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独舞不孤独 —— 看 《Almost 55 乔杨》

《Almost 55 乔杨》是香港资深舞者乔杨的独舞。(滨海艺术中心提供/Bernie Ng摄)

字体大小:

看完乔杨的独角戏,走出剧场后忽然想到,其实没有一个舞者是孤独的。舞者在台上的表演绽放,功不可没的是背后全力支持陪伴演出的制作团队。就如这场演出的概念,衍生了出乎意料的完美配搭,简练的舞蹈创作,特别的音响编选,灯光布景与录像的构思,以及看似不经意的练舞便服造型等等,都很有效地突出这场舞蹈独角戏要表达的故事情节,营造出一场紧凑又充满层次感的艺术飨宴。

当然首要带动演出的还是灵魂人物——乔杨,因为整个演出是以她的舞蹈人生为主题。她从懵懂被动到启蒙自发,机缘巧合地受到现代舞的创新能量滋润茁壮,奠定了她成为专业现代舞员的基础。后来她加入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到现在一跳就跳了23年。

《Almost 55 乔杨》以时间和路程的概念,作为发展演出的轴线。表演席采纳极简风格,舞台背景也是投影幕布。亮眼的是台顶装了一道曲线形的金属幼杆,杆末悬挂一盏小灯。在演出中从上面来回旋转,照亮着舞者的动作。这是周而复返的时间光环,也规划了舞者最熟悉的舞台范围。

十年如一日的热身练功

演出以舞者在台上热身开始。奇形怪状的“架撑”(广东话工具的意思)从大布袋内,一件件拿出做不同的暖身运动。钢琴声于是响起重复的简单练指法。一如琴师每天必须做基本手指练习,舞者和运动员一样,得反复做无数乏味的暖身拉筋运动,这是每天确保身体状态的必要程序。但是这段热身示范,只用在开场而没有再出现过,错失了机会去强调实践艺术的严格要求。不管是学生或专业舞者,十年如一日的热身练功,一点都不能松懈。因此只在开场带过如数家珍的热身工具示范, 留下的倒是不必要的反效果——滑稽。

其实,序幕大可从乔杨过后俯伏在地上,做匍匐伸展运动开始。那时灯光一暗,她伏地弯背的影子,投射在背幕上有如一个巨卵。当她向空中伸张臂腿的时候,也像一个奇异的生物正在孵化。那是以后成长为美丽舞伶之意象。

往下她以广东话悠悠说出: “我‘系’乔杨。”掺杂华粤语的细诉,马上把地理时空给重叠了。一个基本秧歌舞步亮相,深藏着的东方韵侓,重现在被西方现代舞雕塑过的身体,乔杨稳健踏出时空交错的一步。她没忘记学中国舞的根。

很喜欢演出的音乐选择编排。没用煽情通俗的旋侓,简约的音响处理,也照顾到创作理念上的需求,因为故事讲的是关于一个平和低调的舞者。舞台上的乔杨蕴藏着一股东方表演者的内敛能量,所以选用如美国前卫作曲大师John Cage的作品 “One5 for Piano”,没有花哨,更突出了独舞者深沉含蓄的表演力度。

全场演出的灯光与投影设计,让人感觉宛如在看黑白电影。除了从小灯打出刺眼的白光,主色一直保持灰暗色调。只有临近结束时,有一幕乔杨穿上一件锦花上衣,面向侧台坐下,讲述她想爬山的心愿,言中感叹她为艺术付出的光阴岁月与惆怅。这时侧台射出一道如夕阳般的暖色光流,照亮了她的脸颊和花衣。这一幕很动人。试想台上坐着的舞者,穷尽一生从事舞蹈,这种从一而终的专注,兀立在只求快速功利的今天,实在罕见。可惜演出还是继续,如果在此刻结束,观众就更能回味她说的话,带着乔杨想爬山的印象离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