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大世界与校区并存

大世界在日据时期曾被日军充作集中营。(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金声地带是牛车水、中峇鲁延伸出的一个忙碌地区,当中大世界游艺场是整个地区的最大活力来源。

战后发展成娱乐中心

大世界是1929年在坟场修建而成的,它由慈善家李光前一个亲戚买下,为附近居民提供娱乐消闲活动,包括免费电影、京剧演出与摔角。

不过,一般公众对这些活动反应不佳,业主在1941年卖给邵氏机构。日据时期,大世界一度被日军充作集中营,囚禁联军澳大利亚的的俘虏。

战后,随着日子安定,经济逐步起飞,邵氏机构这才将它规划定型,发展成为综合的娱乐区,定名大世界游艺场;它与另外两个世界——快乐世界及新世界齐名。

“青天”有“黄牛”

大世界有四家电影院、一家夜总会、两家酒楼,再加上每年举行两次的商业展览会,商展时又开放各种新奇的游乐活动,因此成为灸手可热、引人注目的吃喝玩乐去处。

谈到电影院,大世界首推的是“青天”(Sky)了,它是邵氏院线在首都戏院后首轮放映的影院,因此影片一上演,售票处经常一早就挂出“满座”的牌子,迟来的观众都要望门兴叹。

这些影片包括当时盛行一时的武打片,例如王羽主演的《独臂刀王》、陈思思的《云海玉弓缘》等等,引起轰动。

这种热烈情况,引起一些游民趁机干起“黄牛”的非法勾当,他们见到好片上映,就提早到戏院扫购门票,然后在影片开映前,哄高票价卖出从中牟利。

对于若辈的行举,当局看在眼里,自是极为震愤,因此经常派出便衣,冒充观众向这等人买票,等到交易完成才现身,人赃一举拿下,将他们绳之以法。在当局厉行之后,这个活跃一时的黄牛活动终于销声匿迹。

除了青天,另外三家影院是环球、广东与大西洋,其中环球放映英语片,广东与大西洋则是华语和粤语旧片。后二者为争取观众,票价低至五角钱,有时还两片合映。那个时代,用低廉的价格可以在热天中享受冷气消磨整两三个小时,自是物超所值,所以经常吸引许多观众捧场。

商展如迪士尼乐园

到了举行商展时,大世界变得热闹非凡,除了商家展销各种商品,还有各种游乐活动,吸引邻近许多居民携儿带女阖家光临,整个游艺场人山人海,俨然现代迪士尼乐园。

在这些游乐活动中,最受欢迎的莫过于鬼车,这个鬼车玩意,是应用一部小车子,载人进入“阴府地曹”一游,它内部黑暗不见五指,增加恐怖阴森气氛。在车子沿轨道开行时,闪灯中会亮出各种“厉鬼”,尽管明知那些都是虚假唬人故弄玄虚的东西,游人也被哄得惊叫连连,深感刺激好玩。

其他游乐设施还有气枪射击场、摩天轮、碰碰车、木马旋转场、嘟嘟火车、模拟飞机等,许多年轻小伙子与小孩都玩得流连忘返。

在商展举行期间,大世界也会带进几台强光探射灯呈献灯光秀,让灯光在夜空中飞舞,远近都可望见,一时更添节日嘉年华的欢乐气氛。

根据《海峡时报》在1957年的一篇报道,大世界的商展会,20多天内吸引42万人次到访,以当时新加坡140万的人口计算,相当于每三人就有一人游过大世界,可见它的魅力所在。

随着科技进步,这些被动式的游戏玩意明显落后,无法引起人们兴趣,再加上电视机问世,电影院一样没了人潮,大世界逐渐变得冷清,到1970年代时终于无法支撑,关门大吉。

进入1980年代,原有的业主邵氏机构转手于私人开发商,这个上世纪闻名一时的游乐场,正式走进历史。大世界目前是商住办公多用途的综合建筑。

两个年代的校园区

1607_now_4_Large.jpg
摄于上世纪90年代的立化小学,它是唯一还留存在里峇峇利区的学校。(白溪君摄)

值得玩味的是,当年明知大世界是声色犬马的娱乐区,不过,政府照旧在这里建立学校,而且多达五所,形成校园区,一直延伸到里峇峇利路那一端的惹兰瓜拉(Jalan Kuala),两区就隔着金声路相望,相安共处超过两个年代。

这五所学府是金昇东、金昇西与立化小学,中学则是立化与金昇工艺,其中,立化的校舍在晚间还用作成人教育局的黄昏班学校,让失学的成人利用夜晚工余时间进修,所以,这里白天夜晚都见学生出入,与大世界的游人相呼应。

这五所学校,到1980年代整个地区全面发展时,再生变化,其中三所以金昇命名的学校,全部消失,立化中学则数度搬迁,最后安户裕廊的文礼区,目前,唯有立化小学稍作迁移,继续在惹兰瓜拉招生授课,它里峇峇利路与金声路交界的原地,则让位给正在兴建地的汤申—东海岸线的地铁站。

金声路与若锦街

金声路所以得名,是为纪念19世纪著名先驱人物陈金声(1805-1864)早期对新加坡的贡献。横跨新加坡河的金声桥与金声路,就是他当年出资修建的。另外,他也出资力图改善本地的水供问题,修建崇文阁与萃英书院普及教育,参与兴建陈笃生医院救助贫黎等等。

及至他的孙子陈若锦(1859-1917),一样追随祖父的好榜样,热心公益,也是当时华社举足轻重的人物。今天金声路附近有一条若锦街(Jiak Kim Street),便是英国殖民地政府以陈若锦的名字命名,表扬他对社会与社群的贡献。

陈若锦在1860年间,买下惹兰瓜拉大片土地建立自己的家园,当时那里是荒废的豆蔻园地,结果吸引一些富商,从市区迁进市区边缘的里峇峇利一带居住。陈若锦的住居是典型的侨生设计,取名为Panglima Prang,意思是“战争将军”。

陈家六代后人先后在这个大宅院居住,一直到上世纪80年代,才卖给开发商发展成为私人公寓。

立化中学落户在惹兰瓜拉时,学生天天进出学校经过大宅院,但是并没有太多人察觉到,他们这个芳邻原来是声名显赫的名门望族。它深深的庭院,更是引起一些调皮同学,三番数次尝试溜进其内,意图探个究竟,满足一下好奇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