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香港作家梁文道: 阅读帮我们了解我们是怎样的人

梁文道:在疫情蔓延时重读经典“疫情文学”是件好事。(档案照)

字体大小:

冠病疫情持续在全球延烧,“职业读书人”梁文道在香港接受《联合早报》长途电话访问时,谈到目前很受欢迎的“疫情文学”,尤其是经典“疫情文学”作品,如卡缪的《鼠疫》,18世纪英国作家笛福的《大疫年日记》,意大利作家薄伽丘以黑死病为背景的《十日谈》等。

所有政府面对瘟疫都一样

在梁文道看来,在疫情蔓延的时候重读经典“疫情文学”是件好事,经典有两面性,一方面它像所有的书,都产生于特定的时代背景,回应那个时代关心的问题。另外一方面,它之所以成为经典,是有着那个时代没有办法穷尽的地方。这并非说那个时代没法理解这本书,而是许多年之后,现代人重读之下从书中听到某种声音,好像书在跟我们说话,例如卡缪的《鼠疫》,虽然内容是虚构的,可读了卡缪笔下那场瘟疫,却觉得小说讲的好像就是我们现在的情况。

梁文道说,1990年代出现的新经典中,他非常喜欢葡萄牙作家萨拉马戈的《失明症漫记》(也译《盲目》),这些经典让读者发现,原来所有的政府在面对瘟疫时都一样,第一个反应都是先不要制造恐慌,然后想办法来压制一些负面的消息。这么多年来,人类好像一直跌入同样的坑里。这一点让人觉得很悲凉。

目前的处境过去也发生过

梁文道说,他最担心的是,现在大家都爱说,这次的疫情是以前没有过的,但读了这些经典名著,会知道其实并非如此。这些作品让我们看到以前的人也面对各种瘟疫,我们目前的处境原来过去也发生过,而且可能更为惨烈。这些书也因此让我们想到,以前的人都挺过来,我们应该也能挺过去。

梁文道提出,如卡缪的《鼠疫》,小说里面有不同的人物,他们因为不同的理由参与抗疫工作,有些甚至牺牲自己,这是经典的其中一个核心价值。这些文学作品说的不仅是面对瘟疫,也包括人的生存状况,就像我们现在面对不只是政治、公共卫生、经济问题,也包括其他问题,如人与人之间的隔离,人的善意和恶意,人的盲目、冲动等,阅读这些作品可以帮我们了解人是怎样的一种动物,我们是怎样的人。

作为“职业读书人”,梁文道仍一如既往般读书,他说:“自从大学开始,我就有一套自己的读书习惯和方法,后来形成一个固定的模式。这个模式至今30多年一直没有变,唯一的分别是,在疫情下我更倾向于介绍一些眼下大家关心的问题,一方面我也想解决自己的困惑,例如世界往何处走。”

他说:“我希望介绍给大家,让大家了解现在有什么知识上的资源,可以帮我们去理解我们现在的处境。”

梁文道为网络读书节目《一千零一夜》策划人及制作人,另外也主持音频节目《八分》等。


疫情对文学创作的冲击

与谈人:阎连科、梁文道

主持人:李慧玲

日期:5月24日(星期日)

时间:晚上7时30分至9时

新加坡书展网站:singaporebookfair.sg/ 与新加坡书展面簿:www.facebook.com/sgbookfair可观赏“新加坡书展线上周记”节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