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妆艺大游行首登场 打击乐团挥动欢乐能量

Sambiesta在来临的妆艺大游行上,将以节奏轻快的音乐带动现场群众一起舞动、拍手。图为彩排画面,右一为团长梁国伟带领着团员们。(饶凯源摄)

字体大小:

国际演出经验丰富的打击乐团Sambiesta首次参加妆艺大游行。他们会以什么样的表演形式吸引路人停驻欣赏,拭目以待。

音乐无国界,也是散播欢乐、力量的方式。Sambiesta是以巴西森巴音乐为基础的本地年轻打击乐团,成员从最初2007年刚成立时的约10人团队,扩展至今日的大约40人团队。

除了参与本地与国际音乐艺术节日活动外,团员们也到美国洛杉矶、欧洲德国、西班牙、爱尔兰等地表演。

去年,他们在韩国的原州动感热舞嘉年华(Wonju Dynamic Dancing Carnival)上,呈献了精彩街头表演,并在这活动的比赛项目中荣获最佳表演的头衔。近日,Sambiesta受邀参与本地妆艺大游行2020的队伍巡游。

这个新春期间,Sambiesta的团员们紧锣密鼓地为即将在本周五(31日)拉开帷幕的妆艺大游行彩排练习。副团长陈忆翠(27岁)说,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参与这个本地盛会,但却是首次参加大游行,作为主要的游行队伍之一。届时,势必要带来让人眼前一亮的表演。

zbfk20200129.a_Small.jpg
Sambiesta是以巴西森巴音乐为基础的本地年轻打击乐团。受访团员包括(左起)杨惠盈、郭于葳、团长梁国伟、副团长陈忆翠以及吴思敏。(邬福梁摄)

融合舞蹈与歌唱元素  

在乐团中负责演奏巴西鼓(Caixa)的团长梁国伟(34岁)受访时说:“大部分的成员是毕业自新加坡管理大学打击乐团的20多岁、30多岁年轻人,而乐团的两名共同创办人何于长和林暐捷因为热爱打击乐,毕业后决定将共同爱好者聚集在一起成立Sambiesta。由于团员们平日忙于工作,有些还在念书,我们通常周末在加冷民众俱乐部彩排。”

有别于一般人对打击乐队的认识,演奏铃鼓(Tamborim)的陈忆翠指出,Sambiesta不只是呈献打击表演,也会配合不同场合的演出形式做调整,包括融合舞蹈动作、歌唱等不同元素;乐曲选择方面,从经典歌曲到流行音乐都有。

在乐团里演奏金属沙铃(Chocalho)以及负责市场与品牌业务的吴思敏(26岁)说:“表演若是以舞台方式呈现,舞蹈的编排往往会比较花哨与多样化,但如果是类似街头巡游,如之前在韩国参与的原州动感热舞嘉年,以轻快的音乐更能带动现场群众一起舞动、拍手。”

用音乐跨越语言隔阂 散播快乐

在乐队里演奏阿哥哥铃(Agogo Bells)的杨惠盈(26岁)也指出,近期在韩国参与的那场嘉年华表演与比赛的规模让她大开眼界。除了舞台较大外,还须同时结合舞台表演与街头表演两种不同元素。

她说:“在本地只试过一种表演形式,其中以舞台演出较多,而台下的观众大多是前来捧场的人。街头嘉年华表演则要一直向前移动,观众可能是在附近逛街路过的民众,让他们决定是否要停下脚步观看就取决于我们的表演能不能引起他们的兴趣。虽然我们不懂韩语不能直接与当地人交流,但通过郎朗上口的音乐以及动作,可以跨越语言、文化上的隔阂,感受音乐带来的欢乐,我们在呈献打击乐表演的同时,观众也一路为我们打气、欢呼。”

若说音乐表演是在散播欢乐种子,那比赛则是一种试炼,考验着人们的能力,尽可能做到精益求精。曾参与德国、西班牙及韩国表演并负责演奏手鼓(Timbal)的郭于葳(29岁)认为参与海外比赛项目,练习特别勤。一般要在比赛前至少三到四个月就开始密集排练做准备。他说:“因为是比赛的关系,评审非常严苛,只要犯一点小错误都会被挑出来。”

他也透露在西班牙参与的那场Percumon打击乐比赛中,发生了小插曲。由于不谙西班牙语,当主持人比了个三的手势时,他们以为获得的是第三名,上台致谢时难掩心中的失落,但其实主持人所指的是活动第三年主办。后来发现只有获得第一名的乐团名字才会被念出来且请上舞台时,才惊觉误会了,顿时笑成一团。

zbfk20200129.b_Small.jpg
乐团去年到韩国参加原州动感热舞嘉年华,呈献表演也参加比赛。(受访者提供)

三管齐下展望未来

提到乐团的未来展望时,团长梁国伟希望三管齐下,扎根巩固并向外扩展Sambiesta的音乐道路:一、继续现有的乐团演出活动;二、推行工作坊,而这是目前正在发展,以机构团体为主要对象的音乐班;三、设立音乐学院并开班授课,培养年轻一代的打击乐手,这是还未落实的部分。现阶段他们与学校接洽,开办音乐工作坊,包括指导对打击乐有兴趣的年轻学生,帮助他们为参加新加坡青年节比赛做好准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