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第九封信

iStock图片

字体大小:

我只好躺在床上,把八封信全部摊到床上。

“6.4小时,5点40,11点,妈妈,平等,梦想,你。”还有:“尊重”!

时间一秒秒过去,我脑里并没有特别想任何东西。

有一些谜题须要破解。

第一步是把所有收到的信摊开放在桌子上。五天前收到第一封信,今天收到第五封信。信封上没有寄信人,内容是手写的,笔迹不熟悉。

下午3点20分,爸爸妈妈还没回家。我坐在饭桌旁,这是我们家最大的桌子,长方形的,原木色,上面放着一盆花。我把妈妈养的花放到地上,开始我的调查。

第一天的信上只有一个数字:6.4。我打开信的时候,以为这是个恶作剧,根本没在意。第二天,信上还是只有一个数字:6.4,不过后边加了两个字“小时”。我赶紧看了看表,和平常一样,不提前不滞后,和表没关系。那天,我还特别查了个别科目须要交作业的截止时间,都和6.4小时没关系。第三天,信上的时间依然是:6.4小时。可是那天下午我在学校多呆两个小时,课外活动,累得快瘫。妈妈接我回家的时候,一直说我的书包太重,得减负。

第四天,我说不清楚是期待信,还是害怕信。信出现的方式和前三天一样,都在信箱里。我开始研究信纸,信纸是普通的线条纸,什么人会拿这样的纸写信呢?第四天信上开始出现更多的内容。比如:“11点,6.4小时”的字样。11点,早上还是晚上?如果是早上,我在上课;如果是晚上,我早睡着了,只能期待第二天11点会不会发生点儿特别的事。

今天是第五天,我拆开信封前,先拿放大镜看了看,没有特别小的字。我开了厨房炉子上的火烤了烤信封,差点儿把信封烧着了,没有变化。最后我把信封泡在水里,依然没有变化。我放弃“我是某个特工组织的特殊人物”的念头,打开第五封信。

第五封信只有两个字:妈妈!

什么意思?这事情和妈妈有关系?

我花了一个晚上盯着妈妈,妈妈看起来不太自然,这很可疑!顺便说一下,我妈妈是个家庭主妇,从我上小学六年级开始,就不工作,说要照顾我。我可不觉得我有什么需要照顾的!我现在上中学一年级,她还不是照样没找工作?我觉得她就是想偷懒罢了。现在这封信里只有两个字“妈妈”,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呢?

晚上10点50分,睡不着,干脆起身等11点发生什么事。

结果什么也没发生。

晚上10点55分,妈妈在厨房里捣鼓半天,11点探头进我的房间冲我瞪眼。

“还不睡?”她就说了这句话,我觉得就算11点会发生些什么,也被她吓跑了。

第二天早上,我早早就醒了。

这个早早,确实挺打破纪录的,平时我都是6点半起床,换衣服吃早饭洗漱出门大概20分钟。所以,妈妈被我吓了一跳。

“你吓死我了!”妈妈拍着胸口惊魂未定地说。

“胆子那么小!”我讪讪地说,客厅里和睡觉前不太一样,我坐在沙发上发了好一会儿呆,才意识到什么地方不一样,我扔的衣服好像被收起来,还有我的书包放在门口,还有我的羽毛球拍,哦,今天有课外活动,还有,地板扫过。

“今早吃什么?”我站在厨房门口问妈妈。

“煎蛋,面包,豆浆!”妈妈头也没回地说,“不再睡一会儿?”

我摇摇头,不管她看没看见。

老三样!每几天就要吃这个,妈妈都不知道我会烦的吗?

第六封信如约而至,我拿着它坐在书桌前,半天没开。

我面前的白纸上写着:6.4小时,11点,妈妈。我觉得任谁也猜不出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只能指望第六封信。说实话,从第一天收到信到今天,我已经开始有些盼望收到信。属于我自己的信,我喜欢那种神秘的感觉。

第六封信上多了两个词:平等,梦想。

我陷入彻底的迷雾。

我不能求助爸爸,告诉他,他就会告诉妈妈。我不太想让妈妈知道我在做什么,妈妈只是个家庭主妇。

当然也不可能告诉老师。

所以好朋友成了不二人选。

只是我没想到他觉得这根本就是一个恶作剧。

“故弄玄虚!”他喝可乐的时候把冰块儿一起吞进去,含糊地说。

我没说,我和他聊天的时候突然意识到另一种可能性。

这张字条说不定是让我知道妈妈的另一个真实身份,比如她才是那个特工什么的。可是为什么让我知道呢?我拒绝去细想。

我很快就发现这个想法很可靠。

妈妈每天早上5点40起床,晚上11点睡觉,总计时间刚好是6个小时40分钟。我得意于自己的聪明,发现妈妈的秘密,她还不知道。

可是“平等和梦想”又是什么意思呢?

