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羊小区故事

(新华社)
(新华社)

字体大小:

1

崔莺莺是这所学校艺术学院的新生。

她主业是个漫画家,业余“兼职”大一学生。为了配合她日夜颠倒的画画习惯,她在学校旁边的青羊小区租了个房子。

这天中午,她的朋友小红有事找她。按照正常情况,这个时候崔莺莺应该还在床上睡觉,并且关了手机。但事情实在重要,小红决定打个电话试试看。

没想到,第一声“嘟”还没结束,电话就被接了起来。

“稀奇呀!你这个时候居然醒着?”

“你不知道,这个小区的硬件有多么垃圾,隔壁房间手机振动一下我都听得见。”手机那边传来崔莺莺明显还没睡醒的声音。

“所以你是被邻居的手机振动吵醒的?”

“不是,你知道这小区的设计有多奇葩吗?我家厨房和隔壁单位的厨房面对面,窗户之间的距离不超过50厘米!他家每天吃什么我都知道。我是被他家的红烧排骨香醒的!”

“……你邻居真是残忍啊!”这对于崔莺莺这种三餐不规律,生活技能残废的吃货来说简直是极刑。

崔莺莺从冰箱里面摸了一袋不知道过没过期的酸奶出来,咬开叼在嘴上,点头同意。也不管电话那头的小红根本看不到。她偏着头,用肩膀和耳朵夹着手机,接着翻箱倒柜,看看冰箱里有什么东西可以做点吃的。

“对了,你打电话做什么?”

“约个稿,急用。”

“行,正好,今天起得早,没什么事。你把要求发我邮箱里吧!”

小红摁下了关于她12点起床算早的吐槽,问她:“那你午饭怎么解决?”

“叫外卖太慢了,我随便下个面垫一垫吧。”

2

张生刚刚收完汁,关掉火和抽油烟机就听见一句:“我是被他家的红烧排骨香醒的!”声音明显是女生的,介于嗲和温柔之间,还夹杂些委屈和抱怨。他轻笑,这小区的隔音效果和建筑设计确实不敢恭维,但谁让这里离学校最近呢。

张生是这所大学四年级的学生,今年要准备考研,每天早上6点半起床学习,到晚上11点以后睡觉。室友们每天晚上要打游戏打到很晚,早上又要睡懒觉,于是张生便决定搬出来。正好,三年多了,食堂和学校周围的餐馆他都吃腻了,出来住可以自己做饭吃。他不觉得备考期间自己做饭洗碗浪费时间,反而把这些像学习之余的放松。火候的控制,味道与味道之间碰撞的奇妙感觉,带着一种轻松的幸福感。

这天张生的午饭是土豆烧排骨、清炒油菜苔和白米饭。他一个人吃饭,也就懒得再去餐厅正正经经得吃。他就这么坐在厨房的案台上,关注着对面邻居的动静。

青羊小区已经有些年头了,租户多是旁边这所大学的学生,大多数学生租房子都不太用厨房,于是厨房的窗户上落了厚厚一层灰也没有几户人家会清扫。张生隔着窗户不能看清楚邻居的长相,只能看到她忙忙碌碌的身影,还能听到她放在一旁的平板电脑里传来昆曲的声音。

“暗想小生萤窗雪案,刮垢磨光,学成满腹文章,尚在湖海飘零,何日得遂大志也呵!万金宝剑藏秋水,满马春愁压秀鞍。”

3

崔莺莺在厨房里手忙脚乱,她那点厨艺最多只能下个面,放调料也只能凭感觉,做好的面也叫不出来个名字。

她做事总是不肯一心一意。画画时要听音乐,洗澡时要看综艺,现在做饭也要把iPad放在一旁听着昆曲。倒不是她爱好高雅,只是刚刚小红来约的稿主题是《西厢记》。

她胡乱做好一碗面,吃完把碗筷放在洗碗池里用水泡着,便回到客厅去画画,丝毫没有注意到隔壁做红烧排骨的人一直在看着她。

张生倒没有什么恶意,他就像在熊猫基地里看大熊猫吃竹子,看着另一个人忙忙碌碌不管是做饭也好吃饭也好,总是比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吃饭来得好。

