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华文书店线上线下求存

字体大小:

冠病疫情为实体书店带来调整业务的契机,不少书店业业者在疫情期间,重新思考及寻找书店的新方向与生存之道。

本地华文书店近年来面对经营不易的困境,一场冠病疫情更让书店业雪上加霜,尤其是独立华文书店面对不小的冲击,叫业者颇有“心有余而力不足”之感。解封后疫情尚未结束的当下,虽然书店已重新开业,但在疫情的持续影响下,实体书店仍在等待曙光。

疫情对于实体书店来说,其实也带来了调整业务的契机,在这波疫情带来冲击的同时,也让不少书店业业者重新思考及寻找书店的新方向与生存之道。

开展线上业务

本地四家主要独立华文书店,包括友联书店、友谊书斋、草根书室、城市书房目前仍在积极应对,寻求如何在困境中突围,疫情期间,尤其在阻断措施期间,四家书店因为无法开业,已积极尝试线上销售,通过开展线上业务,努力开辟新路,线上卖书因此也成为四家书店努力的新方向,或多或少也都取得一定的效应。

老字号书店友联书局董事经理马晓敏说,阻断措施实施之前,友联其实已面对顾客流量减少的问题,在过去,坐落在百胜楼(书城)的友联书局常有旅客上门光顾,今年二三月开始,当中国疫情爆发后,书店立刻就少了旅客的生意;值得高兴的是,阻断措施实施的前两天,友联书店突然迎来了不少顾客,许多读者上门寻找好书,希望在宅家的日子里能重拾书本,好好享受阅读的乐趣,这也说明,爱书的本地读者还是大有人在。

马晓敏说,“书店两个多月不能开门,但我们总要做点什么,不能就这样等着,于是在这段日子里,我们一直努力加强原来就有的线上服务。”目前,友联书局在电子商务平台“Shopee”及在线购物网站“Lazada”都设有售卖点,链接分别为https://shopee.sg/unionbook1952a以及www.lazada.sg/shop/ unionbook

20200713ma_xiao_min__Small.jpg
友联书局董事经理马晓敏。(档案照)

线下业务遇到困境,其实也考验着书店的应变能力。为了开拓客源,友联书局近年来也朝向多元化经营,除了图书,也卖文化用品,例如具有古典风格的茶具等,也都取得一定的销售业绩。

同样坐落在百胜楼的友谊书斋也面对疫情下的销售难题,友谊总经理宋志忠说:“从阻断措施实施的第一天开始,友谊书斋上上下下就开始全心投入线上服务,不论是网站、面簿、Instagram或是WhatsApp,员工都尽能力为顾客提供所需的服务,例如回复顾客的查询书籍、订书、推荐书单、送货等工作,全心全意满足读者的阅读需求,同时也向年轻父母推荐新书,让他们可以轻松安排小孩的学习计划,不断更新店内新书的讯息。”

友谊书斋的童书部门“友谊故事屋”则与年轻家长取得更好的互动,友谊故事屋经理宋恩玲说,阻断措施之后,常有年轻家长为了给家中小朋友选购故事书,上面簿给友谊书斋留言,要求书店推介好书。

20200713song_en_ling__Small.jpg
友谊故事屋经理宋恩玲。(受访者提供)

发简讯向读者介绍新书

宋志忠说:“为了让顾客有更多选择,友谊书斋不断与供应商安排新书进货,定期上载新书讯息到网站,让顾客随时随地可上线购买新书,会员更有专属折扣优惠。5月,由新加坡报业控股举办的新加坡线上书展为出版业、书店打了一剂强心针,主办方的精心安排让书籍销售成长不少,友谊书斋也提高了能见度。”

宋志忠说,友谊目前也积极采取类似“传统的电话直销”促销,尤其是针对年长的读者,书店先从读者群的购书记录了解他们的阅读喜好,然后主动发简讯给读者,向他们介绍新书。

宋志忠说,“儿童书的消费群主要是年轻家长,这群读者习惯网上买东西,但年长者买书,还是不太习惯通过网站下单,这些读者群都比较习惯到实体书店,在店里看了书之后才买书,或是通过电话订书。”

一般而言,解封后这两三个星期以来,几家书店生意算是不错,但书店业者对接下来的生意却未必有信心。

草根书室自2014年开始在武吉巴梳营业,董事林韦地坦承:“草根在阻断措施期间无法营运,财务受到很大的冲击,只靠在面簿的社群媒体接受读者邮购,卖一些书。解封后生意算是不错,有接近阻断措施前的营业额,但是否这只是解封后的一时效应,还有待观察,因为受疫情冲击,经济大环境不好,可能也会影响公众的消费意愿。”

20200713lin_wei_di__Small.jpg
草根书室董事林韦地。(陈来福摄)

位于桥北路的城市书房刚于6月12日迎来4岁生日,创办人陈婉菁说:“因为城市书房4周年纪念,我们在网络书店推出‘好久不见书券’,让爱书人可凭50元购买价值56元的书券,以便在第二阶段解封后,可以到城市书房门市消费,回应读者对我们的支持。”

但陈婉菁也说:“可是书券推出后反应一般。我们有点纳闷,后来与读者交流之下才知道,一些读者熟悉网购基本运作,担心我们承担手续费加上折扣会亏本,所以宁可亲自来书店消费。”

20200713chen_wan_qing__Small.jpg
城市书房创办人陈婉菁。(受访者提供)

线上线下的文学活动

疫情暴发之前,本地一些独立华文书店已热衷于举办文学活动,例如讲座、作者见面会、对谈会等,除推广文化之外,也借以带动书店的阅读氛围,使书店成为读书人之间互动的阅读空间,甚或小型文化中心。

