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跃跃童心梁立人

梁立人的“阶级斗争”以电影讲述,并无血腥,只在笑泪中带些省思。(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香港电影史上,梁立人与江龙合档的作品都有着时代意义,《天真有牙》再度表现梁立人的跃跃童心。

香港电视人梁立人7月间在广州病逝,享年72岁。由于他曾携艺南来,1983年至86年担任新加坡广播局(新广,SBC)戏剧处总监,开创本地华语电视连续剧制作先河,因而有“帮主”之称,他的逝世引起本地剧艺界不少追思。

翻开网站“香港民风大典”,不难发现梁帮主也是一部充满争议的传奇。梁于1949年10月17日生于中国大陆,父亲是前国民党军官。他曾当过红卫兵,文革后期偷渡到香港,抵港报读第一期无线电视艺员训练班,毕业后转任编剧,最终成为“香港殿堂级的影视创作人”。

“大典”认为,梁立人立场保守,亲基督教,但却是“阶级斗争”信徒,近年不时在报章(主要是东方日报和太阳报)发表评论文章,批评民主政制。也有时评人指出,文革期间,梁因家族被打成右派,被逼上山下乡,冒死偷渡,且曾著有《大逃港》一书,细说辛酸经历,如今却如此“亲共”“亲建制派”,与民主运动针锋相对,不可思议。

梁立人之谜,如何解开?就在那缤纷绚丽的上世纪80年代,笔者与“帮主”也结过一点文缘。抚今追昔,愿在此献上微薄的一得之愚。

大制作一度难产

3007_now_2_Large.jpg
1984年9月新广第二届职业编剧训练班毕业典礼,第二排左四为梁立人。

1984年,正在《海峡时报》任职的笔者参加新广的第二期职业编剧训练班,班主就是梁立人。9月间结业礼后,一众学友晚上还到酒楼设宴庆功,宴后起舞,乱跳狐步。

这是个愉快的课程,除了领略梁帮主对“职业编剧”的需求外,就是听他讲解创意中的逆向思维之道。课程中帮忙奔走所有庶务的,是上届留下来加入电视台的陀枪师姐刘桂岚(艾禺)。艾禺和班上几个同学今天都成了本地知名的电视编剧和作家。

领了文凭之后,本人继续在《海峡》双语版担任采访工作,并未成为职业编剧。但是在课程前后,我却与帮主有过几次接触,采访今日称为经典的《雾锁南洋》和《怒海萍踪》拍摄过程。

《雾锁南洋》是1983年4月,刚到新广掌舵不久的梁立人提出的构想,预计拍26集,8月间便有戏看。“如果SBC能够处理这样的大制作,以后什么困难都成小事一桩。”他说。不过计划提出后却遇上瓶颈,本地有人质疑用50万元在加利谷山建筑片场是否值得。连续剧能否忠实反映华人南来的历史,也议论纷纷。据说当时有个检讨报告否决了拍摄计划,雾锁加利谷山。

为了能拍成《雾》剧,梁立人从香港招兵买马,请来监制赖水清和导演江龙。1983年10月11日笔者在《海峡》双语版上的报道,就是为了给读者拨开加利谷山的迷雾,交代南洋第一大连续剧的难产经过。

到1984年年底,以康有为到南洋来逃避清廷追杀为题材的《怒海萍踪》,再度引起“忠于历史”的质疑。然而,即便是纪实历史片,如《至暗时刻》都需要艺术加工,不会原件照搬。为了解开历史真假之谜,本地文史工作者柯木林邀约笔者,在中峇鲁联络所礼堂举办一场“怒海萍踪之夜”幻灯片欣赏与座谈,以助梁立人、江龙合档的电视剧上道。及后本地电视剧的历史,也就无须多说了。

显现包容社会的香港影片

3007_now_1_Large.jpg
《天真有牙》海报。(互联网)

笔者在《海峡》,当时还有一份另付稿费的兼差,给中文片撰写英文影评。个人觉得当时梁立人编剧、江龙执导的几部影片都拍出成绩。尤其是由立人影业出品,1981年在香港首映的儿童影片《天真有牙》。谈起这部电影,帮主也认为这是他自己比较喜欢的作品。

令人遗憾的是,如今在网上查阅梁立人的生平资料,这些影片都不在其中。网上看到《天真有牙》有个华语配音版本。一些网站把影片出品地点都政治正确地标上“中国香港”,其实当时的香港仍属英治,中英谈判也尚未开始。幸好以上的《海峡》报道和影评,笔者都有剪报存档,保留至今,让青史不至泯灭。

香港电影史上,梁、江合档的作品都有着时代意义。以足球和友情为主线,1980年的儿童电影《锡晒你》(即“最疼你了”之意),由当红电视童星路家敏和一班小朋友主演,在香港暑假映期创下330多万港元(110多万新元)的票房佳绩。

《天真有牙》再度表现梁立人的跃跃童心,尽管片中偶尔出现稍嫌过火的荤招。本片主题是“生母不及养父大”,由胡燕妮饰演生母,卢海鹏饰演养父,在他们之间拉锯的女孩妹头由童星黄仪贞饰。郑则仕的乌龙神探,活泼烂漫的一班孩子(尤其是那个假扮“小大人”的无牙胖妹),让本片笑料不绝。

儿童电影的市场在香港打开,曾掀起一阵热潮。1982年,李碧华编剧、江龙导演,以大陆偷渡客为题材的《细圈仔》,至今也成港片经典。

以电影讲述“阶级斗争”

最后说说梁立人的“阶级斗争”信仰。其实网站的这一立论相当中肯,并没给他贴标签。梁、江合档曾拍过一部讲述小混混与大财主(陈观泰饰)对垒、单车赛赢劳斯莱斯的《卒仔抽车》。笔者在1982年的《海峡》影评中,第一句话就说,这是部讲阶级斗争的电影。

一个人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梁立人的童年与成长,都在中国大陆的政治运动中度过。虎口拔牙的超级帅哥江龙,早期也出身左派的长城公司。两人合作的电影“以阶级斗争为纲领”,不足为奇。关键是他们的“阶级斗争”,是以电影故事来讲述的,并无血腥,只让笑中有泪带来一些省思。

《天真有牙》中其实也有阶级斗争。但那只是乡间学校(即我们这里的华校)与教会学校(英校)之间文化上的差异,鸡农卢海鹏与富妈妈胡燕妮之间的亲情之争。最后是误会化解,皆大欢喜。《卒仔抽车》由“右派”的邵氏公司摄制,出品人是延年益寿的邵逸夫爵士,这都显示香港是个包容的公民社会。 再说,梁立人与民主派笔战,至今也没演成暴力冲突。这就是香港!

梁立人的辞世,来自港版国安法从内地雷霆掩至的时刻,引人无限遐思。香港,还会是那个“一国两制”的香港吗?香港,还会是活力十足的东方好莱坞吗?帮主安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