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曼舞罗新娱乐戏院 创本地电影放映纪录

黄婉秋因主演《刘三姐》成为一代华人的偶像。(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曼舞罗最风光的日子,是1960年上映的潮剧《苏六娘》和1962年黄婉秋的《刘三姐》,两部片上映80多天,比新娱乐放映的越剧《梁祝》还要威风。《梁祝》上映77天,在最后一天的电影广告上,还打出“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向观众告别。

从密驼路走到美芝路,对面有两家戏院,一家是曼舞罗,另一家为新娱乐。

曼舞罗建于1920年代,比新娱乐迟了好几年。但曼舞罗看来比新娱乐古老与落后。新娱乐早已有冷气,曼舞罗还是用风扇。新娱乐的戏票早已有画位,曼舞罗还是靠用手巾来霸位,观众为了霸位,常常吵个不休,电影已上映,吵声还不停。

更可怕的是,曼舞罗常常上映飞刀飞剑的武打片,一些流氓来看电影,看到前面坐的是情侣,常会从后面丢东西调戏人家,有些甚至把脚伸到前座女观众后面,又是一场吵架。新娱乐就少有这种现象。

曼舞罗和新娱乐都在1969年8月25日画上句号,让给邵氏大厦(Shaw Tower)。邵氏大厦建好后,有两家电影院,就叫翡翠1和翡翠2,但两个小电影院的位子,加起来没有旧电影院多。邵氏大厦上个月又宣布,将重新发展为甲级办公楼,预计2024年前竣工。

曼舞罗译自Marlborough

1211_now_4_Medium.jpg
坐落美芝路的曼舞罗戏院。(档案照片)

最近在网上贴一张曼舞罗的旧照片,友人说看了照片才知道,曼舞罗中文名原来译自英文Marlborough,译得很优雅。

曼舞罗戏院属于光艺机构,有个时期专放映1940年的旧片,如白杨的《一江春水向东流》、《八千里路云和月》,韩兰根的《从军梦》,赵丹的《十字街头》,李丽华的《假凤虚凰》等,还有白燕、张活游、马笑英、陶三姑的粤语老片也一部部推出,两片一起上映,买一张五毛钱的票,可看两部旧片,吸引很多观众。

曼舞罗有两个售票处,一个卖五毛钱的戏票,一个卖一块钱的戏票,好片上映时,票房火爆,私会党在售票处无法无天,横行霸道,爬上栏杆,强行插队,票都被他们一手抢光,一张五毛钱的票,卖到一块钱;一块钱的卖两块。戏院请来身材魁梧的保安,站在一旁,眼巴巴看着私会党抢票。

据说,黄牛党那么猖獗,是和售票员、暗牌(警探)勾结,狼狈为奸,直到1959年自治邦成立,大抓私会党,黄牛党才消声匿迹。

《苏六娘》《刘三姐》上映80多天

曼舞罗最风光的日子,是1960年上映的潮剧《苏六娘》和1962年黄婉秋的《刘三姐》,两部片上映80多天,比1956年在新娱乐放映的越剧《梁祝》还要威风。《梁祝》在新娱乐上映77天,在最后一天的电影广告上,打出“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向观众告别。

1963年,首部琼剧影片《红叶题诗》,在曼舞罗上映,也映足17天,成绩不错。

那年头,我住密驼路26号,步行到曼舞罗和新娱乐,不用五分钟。看戏最多的戏院,便是曼舞罗和新娱乐。

有一年的除夕,在曼舞罗看半夜场,上映的是《黄飞鸿醒狮会金龙》,看完戏回家,路上一片红彤彤,都是鞭炮纸屑,几个街坊的孩子,在昏黄的街灯下,弯着腰,捡地上还没烧到的爆竹。几十年的往事,密驼路的老家早都拆了,在我的记忆里,还历历如绘。

曼舞罗放映的最后一部戏,是台湾影片《银姑》,演员是陈莎莉、吴小惠、常枫等,阵容不强,大概太阳都快下山了,光艺机构无心恋战,只好草草收场。

新娱乐三易名

新娱乐也一样,快要走入历史时,戏院易名“嘉宾”,最后一部片是《桃园三结义》,也是台湾影片,演员有李璇、雷鸣和林群,票房也凄凄惨惨。

新娱乐最早属邵氏机构,邵氏第一部英语有声电影《罗宾汉》,便在新娱乐上映,当时叫“娱乐”,后来被国泰机构买下,前后换了两次名字——新娱乐和嘉宾。

新娱乐最风光的是1956年,放映第一部新中国影片《梁山伯与祝英台》,天天爆满,上映两个多月。

《梁祝》是一部越剧,袁雪芬和范丽娟领衔演出;是新中国第一部登陆新加坡的片子,当时左派势力如日中天,谁都看好这部片子肯定轰动,多家财力雄厚的影片公司都在力争代理权,想不到代理权给小公司的国星机构夺得。

中国片源源而来

《梁祝》打了一场大胜仗,中国的影片一部部接着来,《小铃铛》《天仙配》《五朵金花》《女篮五号》《杨门女将》等,片片都卖座,大坡小坡的戏院都在争演中国片,片商和戏院都赚了钱,观众有中国片看也开心。

新娱乐那时是国泰的戏院,但也上映长城和凤凰的影片,高远、傅奇、石慧、夏梦的戏,在新娱乐也能看到。

在新娱乐看电影,闹过一个笑话。有一次,住大坡的堂弟来家里过夜,请他到新娱乐看电影,买了票便进场,看到电影院里都是印度观众,才知道那晚上映印度戏,但既来之则安之,把戏看完才走出电影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