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一位被遗忘的抗日分子 罗澄华校长日治蒙难

养正学校教职员照片中的罗澄华(手持拐杖与毡帽)。

字体大小:

1942年,香祖学校校长罗澄华因为藏有用来抗日筹款的印花图片被日军拘捕,过后被日军杀害。

1942年2月15日,经过八天的顽强抵抗后,新加坡还是被日本军占领。随后是一连串抗日分子大逮捕,以及长达15天的检证大屠杀,估计三四万(有说超过五万)华裔年轻知识分子,被押上军车,送到海边等地一一被枪杀。很多无辜的年轻华人,莫名其妙被检,从此一去不回,多少家庭被毁。养正学校有不少人,如校董梅启康、原校长张勉之,就是在这时期被杀害,其中还有一位前教师罗澄华(1891-1942)。

英电邮寻找曾叔公资料

2017年,我接到养正校友会转给我一封来自英国林碧霞女士(Mrs Teresa Seaward)的电邮,托我查询她的曾叔祖父(曾叔公)罗澄华在养正的史料。原来来自新加坡,远嫁英国的林碧霞,正在在编写她的家族史,希望从校友会那里,能够获得罗澄华更多的资料。

10年前,我在撰写《前养正纪事1905-1987》的时候,所读到的参考资料中,罗澄华的名字曾在我眼前出现过一两次。当时对于有关罗澄华的事迹,我没多加留意,只当他是养正众多教职员中一名老师。

受林碧霞所托,过去三年,我搜索、查阅和罗澄华有关的资料,找到一篇养正校友,前《南洋商报》记者洪锦棠(笔名本地姜,1906-1982)写的《永远不能忘记的母校》,收录在1956年,养正学校出版的《养正学校金禧纪念刊》。文中记载他是在1913年进入养正读书,当时罗澄华是他的班主任和教导他普通话(华语)的老师。

开办私塾“香祖学校”

我也找到一篇刊登在1978年7月6日《星洲日报》第16版的访谈,是养正前老师梁志生(笔名梁山,1912-1987)执笔,题为《养正学堂在柏律》的文章,才知道罗澄华较多的史迹。

梁山访问萧守素老师(1899-1983),萧守素在养正求学,毕业于养正师范科,毕业后(1925年)留校当老师,直到退休,可以说一辈子都在养正服务,鞠躬尽瘁。他是在何剑吴(1876-1939)担任校长(1923-1927)时的学生,也是罗澄华的学生。

罗老师没有留下个人照。不过他给萧老师留下深刻的印象是:蓄短髭,出门拄手杖、毡帽不离身,有“洋学者风度”。我找到一张在上世纪20年代,何剑吴校长与养正全体教职员合照,里面就有萧老师所描述的人物。那是辨认罗澄华强有力的证据。这张照片是罗澄华在这个世界留下的容貌与身影。

推算一下,罗老师在养正当老师大约15年,他在上世纪20年代末离职,在单边街(现在的必麒麟街上段)开办私塾“香祖学校”兼任校长。

原以为罗澄华是广东香山(中山)人,因为他的学校以“香祖”命名,以为香祖取自“香山先祖”之意。但林碧霞确实,罗澄华原籍广东新会。为此我询问和本地冈州会馆(冈州也叫新会)有超过半世纪渊源的退休资深记者、会馆现届中文书区如柏为我查证。从她珍藏的一本1925年编印的冈州会馆筹建新会馆大厦的征信录影印本所载,赫然发现“邑人罗澄华捐赠三叻元”,以及在会所开幕礼上,罗澄华上台致简短祝贺词,证明罗澄华的籍贯无误。

藏花卉图片被捕

罗澄华毕业于南京暨南中学高中。他有一个比他小五岁的弟弟罗澄亮(1896-1945),也是养正校友。澄亮在日治时期被日军拘捕严刑拷打,光复前后获释。不久后,因营养不良加上旧伤不愈致死。他的35岁妹妹因惧怕被日军污辱,自寻短见。罗家兄妹的悲惨命运,令人哀痛。

1942年罗澄华因为藏有印上花卉的图片被日军拘捕。这些图片是抗日分子用来筹款,作为抵抗日军活动经费。根据刊登在《昭南日报》警备司令官所发布的新闻,日军在1942年2月21及22日,枪决好些参与抗日运动,被视为叛乱之徒者。罗澄华与梅启康同为抗日同志(同是广惠肇帮),或被人告密出卖,则不得而知。罗澄华因抗拒日军侵略新加坡,相信是在这两天被杀害的。

今年罗澄华已经离世75年,我这后辈校友,有幸查询出这一位几乎被人遗忘的抗日分子的事迹,为他作历史补遗。他若是泉下有知,应该可以瞑目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