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老爷宫 ——《粤海清庙:建筑与历史的对话》读后

《粤海清庙:建筑与历史的对话》封面。
《粤海清庙:建筑与历史的对话》封面。

字体大小:

粤海清庙见证我国200年来的社会变迁,其积淀展示历史文化多元斑斓的特色。此书作者杨茳善说:撰写此书主旨是希望透过2010年至2014年期间,全面修复工程累积的经验,并结合各项传统建筑匠师的解析,阐述新加坡潮州建筑的风格与艺术。参与此次工程者,除义安公司修复小组委员与修复顾问团外,还有各工种古建筑修复匠师。广义地看,书中之作者应包括各时段幕前幕后的付出,才完整表达“庙”与“史”的形成过程。同样,读者应包含全国民众各自的领会,各自的诠释。此所以在时间的洪流里,“庙”得以修缮并保全它的神貌,“史”得以完善并跟进它的内蕴。

1.庙

南海茫茫

预测不到如何风云将祸福

祈福。天后宫

面海,靠山仔顶

离新加坡河不远

1826年增建上帝宫

上岸。上一炷香

心事袅袅

灶膛点燃了

代书写好了

凳子未坐暖

天就夜了

柴船桥头蹲下来听故事

然后戴上月色萦绕香烟回家

然后坐落于金融商业区

日光日日

以数学形式闪烁高楼之林立

缺少一块碑铭原始事迹

何时建,坯胎的模样

庙的意志也无损

又门槛外潮流去又来

庙的气质也不减

信徒祭祀

旅客驻足

午后的风有一阵歇凉,在后座天井

茫茫南海

如何风云将祸福,预测不到

2.史

怎么说呢

曾经我的家当有霉味

置于烈日下晒

去了羞涩添些委屈

月色流淌于前埕经过后座

屋脊青瓦砖墙依然温润

曾经的误读把风调雨顺看作迷信

百衲被于是覆盖于身上

曾经的修缮掩蔽了我的情感和记忆

碰上卞和幸好剥去石衣

月色流淌于前埕经过后座

屋脊青瓦砖墙依然柔和

2012年10月11日举行上梁仪式

中楹安置就位,合境平安

3.作者

其实时间没有筑隧道回去

一面菱花铜镜,框以瑞兽

经磨砺便照映过去现在未来

当磨镜人踏进庙宇,担子很重

后人不坐船了,粤海清的意义在

瓦作木作圬作砖作石作的修复

对灰塑彩绘与泥塑,对嵌瓷与漆饰的了悟

对髹漆贴金与擂金画,对铁线描与贴金彩绘的投入

粤海清的意义在

现代机电的稳固与配合

在完成研调之后的把握

当磨镜人踏进庙宇,担子很重

后人不坐船了,粤海清的意义在

熙熙攘攘是这里的日常

4.读者

40年代末静山村一个晚上

妈妈生我于一个偏僻的家,风雨交恶

父亲抵死启程自广东揭阳

上岸时想必来到过大老爷宫拜

后来我来到过,恭敬鞠躬

我知道,有一种时间要用文字去补缀

是否重新着色泥塑之彩绘,有人说解

有人戴上耳机听,潮汐瞬间白蚁为患

有一种用嵌瓷嵌进人物故事,花间鸟叫:偶然……偶然

有一种用利嘴咬,让尾巴没入云端

或者有的,趁机搭上经济快车

庙说,我在墙体内U转曲折

走出来是21世纪,下午5点,夕照温煦

重绘的门神掀新的一页,来,你都来看

我们的历史走廊有一道典范的景观,我知道

附记:

书中记录:1994年至1997年的修缮工程颇有失误,譬如,粤海清庙立面墙下堵都以洋灰而不是石灰加筑墙面,洋灰的使用导致墙堵潮气无法散开,毛细管作用(capillary action)也使地层水分上升至墙堵中段;上帝宫与天后宫凹肚门的木栏杆和木腰门被拆除,为了还原历史,修复团队决定依照历史档案照片画样重建,所幸,在义安公司储藏室寻获原有的两扇木门,油漆虽遭烧除,尚可重新涂漆。另,重新绘制的门神不仅髹漆工艺水平欠佳,也没有以修缮前的造型和比例为依据,画工与苏式梁枋彩绘一样粗劣。门神的比例尽失,体型变得矮胖,双脚亦悬浮于门槛之上。诸如此类的例子还有多处。

考察团访问潮汕最后一天经过汕头存心善堂,恰巧存心善堂正进行修复工程,便决定下车前往探看。见嵌瓷师傅许少雄与三名匠师在修复善堂埤头的嵌瓷楚花,经洽谈,考察团的三名成员,张绵耀、杨茳善和余义源获准攀上鹰架,近距离观察许师傅施展手艺,都留下深刻印象。经查询,发现许少雄师傅是汕头市潮南区成田镇大寮村“嵌瓷世家”第四代传人。因此机缘,考察团得以聘用许师傅并指定嵌瓷的修复与复制必须由许师傅及其团队负责。

潮州人早年叫粤海清庙为大老爷宫;天后宫和上帝宫相连,故也有称之为孖庙。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