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蠹鱼与企鹅

(法新社)

字体大小:

蠹鱼

使劲推开书店大门之前,我会先整理银灰色细鳞的身体,才大步跨进。

我享受当下每一本书注视我的眼神!它们贪婪却清澈如琥珀;深邃却见底如一口干涸的井。

首先我会自我介绍,免得书本受惊,特别是诗集。摸一摸袒露的封面,翻一翻其风骨,再闻一闻特有的体香。更多时候,游走字里行间是一种嗅觉的探索。   

诗亦是一种夜出性昆虫,遇光便受惊逃,遇火自燃,稍有声音即像只鱼溜入辞海。至于依附于我身上的鳞片,是三亿年前的眼睛,只为了读懂它,坚持存活至今。

企鹅先生

我站在镜子前试了几个造型,最终听从决定披上黑色西装外套,搭配她所指定的黄色领带,将一道冰河悬挂在颈项才能彰显王者风范。

她喜欢我这身海洋般的装扮,说像皇帝企鹅,浑圆身躯略带同手同脚的走姿,这点滑稽足以调剂她久旱的草原。拎我到她的动物园隆重地把我介绍给不同兽群,她爱向与会的贵宾展示我双腿和腹部下方之间,那块布满血管的紫色皮肤的育儿袋:“新生命的荣耀是从这里开始!”

是的,我们海与陆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冰川!

伫立于镜子前的我在皇帝企鹅返家之前,不准擅自离开岗位,不然当祂须要还魂的时刻,会找不到真身,我亦无法以我体内的寒与憾,卸载祂绒羽下的雪与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