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第六届南洋华文文学奖得主许友彬:提升阅读量重于文学性

“10年前我们每一部小说要卖一两万本很平常。我的书卖三万本都可能,现在要卖5000本就不容易了……阅读风气的降低,是很严重的问题。我们红蜻蜓在教育人们阅读,教育大家爱书,而不是在‘文学’……我年纪越大,越不把文学看得很重。”——许友彬(右)

字体大小:

刚获颁第六届南洋华文文学奖的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家许友彬接受《联合早报》访谈,侃侃而谈阅读人口骤减的衍生问题,儿童文学可改善华文掌握不足的能力问题等。

刚获颁第六届南洋华文文学奖的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家许友彬即将推出散文集《小小的许友彬在小小的时光中》,此外他也刚完成了首部绘本作品,目前正在修改,预计明年三四月出版。

这本散文集记录了许友彬出生到12岁的时光,读者对象是小学生。

儿书有语言规范的必要

许友彬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这部散文的书写方式,跟他在个人面簿的手法很不一样,面簿比较自由,可以混杂各种语言和用语,不过当他想到出版成书,对象是学生的时候,就必须规范用语。说实在,他自己也觉得太规范的语言其实不好看,不适合他这样“不正经的人”,但给小学生阅读就有规范的必要。

许友彬21年前在马来西亚创立红蜻蜓出版社,积极推动少儿与青少年读物,自己更以身作则,至今已完成30部小说,包括《七天》《十月》《55年》,以及“不完全人类”“星际远行”等系列小说,部分作品版权销售到中国,走出国界。在新加坡,许友彬与红蜻蜓的作品也颇受欢迎。

在马来西亚,红蜻蜓的出版物也曾形成现象,书展期间经常会看到年轻读者都围着红蜻蜓的书柜,与其他国家地区的青少年文学分庭抗礼。不过这个现象多年来也一直引来马来西亚文学圈的讨论,到底这些文字规范、专为少儿与青少年而写的小说,算不算文学?读这些作品算不算严肃的阅读?

对许友彬而言,谈文学性或严肃性其实毫无意义,问题是现在人们阅读量骤减。

新书卖5000本并不容易

他说:“10年前我们每一部小说要卖一两万本很平常。我的书卖三万本都可能,现在要卖5000本就不容易了。阅读风气的降低,是很严重的问题。”

这几年他到中国大陆发展,发现当地学生必须达到特定的阅读量,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出版物都会列明字数,方便量化统计。学生阅读了课外读物后,也会有讨论课,甚至改编成表演。

许友彬认为,只有大量阅读,人们才可以获取更多词汇。新马人一般词汇不足,常用的字比较少,语汇不足的时候就会掺杂一些马来文和英文。要增加词汇的唯一方式,只有增加文字的阅读量。

“我们红蜻蜓在教育人们阅读,教育大家爱书,而不是在‘文学’……我年纪越大,越不把文学看得很重。”

许友彬以西厢红楼水浒西游为例,当年这些作品都是流行读本,经时间沉淀才成为文学,最后其实是看谁来评定“文学”为何物。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那些可以流传下来的,至少有一定的读者量。有读者很重要。”

手机改变新生代写作方式

许友彬也把阅读、词汇量的问题与手机、平板电脑的普及挂钩。他说,手机除了改变了新一代人的阅读方式,更改变了新一代人的写作方式,一个人想写作,随时随地拿起手机写了马上发表,这一切似乎有点太方便了。

“我有时候会在雪兰莪、吉隆坡一带办活动。我问那些一二年级的学生,能自由使用手机的请举手,10个人有9个举手。他们看的书很少,但我们没有规定他们阅读。我们的家长,很容易就把平板电脑丢给小孩……手机也让我们写作越来越随便。以前我们写作,用稿纸,写好了放进信封,邮筒离家里比较远,还得骑脚踏车去寄。在路上,突然想到作品哪里可以修改,马上折返回去修,常常这样。当时我们的稿子,没办法马上发表,却多了沉淀的时间。”

沉淀下来别急着发表作品

在他看来,年纪小的孩子必须规定阅读量,才能丰富他们的词汇;对写作者,他的经验是,不要急于发表,作品得多琢磨多修改。“我常常想,第一个念头不一定是最好的,往往那是别人也想得到的念头。所以你得去改一改,第二个念头会比第一个好。”

许友彬相信创意是可以磨练出来的,重点是你愿不愿意花时间浸淫其中。创作不是说灵感从天而降,而是必须每天思考,时间久了,灵感就会慢慢出现。

许友彬也曾到新加坡办讲座,面对新加坡学生,经常是他以华语问,对方用英语回答。碰到华语比较好的学生,进一步探询,原来是新移民或移民第二代。华文掌握能力的问题,让新加坡华语社群忧心忡忡,不过许友彬认为,其实可以通过儿童文学的写作来改善。许友彬表示,他考虑要到新加坡开出版社,他相信以红蜻蜓编辑部的经验,加上新加坡政府对写作者现行的经费津贴,能够帮助培养新加坡本土的儿童文学写作者。

儿童文学着重于创意

为什么儿童文学?“因为你不需要太多词汇,最主要是创意。”

许友彬也认为,新马文学早期原来是不分的,其实彼此现在仍可以互利互惠。

在马来西亚华文阅读风气下降的大环境下,红蜻蜓出版社近年也开始扩大读者基础。他们推出了“黑蚂蚁”与“恋习”系列,争取20岁上下的年轻阅读市场。“黑蚂蚁”去年出版的农夫《孤独症》就颇受欢迎,台湾季风带文化也推出繁体中文版,进军台湾市场。“恋习”系列去年至今也推出了那天晴《寂寞公路》在内的五本小说。《寂寞公路》是一部马来半岛公路爱情小说,读者随主人翁在半岛骑行,新加坡也是主人翁爱情故事的重要场景。

许友彬透露,这两个系列其实并不赚钱,但长远来说,其质感和品牌对出版社是有益的。

此外,许友彬个人也致力拓展向更年轻的读者群。在马来西亚病毒阻断措施期间,他学会电脑作画,亲笔画出心中的绘本故事。他还半开玩笑地说,以后专心画画,不再写长篇小说了。

年长后写作有点困难

“我写了30本小说,现在觉得不能突破了,人家谈我的代表作,都是我早期写的作品。加上我年纪越来越大,我记得我的师父姚拓,30年的亦师亦友,他在年纪大的时候,常有字词忘记了,写作有点困难。我不想(面对)那样的时刻……我怕我自己的词汇变少,但画画不需要,以我现在的词汇,写儿童绘本还是足够的。”

几年前许友彬曾到德国参加国际书展,见识绘本如何跨越语言。他说:“我的小说一直困在亚洲……我觉得绘本的市场要导向外国,希望也能在欧美国家卖,这是我的另一个发展和梦想。早期我梦想要把作品卖到中国,我们在2010年左右完成了。现在要卖去欧美,哪怕只是一个小国家,也是突破。”

(许友彬作品可在友联书局购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