第七封信一直没来,我也忙着学校的考试,暂时把调查工作放到一边。早上吃妈妈做的饭是一种苦刑,她虽然变着花样做饭,可是从来不知道我想吃什么。

“不吃。”我对她说的最多的两个字,附带着摆脸色和不耐烦。

学校请了一个什么专家来跟我们分享梦想,我的同桌挤眉弄眼地看着我,早知道就不告诉他我的梦想。

“有谁愿意分享梦想吗?”

我一看到我的同桌迫不及待地上台,心里就有种不妙的感觉。

“我要分享的是我的同桌的梦想。”他一开口,所有人就都盯着我,我只能假装镇定地看着台上,好想台上那个人是我派上去的。然后他说:“他想当一个羽毛球场比赛时,在场边坐着捡球的人。”一阵哄堂大笑,我就知道。

那个专家说:“每个人都有梦想,能够知道别人的梦想并且鼓励他的梦想很好。”他笑着说的,还拍了拍我的同桌,好像他做了一件多了不起的事。

然后我突然想到,我妈妈也许也有梦想。

这想法很奇怪。在我心里,她在我六年级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我都不记得,好像六年级以后的这个她才是我妈妈似的。她有梦想吗?她的梦想是什么呢?那天纠缠了我很久,以至于同桌一直以为我在生他的气,还慷慨地请我吃了一餐麦当劳。我可不想让他知道,我根本没生气,相反,大家都知道,还挺让我高兴的。

那天回家后,第七封信突然出现。

第七封信里只有一个字:你。

“你”是指我?

我想了好久都没想明白,我怎么了?

“哎呀!跟你说了,衣服别乱丢!”妈妈一边收拾一边不停地唠叨,我坐在沙发上边玩游戏边关上耳朵。

“少看手机!”手机又被拿走,我一把拿回手机,“嘭”地关上房门。

我现在情愿相信这七封信是要告诉妈妈尊重我。然后第八封信来了,里面只有两个字:尊重。

几乎为了得到尊重,我那几天天天和妈妈吵架。从要不要吃早饭,到下午可不可以玩手机游戏,到乱丢的衣服可不可以晚点收,再到什么时候做作业,做多长时间作业,要不要告诉妈妈学校里发生什么事,我几乎是逮到机会就和妈妈顶个嘴。

“这题你做错了。”同桌一说完,我就大吼一声:“闭嘴!”他吃惊地看着我,我也吃惊地停下来,一脸懊恼。

“对不起。”我嘟哝着,然后不自觉地想,妈妈须要道歉,为她对我做的一切不尊重的行为道歉!

爸爸从来不吭声,他私下安慰过妈妈,我看到。

哼!他们是一国的,我早就知道。

这感觉让我很不舒服。

“5点40。”第八封信里突然出现好多字:“这是最后一封信,串起之前所有的信,多想想不同的可能。”

晚上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整个家里静悄悄的,就是那种吵架后的极度压抑的沉默,我猜想世界大战的短暂停火期也是这样的。我想出去走走,可是那得经过客厅,我不太想。

我只好躺在床上,把八封信全部摊到床上。

“6.4小时,5点40,11点,妈妈,平等,梦想,你。”还有:“尊重”!

时间一秒秒过去,我的脑子里并没有特别想任何东西,这些字我都认识,可是我连不起来。然后,在最不可能的时候,也就是我迷迷糊糊地睡着又突然醒来的时候,我一下子看到另外一个不同的可能。

妈妈每天晚上11点睡觉,早上5点40起床。她和我一样平等,也有梦想,我应该要尊重她。

这想法让我一下子醒过来。

这讨厌的想法!我讨厌这想法里没有考虑我的感受,可是我又不得不觉得这是另一种可能性。

好吧!好吧!好吧!

我不甘愿地对着窗外,对着空气,对着不知名的地方低声咬牙切齿地说三个“好吧”,然后觉得自己的大脑突然松了下来。

现在,我怀疑这几封信是妈妈或者爸爸故意写给我的,目的是什么呢?教育我!我真讨厌这词,不过他们成功了。

现在我知道了。

我可以吃早饭。

我可以不乱丢衣服。

我可以试着不吵架。

我可以考虑手机使用时间。

我可以尊重他们。

不过我也要写信,也要写这种教育他们的信,神秘兮兮的信。

这么想着,我愉快地睡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