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林恩和:用平民语言书写历史

林恩和试图解释新马分家的前因后果。(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1965年8月9日,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成为独立国家。

当年总理李光耀落泪的画面,许多人仍记忆犹新,即便是没有亲身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也因为那张照片的广泛传播,仿佛有了共同经验。

新马的合并与分家,在历史长河里还是个新议题,仍有待研究和讨论。

对民间历史研究者、长河书局老板林恩和来说,新加坡与马来(西)亚,在政治、人口、经济和地理上都有着巨大不同,新加坡独立不可避免,甚至可能是新加坡主动为之。

在来临新加坡书展“线上周记”的讲座,林恩和将分享他个人对1965年新马分家的研究心得。

社会契约影响马来西亚

林恩和受访时指出,1953年新加坡启动《林德报告书》,展开宪制改革,从此便与马来亚联合邦在宪制上分道扬镳。

对林恩和来说,宪法的差异是新马之间一个难以逾越的鸿沟。没有写进宪法的“社会契约”,到今天更是继续影响着马来西亚的政经文教各领域。

2018年5月9日马来西亚全国大选,长期执政的国阵联盟首次败北,希望联盟组成政府。没想到今年2月马来西亚政局风云变色,公正党领袖阿兹敏发动“喜来登政变”,土团党和阿兹敏等人退出希盟,组建不到两年的政府顷刻间垮台。在一团乱麻中,土团党的慕尤丁当上首相,至今仍是权斗不断。

林恩和认为,社会契约已经成为马来西亚的马来人之圣训,神圣不容碰触,希盟政府被马来权贵形塑为破坏契约的罪人,最终导致希盟政府的垮台。

林恩和的作品《我城我语》与《我城故事》分别入选2018与19年“早报书选”,谈历史的角度和方式,自成一格。

他表示,他的历史写作,希望能以做学术的态度研究,用平民的语言书写。

近10年,林恩和也在研究塞尔登中国地图(Selden China Map)。他说,最近有新突破,可惜冠病疫情下,无法到图书馆借阅资料,必须暂缓工作。

他认为这幅地图与闽南海商关系密切,当中很多地名可以用闽南音来解读。

研究这张地图,他感慨道,新加坡的开放与包容,与自明朝以降闽南海商的海洋性相当契合。


新马的合并与分家

主讲人:林恩和

与谈人:牛油小生

日期:5月21日(星期四)

时间:晚上7时30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