张生总是习惯一顿饭做两个菜,但他一个人是吃不完的,他最多解决一半,剩下的要么留到下一顿吃剩菜,要么倒掉。而今天他看着邻居的窗户,像是电视机的屏幕,里面放着一个吃播节目,就着这个节目他解决掉了三分之二的饭菜。

张生每天中午11点半都会回家做饭,崔莺莺被吵醒的次数越来越多。她总会托着还没彻底清醒的脑袋,嘴里嘟嘟囔囔地抱怨,然后给自己下一碗面。

遇见崔莺莺起床的时候,张生就会坐在厨房里优哉游哉吃掉比平时多一点的饭菜。

小红可以在朋友圈随时跟进今天崔莺莺的邻居又做了什么菜。

4

已经入秋了,这天有大幅度的降温,于是张生决定煮个火锅。

崔莺莺揉着惺忪的眼给小红打电话,哭诉邻居今天做火锅,她上个厕所闻到的都是火锅味,自己却吃不到。

她在厨房里转悠了无数圈,也提不起兴趣来做一碗普普通通的面条。她满脑子都是火锅,嘴里也不停地念叨着火锅火锅。

张生在对面慢条斯理地涮着牛肉片,看着邻居姑娘像只嗅觉灵敏却被关起来到不了食物所在地的小狗,怨念之深,让他都听到了“火锅火锅”的咒语。他实在不忍心看她这么瞎转悠,于是打开了自家的窗户,敲了敲对面的窗。

崔莺莺以为自己想吃火锅想出了幻听,否则为什么会听到敲窗的声音。

她试探着打开了窗,看到一张年轻的脸。原来每天按时做饭的并不是一个居家中老年人。

“嗯……我这还有多的菜,你要吃点什么吗?我煮好递给你?”张生问得小心翼翼,毕竟这一代人从小都被教育不要随便吃陌生人给的糖之类的。他的话刚刚说完就看见眼前递过来一只碗。

“土豆、千层肚、牛肉,有吗?”崔莺莺伸长身子,递着一只瓷碗,两眼放光,毫无芥蒂之心。

张生愣了一瞬间,接着就接过了碗。“锅里正好煮着牛肉,我挑给你,你先吃着。我给你下土豆和千层肚。”

“好嘞!”崔莺莺毫不客气接过一碗牛肉,她就爬上案台,靠着窗户开始大口吃肉。解馋之后,她把碗递给张生盛土豆和千层肚。她隔着锅里蒸腾上来的烟看挑菜的张生,问他:“你都一个人做饭吃饭的吗?”

“嗯。”

“你做的菜闻起来真香。”

张生笑起来说:“我知道。”您这不是每天中午都会夸一遍吗?

“你一个人不是总能吃完的吧?”张生没有回答,只抬头看她想说什么。崔莺莺是被火锅勾得狠了,什么都敢说:“要不你以后做多了的菜就分给我吃吧!”

张生也是没想到一顿火锅的善意,邻居姑娘能顺杆爬到这个程度。

但对面是个姑娘,还是一个长得不错的姑娘,姑娘主动提出了一个对他来说并不为难的要求,他便顺着应了下来。

“午餐就可以了,你要是有多余的菜就给我分一点,没有就算了,我的窗户一推就开,你就用个碗盛着放窗台上就好!碗我会给你洗干净放在原处的!对了!你等我一下!”崔莺莺飞快说完一段话,转身跑去了客厅。不到一分钟她又跑回厨房递给了张生一盒糖。“这是德国嘉宝糖,我可喜欢吃了,送你!谢谢你的火锅!”

5

第二天中午,崔莺莺躺在床上闻到了隔壁炒回锅肉的味道。她凌晨刚刚赶完一个稿子,饿得前胸贴后背也爬不起来做饭,只能迷迷糊糊睁开一只眼睛点个外卖。

40分钟之后外卖小哥敲响了门,崔莺莺急急忙忙抓了件外套套上去拿外卖。在餐桌上拆开外卖的时候却发现里面忘了配餐具了,于是又飘进厨房去拿了一双筷子。除了各种味道奇怪的面条,基本上一无所有的厨房,今天却出现了一碗即使快要冷掉也依然香气四溢的回锅肉,崔莺莺怀疑自己再一次饿到出现了幻觉。她冷漠地和回锅肉对视一眼,面无表情地游走回餐厅吃她的黄焖鸡米饭。

她眯着眼睛昏昏欲睡,机械性地进食,挑完碗里所有的土豆和香菇之后,她突然停下了筷子想起昨天让隔壁邻居分菜的自己。

“!!!”她一个21世纪有手有脚还有稿费的大好青年昨天向邻居讨饭了?小时候和邻居家的小孩一起玩到了饭点就必须回家,留在别人家吃一顿饭就要挨一顿打的她,现在,居然,天天让邻居中午给自己做菜吃?

