河早年的景观。(1955,玛乔丽摄)

住在甘榜安柏附近的玛乔丽极少拍摄甘榜浮脚屋,仅有一张甘榜安柏的照片出现在1985年版,该甘榜在1970年代被拆迁,由组屋取代。玛乔丽写道,同时消失的是居民坐在门口边与邻居闲聊,望着椰树之间日落的日子,居民带不走的是植物、蔬菜园圃、狗、猫和鸡。

新加坡在1959年自治后,城市景观出现急速变化,是“旧”与“现代”新加坡的分水岭,殖民地时期的缓慢发展让位给急速的都市发展规划,玛乔丽用手中一架禄来相机与三脚架记录1950年代建筑的光与影,今天看来,令人不胜唏嘘。

她在1955年登上维多利亚音乐厅楼上,拍下皇后坊景观,包括岛国第一座公共纪念碑Dalhousie Obelisk(建于1850年),以及浮尔顿大厦(现富丽敦酒店前身)、中国银行等,街上没太多行人、轿车。从红灯码头望出去浮尔顿大厦,路人阅报,父女看河边景色,一派休闲。1950年代的牛车水居民还在,街上自然有“万国旗帜”晒衣架高挂的原生态。

当新加坡河在1970年代被清理,玛乔丽写道,河水更干净了,不过消失的多过垃圾,舯舡不见了,沿河的仓库岌岌可危,“古老新加坡的心脏停止了跳动”。玛乔丽镜头里的新加坡,不少已消失,比如莱佛士书院旧校舍、富丽堂皇的黄埔花园等。

文化地理学家Lily Kong博士指出,玛乔丽专注于拍摄城市,揭示都市拆除与重建的过程,“尽管一些建筑已经拆掉,‘Characters of Light’这本摄影集将焦点放在保留的历史建筑。”

同时记录居民生活点滴

尼古拉斯(61岁)在书中回忆,母亲爱在清晨冲洗相片,打开所有窗口,使空气流通。玛乔丽后来志向转向动物维权,入选2017年新加坡杰出妇女榜。估计从1952年至1970年代,玛乔丽拍下约3000张照片。

对在卧房冲洗相片的玛乔丽来说,建筑是冷冰冰的,除非人们能够想象谁建造它,谁住在其中,房子里洋溢的欢乐与悲伤氛围,因此其建筑解说记下居民生活的点滴。玛乔丽在1968年说过:“除了充满动感的现代环境与消闲活动,如果我们的城市没为思想者和梦想的追逐者提供空间,那么它是贫瘠的。”

《玛》由摄影师、摄影历史研究员、作家、策展人Edward Stokes撰写。玛乔丽的摄影与文档由尼古拉斯在2016年捐献给新加坡国家档案馆,成立玛乔丽收藏。

《玛》获得黄廷方慈善基金、香港摄影遗产基金支持,每本售价70元(不包括消费税)。摄影展即日起至2月2日上午10时至晚上10时,在新加坡艺术之家旧国会大厦(1 Old Parliament Lane S179429)展出,入场免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