因为疫情而无法举行的线下活动也因此搬到线上。陈婉菁说,城市书房最近三个月就举办了多场线上讲座及座谈会,包括杜汉彬、刘思辉、杜汉铭主讲的“《新客》新马首部长篇电影的故事”;所谓诗社分享的线上“砸诗烩4.0”之茶余饭后;李青松主讲的“跨越时空的线上写作工作坊”;流苏的“往返在‘书房与心房’之间”;梁海彬、张承尧的对谈:作家私房书;以及周昊谈“疾病的歧义与歧视”。

草根书室在阻断措施前与诗人陈志锐一起筹划读诗会“瓦罐有诗”,因为疫情的关系,“瓦罐有诗”也从线下走到线上。“瓦罐有诗”取名草根书室坐落的“武吉巴梳”,这里旧时是山,而且遍布瓦罐作坊。首两次的线下“瓦罐有诗”,吸引诗友约十余人在草根书室面对面读诗,第三四次则在阻断措施期间举办线上活动,同样吸引了本地、香港和泰国等地的诗歌爱好者。

但草根的首选还是直接与读者取得连接与交流。林韦地说:“我们希望在合适的时候,比如解封第三阶段,可以恢復书店内的小型活动和读书分享。”

陈婉菁也有同感,她说:“解封后,城市书房暂时无法在门市举办活动,同时没有计划举行线上活动。那是因为我们希望读者踏进书店,看书买书。阻断措施期间,我们都对着荧幕学习、工作、看节目等,解封后,我们希望读者离开荧幕,多阅读实体书,思考,积极面对新日常。”

但陈婉菁也透露,“城市书房即将向艺术理事会申请艺术领域数码展演津贴‘Digitalisation Presentation Grant for the Arts’,希望获得两项筹备已久的线上活动的赞助,与艺术工作者、作家等以文字、文学回应新日常。”

友谊故事屋在疫情之前,经常也在店外为小朋友举行讲故事活动,宋恩玲说:“我们最近也开始计划,如果线下活动在疫情之下持续无法举行,我们也考虑举行线上活动,在网上与小朋友分享故事,同时也考虑制作视频,向读者介绍新书。”

马晓敏也不否认有同样的想法,她说:“在情况许可下,我们也考虑主办作者见面会,新书发布会等,让作者和读者有所交流。”

城市不能没有实体书店

不能否认的是,和线上书店比较起来,实体书店更叫人有存在感和亲切感,也更有线上书店所欠缺的阅读环境和氛围,便于读书人之间的连接与交流。对于一些人来说,线上书店的优势在于买书方便,缺点是没有逛书店的乐趣,以及缺乏人与人之间的互动。

马晓敏说:“‘逛书店’是一件很特别的,很难取代的事,买书可以在线上完成,但‘逛书店’的感觉和乐趣则只有在实体书店感受到。”

宋志忠也有同样的看法。他说:“书店最强的不是作为商品的书籍,我们虽然也在线上卖书,但是人还是需要互动的,实体书店是书店的底气和精神据点。实体书店的优势就在于体验感,线下书店和顾客的亲密关系是线上无法相比的。实体书店最强的地方应该是,它集合了空间、人与书。事实上,一个城市是不可能,也不应该没有书店的。”

林韦地说:“我们期许自己是一家美丽和有气质的书店,我们曾有一句slogan(标语)是:因美丽而阅读,因阅读而美丽。在美丽和气质之外,草根的特质是自由、开放、包容,所以我们的选书很多元,希望可以囊括中港台新马的好书,近年英文书的比例也渐渐增加,开始建立自己的英文读者群。内容上我们希望可以推介更多关于生活,关于‘美’的书籍,但我们也不怕选‘硬书’,文学,历史,哲学。我们希望读者或是这个社会,生活可以过得好过得美,但同时也可以认真看待和思考严肃的问题。而我们也很幸运地拥有和我们抱持着相同价值观的读者。”

回归书店本质选好书

较特别的是,以低成本方式小心经营的城市书房,自2014年12月创业以来也致力于出版事业,至今出版了14本书,其中以新华文学为主。

陈婉菁说:“我在英培安先生的书店工作时,常与英先生讨论出版计划,但一年后他因健康原因提早退休,出版计划则耽搁着。后来成立城市书房的一个理由,也是为了实践之前定下的出版计划,比如再版英先生的小说等。”

陈婉菁说:“如果城市书房能小心地出版长期销售的新华文学著作,在内容、排版与封面设计等用心制作,控制好成本,应该是可以长久走下去的。如果有一天,城市书房能以销售自家的出版物生存,那么这就是城市书房最好的业绩了。”

叫陈婉菁感到欣慰的是,香港导演江琼珠近期制作了一部书店纪录片《书人颂》,并于7月15日在香港的艺鹄书店首映,影片纪录香港、新加坡和吉隆坡三地独立书店的故事,新加坡方面,《书人颂》选择了城市书房。凑巧的是,三位书店创办者都是女生。陈婉菁也提供了《书人颂》的预告链接:https://bit. ly/2O5nDH1

林韦地说:“在书店可以举行线下活动之前,我们还是尽力回归到书店的本质,把本分做好,那就是选更多好书给读者,确保店内的书况良好,也会在面簿粉丝页和Instagram分享更多书讯给我们的读者。

“我觉得一家理想的书店应该是以读者为中心的,当然书店选书有自己的专业,但是我们也很重视读者的反馈。如果我们吸引了很多英文读者,卖出很多英文书,那英文书的比例增加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如果因此被称为“双语书店”那似乎也符合新加坡社会的语境。”

但林韦地还是不忘初衷,他说,“草根有草根的历史,中文书店有中文书店的专业性,很多基本功还是不能荒废,要把它做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