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疫情如山 艺术表演后路崎岖

十指帮单人剧《大国民》正在紧锣密鼓地排练中。(主办单位提供)

字体大小:

冠病疫情持续肆虐,当局限制观众人数,海外表演者无法访新,票房不尽理想等,使本地艺术团体面对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

艺术表演者备受冠病疫情冲击,政府上周五(13日)出台一系列新措施,包括限制观众人数在250人以下,打乱了不少艺术团体的阵脚。

新加坡交响乐团自橙色预警以来,仍在尽量保证演出如常开演。如今观众人数受限,乐团将暂停演出售票,重新审视接下来的演出是否符合健康指示。所有售票演出都将全额退票,这让一些已经满座的演出票房归零。

音乐厅的座位安排也须马上做出调整,确保每一位观众之间保持安全距离。音乐会将不设中场休息,减少观众之间的接触,但每一场音乐会因此必须重新编排。考虑到滨海艺术中心音乐厅可容纳近1600人,限制人数之后的演出,想必会冷清许多。

随着疫情在世界各地不断扩散,外国音乐家和指挥将无法访新,殃及部分演出。澳大利亚指挥Jessica Gethin就因为出行限制,无法参加新加坡交响乐团在3月21、22日举行的“Journey Around the World”儿童音乐会,乐团已在前日(17日)宣布取消音乐会。

新加坡交响乐团总裁庄学鹏说,儿童音乐会是乐团相当受欢迎的节目,被迫取消需要观众的谅解,这也是乐团第一次因为疫情而取消音乐会。

不过乐团仍将继续在滨海湾花园举办户外的免费演出,但观众人数须控制在250人以内。

SCO新乐季支持本地作家与作品

now_1903_3_Medium.jpg
新加坡华乐团和新加坡国家青年华乐团原定于2月至6月举行的48场演出,有八场延期,22场取消。取消演出失去的观众,唯有通过网上音乐会寻回。(档案照)

新加坡华乐团和新加坡国家青年华乐团原定于2月至6月举行的48场演出,有八场延期,22场取消。不过在网络上,华乐团为华乐观众推出的“华乐团打包计划”(#DabaoSCO)则已经有超过2万多人收看,让华乐演出走出了一条线上之路。

失去演出的票房,对乐团来说压力不小,官委议员、新加坡华乐团行政总监何伟山说,这是作为国家乐团所应负的责任,而推出网上音乐会也是华乐团的愿景之一。虽然录制的效果与现场演出仍有距离,但是线上和线下观众各有所爱,利用网络在疫情期间传递音乐,或许能收获更多的潜在观众。

何伟山坦承,疫情也将影响今年7月开始的新乐季。他指出,本地演奏家在这个关键时刻十分需要乐团的支持。新乐季因此将围绕着本土音乐家、本地作品,以及华乐团团员为主,让他们继续为国人带来音乐的力量。对本地作曲家来说,这也将为他们带来委约作品的机会。

缺少学生观众  十指帮票房面临损失

十指帮新剧《大国民》下周就要登场,十指帮联合艺术总监陈宇泱说,因表演场地在国家图书馆戏剧中心的黑箱剧场,十指帮早前跟戏剧中心接洽,剧场方面表示会做足防范措施,增加剧场内清洁消毒的次数,黑箱剧场可容纳120人,低于当局规定的250人人数顶限。

她说:“戏怎么样都要演下去,庆幸也感激观众的支持,票房一直在走,演出共计五场,票房达到五成,因为缺少学生观众,票房上虽然面临损失,但幸而戏剧中心愿意返还30%的场租费用,这对我们来说是很好的。”

陈宇泱说疫情不但让该团在演出安排上做出调整,也从一定程度改变了他们的工作状态,“在我们团内,无论是来开会、工作、排练,大家都须量体温,我们将标准设定在37.3度。员工必须一天两次量体温,员工即使轻微生病,我都建议他们不要上班,导致很多工作得通过视讯或电话完成,是比较麻烦的。”

《大国民》是刘晓义自编自演的单人剧,人员调度上相对少。陈宇泱说:“目前已经进入连排阶段,剧组人员互相支持帮忙,大家彼此照顾情绪。”接下来,十指帮5月还有受新加坡国际艺术节委约制作的一部戏,陈宇泱说须静观情势发展,与艺术节主办单位及时沟通。

即使观众再少  新典也会演下去

新典现代舞蹈团艺术总监刘美玉坦言此刻心情复杂,喜忧参半——3月延迟的专场演出“Leap 2020”,终于确定4月25日上演;5月的专场演出“Sides 2020”,因海外编舞担心本地疫情而取消来新行程,刘美玉只能紧急另外找一名本地编舞合作,这也导致一些费用的额外支出。

另外,刘美玉也为因“Leap 2020”延迟而无法合作的艺术工作者,提供补助。“费用倒是其次,最近我们一面排练,一面抗疫,看得出舞者们有些沮丧。作为舞团大家长,我表面装作很坚强,内心却很纠结。”

她透露,“Sides 2020”目前只卖出一张票,她苦笑说如果到时候依然能演,但观众很少,还是会演下去。“我明白大家都很怕,但我觉得我们并不是完全不能如常生活,生活还是需要一点调剂,艺术这时就算只有调剂功能,也值得了。要知道,这不仅仅是艺术行业的事,大家纷纷停下来后,牵一发动全身,各行各业都受影响。我要演下去,不是为了赚票房,因为即使票全部卖出去,舞团也赚不到什么钱,但身为艺术人,我有一种信念感。”

“Leap 2020”受邀到滨海艺术中心户外剧场演出;“Sides 2020”演出场地在新加坡艺术学院小剧场,刘美玉说每场观众限定在100个人,座位间隔至少1米。她说:“不是没想过线上直播或拍成电影后播出,但镜头语言太扁平,呈现舞蹈的效果不好,除非拍成专门的舞蹈电影,不过这又属于另外的高难度创作了。”

除了新典,有的本地舞团,如舞人舞团和新加坡舞蹈剧场也被迫取消上半年已敲定的海外巡演行程,这些损失也是不小的。

中国演员乐手返中  新艺剧坊或取消年度大戏

疫情对业余艺术团体也产生影响,比如粤剧团体新艺剧坊。该团不仅全面停止在民众俱乐部的教课,团内排练也不能进行,这是因为剧团合作的中国籍乐手全部飞回中国,而本地没有能够合作的乐手,更重要的是10月的年度演出可能被迫取消。

新艺剧坊的演员陈泠孜说:“与中国著名粤剧演员合作的这场演出,本来要在4月正式发布消息,但眼下看来变数重重,我们无法飞去中国排练,同样的,中国演员也无法飞到新加坡来。我们的布景、道具、服装等已经设计完毕,现在只能停工。”

她说剧团每年只演这么一次大戏,所以全团上下倾全力筹备。“尽管预算已经投入,我们最坏的打算是取消演出。如果排练时间不够,排练质量不佳,我们宁愿不演,也不要草草登场。虽然看来只是一场演出,但若要眼睁睁看着付出心血的演出胎死腹中,现在想想都很心痛。”

据悉,不少戏曲团体都持观望态度,计划将本来要在年中举办的演出推迟至12月,但如果届时演出“扎堆”,可能得面临舞台场地不够的困难。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