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古城马六甲

马六甲青云亭是南明古城。(萧开富提供)
马六甲青云亭是南明古城。(萧开富提供)

字体大小:

1644年,崇祯皇帝自缢,明朝遗臣拥朱由崧登基,开启南明年代。国乱纷纷之际,南明人离开故土,马六甲成为南明人的新家园。

崇祯十七年(1644),闯王李自成发兵攻打北京,一路攻克大明城门直抵紫禁城。眼见城池失守,崇祯黯然步入煤山自缢,明朝遗臣在南京拥护福王朱由崧登基,开启南明的年代(1644-1683)。在国乱纷纷之际,南明人离开故土,在海外寻找新桃花源。

开基马六甲

1307_now_1_Large.jpg
青云亭内身穿明代服装的李为经画像。

荷兰于17世纪在东南亚各地建立殖民地,1619年占领雅加达,1624年统治台湾。在1641年,荷兰军队击败葡萄牙,成为马六甲的统治者。这是场剧烈的战争,当时瘟疫猖狂,居民在战火中四处逃亡。马六甲战后恢复平静,在南明的年代成为南明人的新家园。

李为经(1614-1688)号君常,厦门嘉禾人,因明季国祚沧桑,1644年遂航海而南行,县车此国。学者揣测早期男性移民都是单身南来,他们和马来妇女通婚,后代都是混血儿,从张礼千、巴素到颜清煌都有这样的观念,这论点其实不正确。近期阮涌俰以《厦门光裕堂李氏族谱》为依据,指出李为经携带南明妻子徐惜娘到马六甲,一起来到的还有兄长李为纪和堂弟李绵生。在动乱的年代,南明人飘洋过海并非为了经商,而是携带家眷避难的家族式移民。

郑芳扬(1632-1677)漳州龙溪人,神主牌刻着大明甲必丹显考芳扬郑府君神主。他父亲“贞淑郑公”神主牌内的记录,郑贞淑生于万历丙戌(1586年),卒于隆武戊子(1648年),葬三宝山。1645年,郑芝龙在福州拥护唐王朱聿键称帝,年号隆武,隔年他在汀州被掳杀。当时几名明室后裔相继称帝,同时冒出多个年号,郑贞淑身在海外,仅能延续使用这个已经消失的年号。

荷兰延续葡萄牙制度,统治马六甲后就委任甲必丹,因华人流离四散,华人甲必丹最初从缺。郑芳扬父亲逝世时他只有16岁,比李为经年幼18岁,却在李为经之前受委为甲必丹,这是因

为家族更早抵达而被视为开基马六甲,象征南明人南迁马六甲的开始。

南明古城

在清军相继攻陷福州、舟山后,鲁王朱以海1651年来到金门,隔年桂王朱由榔定都龙安,孙可望、李定国和郑成功则展开海陆反攻,南明大有中兴之势。1662年,吴三桂昆明处死桂王,郑成功在台湾突然逝世,鲁王则病逝金门。荷兰和清朝军队随后联合攻打金门与厦门,岛上居民四散避难。眼见故国被占领回乡无望,异乡人都成为明朝遗民。

青山亭是马六甲最古老的华人庙宇,《敬修青云亭序牌》提及:

郑李二公南行,悬车于斯。德尊望重,为世所钦,上人推为民牧。于龙飞癸丑年始建此亭。

龙飞不是年号,南明癸丑年理应为1673年。郑芳扬和李为经将南明移国至此,青云亭就如南海飞来的寺庙,大明文化在异域传播。李为经更恩泽幽冥,他出资购地,三宝山成为南明人最后长眠之处。

马六甲人口在1675-1688年之间升降不定,介于3000-5000人之间,华人在160-426人之间起伏,数据显示女性同样具有流动性。1678年共有426名华人,127名男性、140名女性和159名孩童。李为经夫妇也开枝散叶,育有儿子正坤、正壕(1662-1708)和女儿瑞金、成金。李成金(1661-1725)嫁给曾其禄(1643-1718),他祖籍鹭江(厦门),神主牌以避难义士自居,或因厦门沦陷而南来,其子曾应葵继任甲必丹直到1725年。

面对南明人的反抗,清朝在顺治和康熙年间实施严格的海禁,并颁下迁界令,强迫沿海居民往内地迁移30里。南明和郑成功政权相对开放,出海的都是南明人。在一个特殊的大时代,马六甲在明朝灭亡后继续传承大明文化,是名符其实的南明古城。

清代船商融入

1307_now_4_Large.jpg
新郎在婚礼上穿着明代服装。

施琅1683年收复台湾后,康熙一度撤销海禁,在接下来的100多年中,出海政策在允许和禁止,或宽或严之间反复实施。这期间有些船商落户马六甲,结合墓碑、祖谱和传记来看,18世纪中开始频密起来。

据庄钦永《东山薛氏宗谱》校补,薛明绰(1720-1787)娶陈氏为妻,生鹄、衍、藉三子。薛中衍1751年在马六甲出生,他娶邱兴隆(?-1765)之女养娘为妻,女儿薛世娘嫁给梁杞官之子梁美吉——青云亭第一任亭长,儿子薛佛记则出任第二任亭长。

陈金声家族传记指出,永春陈臣留(1737-1784)在1757年来到马六甲,他娶姚随娘为妻,育有缎娘、瑞绒和瑞布。陈瑞布幼年回中国读书,和蔡八娘完婚,生下二男应望和应仪,儿女淑娘和远娘。他后来回来马六甲娶吴侃娘,育有陈应策和陈金声,陈金声家族后来多人出任青云亭亭长。陈臣留事业有成之后,在家乡招募乡民前来,从事民信业的李永侃(敦洪)也在1778年到来,他娶陈留臣之女缎娘为妻,生下李赞美,即李清池、李桂林、李清渊和李清岩家族。

漳州蔡世俊早年和长子昂若南来,蔡昂若1776年卒于马六甲,后来三子蔡士章(1750-1802)也来到马六甲,他娶曾喜娘为妻,育有沧山、沧明、沧杰、沧浪和沧海,继陈起厚之后担任甲必丹。蔡沧杰娶陈起厚之女陈珠娘为妻,其子延珍与曾佛霖之女艳娘结婚。陈月中(1755-1839)来到马六甲之后娶侯汉之女侯玉娘为妻,育有孟郎、有郎和笃生。陈有郎和薛佛记结为亲家,陈荫娘嫁给薛茂元。陈笃生之女霞娘嫁给李清池,陈金钟娶蔡沧杰之孙女蔡霞娘为妻。

马六甲华社人口不多,华族甚少和土著通婚,这造成家族之间互相嫁娶,错综复杂的姻亲关系使社群更具凝聚力。从南明到清代,马六甲和中国往来不断,当女儿适婚时,父母总会招揽高素质的清代船商为婿,南明人也开始兼容清代文化。清代船商的流入使华族文化传统完好保留,文字和语言都得到良好传承。

南明人落户星洲

1307_now_3_Large.jpg
庆德会成员妻子穿着明代袄裙。(摄于晚晴园)

海峡殖民地在1826年成立后,新加坡发展迅速吸引马六甲南明人前来,因语言文化相通,他们和中国移民形成新加坡华社。南明人也保留自己的旧传统,马六甲36个家族组成互助兄弟会——庆德会,他们以中文写书信和记录,当时画像中的妇女还穿着明代袄裙。直到1935年,新郎在婚礼中穿着明代服装,这种显现南明文化特征的婚礼曾在新加坡、马六甲、槟城和砂拉越出现,离李为经南来已经将近300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