崔莺莺瑟瑟发抖,放下了筷子,到厨房把回锅肉放进锅里蒸热,抛弃了剩下的黄焖鸡,把回锅肉吃得一干二净,再洗干净了碗放回原处。这时她看见对面窗户上贴了一张纸,字迹清隽写着:

“有什么想吃的可以点菜,反正每天想要做什么也挺苦恼的。”

既然对方善意至此,崔莺莺便恭敬不如从命。她回到客厅拿了一个芒果放进要还给邻居的碗里,在芒果上贴了一张便利贴写着:“清炒西兰花,谢谢!”并在角落画了一个Q版的小人。

6

崔莺莺和张生相遇本应待月西厢下,共效于飞之愿。但崔莺莺并不知道隔壁住的张生,张生也不知邻居就是崔莺莺,百年之后谁又认得谁呢?张生除了回家做饭睡觉便都在图书馆备考,没时间拾起万种思量;崔莺莺日夜颠倒,很少遇得见张生,没机遇撇下半天风韵。

崔莺莺不再被隔壁的午饭香勾醒,反而能在香气中安然睡去,因为知道那香气有自己的一份。张生也不用每天心疼地倒掉做多了的饭菜,两个人的分量总比一个人的好做。他们用便利贴商量第二天中午吃什么菜,崔莺莺给的便利贴上总会画着各种各样的小漫画。有时候张生时间紧迫,也会拜托崔莺莺下午去对面小区旁边的菜市场,买一下第二天要用的菜品。

一开始崔莺莺不怎么会买菜,张生会在窗户上贴一些挑菜的tips,比如炒藕片要用两头细一点的藕节,莲藕排骨汤要用中间胖一些的藕节。后来崔莺莺虽然还是对做饭一无所知,买菜却熟练无比了。

张生在崔莺莺还回来的碗里总会收到一些好吃的小零食和水果,他猜崔莺莺买了好几箱每日坚果放在家里,因为从某一天开始他的碗里就没有缺过一小袋每日坚果。除此之外崔莺莺还有各种各样的糕点,有时是西式的半熟芝士,有时是中式的鲜花饼。她给的水果也在应季变换,从葡萄、枣子、柚子到砂糖橘,入冬之后慢慢出现了草莓。

草莓上市之后就意味着考研倒计时要慢慢变成了个位数。所有的菜都是崔莺莺去买回来的了,张生的行动路线变成了图书馆和青羊小区的两点一线,一直到12月22号的考试前。

12月24日晚上,崔莺莺的窗台上多了一个苹果,这是张生第一次给她水果,苹果旁边还有一只圣诞袜。张生留了纸条,让她不要带走圣诞袜,晚上会有圣诞老人把圣诞礼物放进去,并告诉他26号他租的房子就到期了,他也要搬走了。

崔莺莺裹着羽绒服在冬夜里出了青羊小区,在街边的饰品店里买了一只同款的圣诞袜放在张生的窗台。

第二天早上起来,张生在自己窗台上的圣诞袜里找到了一瓶梅子酒。

崔莺莺依然是下午起床的,她的袜子里是一份精致的日式抹茶大福,里面不是通常的红豆加奶油,还多了一颗她最喜欢吃的草莓。

这一个崔莺莺和张生分别的冬天,没有谁染了霜林醉,也没有离人泪。

他们从始至终没有问过对方的姓名,他们也许会在学校的某个湖边或某棵柳树下相遇,也许从此不复相见。

张生在收拾东西搬家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也打开了iPad听起了昆曲,戏台上的人唱着:

悲欢聚散一杯酒,

南北东西万里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