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从丹戎巴葛到美芝路

(档案照)

字体大小:

作者帕蒂玛·贾鲁丁(Patimah Jaludin)  慧心/译

那天早上,丹戎巴葛火车站见证惹拉尔和亚妮达爱情的结束。他们没许下什么诺言,担心万一他们的梦想无法实现。只有亚妮达从火车上的窗口招手告别。

娜妮感到很奇怪,最近两个月她的公公哈芝惹拉尔喜欢躲在房里。初初,娜妮只是静静不出声,但看到公公突然转变成这个样子,她觉得应该有所行动,特别是婆婆也不明白,为什么公公会变成这样。

“婆婆,公公有没有出来看电视?” 娜妮问。

实际上,几个月前娜妮曾经和公公聊天,公公常常记起那些久别的同学,既使有些曾见过面,但为数不多,只是偶然在一些婚礼或丧事上见到。

“很容易,公公。打开面簿的户头,就可以见到很多老朋友,只要他们还活着。”娜妮告诉他。

“啊!我也听过有关面簿,但怎会懂得?而且,我也不懂得用电脑。”哈芝惹拉尔蹙着额回答。

“不要紧的,我买个平板电脑给你,便宜又方便,可以到处拿着用。”娜妮答。

“贵吗?”公公问。

“不贵。不必担心,我买了当作生日礼物送给你。”娜妮说。

娜妮买了平板电脑送给公公,他很高兴,急着学。婆婆把它拿在手上,微笑讽刺:“已经老了才来学这东西。”

“婆婆,现在是活到老学到老的时代,很多人到联络所的电脑班学习。如果婆婆想学,我可以替你们报名,两个人一起学习一起进步。”娜妮对着那看来没什么兴趣的婆婆解释。

娜妮教导哈芝惹拉尔用平板电脑,寻找他想找的老朋友。找到了名字,再看简介,可以知道是不是他想找的人。经过两个月的尝试后,哈芝惹拉尔几乎找到50个老朋友,有的在国内,在马来西亚的不必说,很多退休后都回到自己的甘榜;也有的去了澳大利亚、伦敦、约旦,也有不少去美国。

惹拉尔已经开始会传送讯息,谈以前的往事,真令人感到兴奋。有件事在哈芝惹拉尔脑海中不断浮现,就是他已经连络上他以前的爱人,那已经像是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分开那样久的爱人。这个爱人现在是个寡妇,是吉隆坡一家闻名餐馆的主人,继续经营她前夫的生意。

~~

“请愿谅妮达,惹拉尔。我不能现在就在这里做决定。考试后,父亲将会带全家回甘榜。父亲已经决定,退休后将重新回到甘榜永居。他要在公公婆婆留下来的树胶园和园丘工作。”亚妮达对惹拉尔表明。这个下午,吃完沙爹后,他们到海滨公园散步。

“考试公布后,你要回来领取结果吗?”哈芝惹拉尔很失望地问。失望是因为他那刚要开展的爱情行动将会停顿下来。

“啊!这就是我想要求帮忙的。考试成绩公布后,你替我领取可以吗?然后寄给我。等一下我把甘榜的地址告诉你,可以吗?”妮达要求。

“那是小事。有更重要的事,你忘记了吧?”惹拉尔问。

“是什么事?”妮达问。

“我们的关系。我们交往将近四年,从普通朋友到互相交换爱的感觉。我们曾经约定,你毕业后我们就结婚。”惹拉尔说。

“我从没忘记。而且,到这片刻,我还是爱你的。但有什么办法呢?我不可以留在这里,父母亲都不允许,他们要我一起回甘榜去。”

惹拉尔很失望。他开始爱上妮达是在她还在读中三的时候。惹拉尔现在已经有工作,在新加坡海港局当文书。妮达同意对他守信,毕业后跟他结婚。必要的话,先出来工作,最少可以当教师或护士。那是亚妮达的愿望,惹拉尔不反对,而且鼓励她努力读书,以便考到好成绩。这是他们俩的誓约。

从此,他们俩每星期都见面,一起散步吃东西,然后看戏。亚妮达住在美芝路警察宿舍,她父亲是警官。从美芝路,亚妮达和惹拉尔常常到海滨公园,在那儿的小贩中心吃饭团、鸡汤和沙爹,然后坐在海滨公园岸边的椅子上,欣赏美丽的大自然景象。天未黑的时候,惹拉尔会送亚妮达回到美芝路的警察宿舍,才搭巴士回到在加基武吉的家。这一切充满梦想和希望,惹拉尔祈求他们俩的誓约能够实现。

然而,每一种计划不一定能实现,阿拉的愿望和决定超越一切。亚妮达的父亲决定一退休就回甘榜。亚妮达的父亲要把他的时间,跟他的妻子和孩子们,消耗在他的出生地。亚妮达可以在马来西亚继续她做教师或护士的理想,英校毕业容易找到工作。

只有阿拉知道惹拉尔怎样心碎,各种努力想把亚妮达永久留在新加坡,包括和亚妮达结婚,都被她父亲拒绝。亚妮达一定要跟她的家人回马来西亚,惹拉尔没法强迫亚妮达离开她的家庭。惹拉尔不得不接受一切爱情,不一定最后以结婚为结果的现实,因为婚姻是掌握在阿拉手中。

在等待考试成绩公布的时候,亚妮达在她父亲和家人回甘榜后,暂时和她的亲戚住在一起。在那短暂的日子,惹拉尔常常跟亚妮达在一起。海滨公园的岸边和丹戎巴葛火车站,是他们俩见面的地方。在她父亲搬离美芝路宿舍后,亚妮达也到惹拉尔在甘榜峇鲁的亲戚家暂住,等候考试结果的公布。

~~

火车就要开动,这是惹拉尔和亚妮达最后一次的见面,留下各自的爱情在他们的面前。那天早上,丹戎巴葛火车站见证惹拉尔和亚妮达爱情的结束。他们没许下什么诺言,担心万一他们的梦想无法实现。只有亚妮达从火车上的窗口招手告别。

当娜妮叫他,哈芝惹拉尔吃了一惊。

“什么事,娜妮?”惹拉尔问。

“你不舒服吗?好像很伤心?”娜妮问,看着有点心慌意乱的哈芝惹拉尔。哈芝惹拉尔心慌意乱是怕娜妮怀疑他有事情隐瞒,因为他手上的平板电脑显示着一个名叫亚妮达的面簿。

“没什么,只是想起往事。”哈芝惹拉尔若无其事地回说。

“哦……这女人是谁?公公。”娜妮追问,想要挖出点秘密。

“呵!她是公公在读书时的好朋友,现在是吉隆坡一家餐馆的头家,没想到面簿帮我找到她。”哈芝惹拉尔企图解释他与亚妮达之间没什么特别关系。

娜妮不想使哈芝感到难为情。还有,娜妮担心,要是她婆婆听到,可能引起误会。娜妮不想看到他们的关系因误会而破裂。

2016年12月25日,丹戎巴葛火车站开放参观的最后一天。哈芝惹拉尔邀太太一起去,虽然他还在丹戎巴葛码头工作,但自从他最后一次送走亚妮达,就不想到火车站去。退休后,他更加不想去那车站。同样的,他也不想经过美芝路和海滨公园。他想忘掉那段不曾实现的爱情,正如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分离一样。

哈芝惹拉尔在火车站内,站在1960年代送走亚妮达的月台上,他试想比较车站以前和现在的气氛。以前繁忙、喧哗,虽然建筑物都较陈旧。现在那种喧哗的感觉,对哈芝惹拉尔来说已经少了很多,加上车站的建筑物被时代所吞蚀,越来越显得破旧不堪。

在车站逗留半个钟头后,哈芝惹拉尔带太太到美芝路他以前住在加吉武吉的老朋友开的小食店,一起吃沙爹和饭团、鸡汤。他本想去海滨公园,但那里已经没有人卖沙爹。因此,只从丹戎巴葛到美芝路而已。太太没问什么,只是跟着走,虽然她有点失望,为什么丈夫今天突然变了样。

本文译自50年代作家行列出版的2017年文集《彩虹城细雨》,作者帕蒂玛·贾鲁丁(Patimah Jaludin)为资深马来作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