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菲林时代

操作简单、造型轻巧的菲林傻瓜机。

字体大小:

用菲林相机拍照,已是件陌生又不可思议的事。

每卷密封在暗盒里的菲林,是装在一个塑胶圆筒内。不管何种相机,把菲林放入机身,以及拍完整卷底片后取出,都有一定的步骤方法,马虎不得,否则菲林被卡住或意外曝光,就前功尽弃。

今时今日拍照已是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随身的手机一举起来就可拍,至于用菲林相机拍照,对成长在高科技时代的年轻人来说,就好比用唱片或卡带听歌,以书信互通消息,是件陌生又不可思议的事。

柯尼卡掀羽球热

1911_now_1_Medium.jpg
柯尼卡杯羽球赛纪念品。

那时候市面上有三款菲林:黄色包装的柯达(Kodak),青色的富士(Fuji),以及蓝色的柯尼卡(Konica),三色分天下,是那一代人把生活点滴,化作一张张色彩斑斓让人欣赏让人留念的照片。当时菲林还与体育挂钩,由厂商赞助的新加坡柯尼卡杯羽毛球公开赛,吸引各国好手参加,是岛国八九十年代的体坛盛事,不仅掀起一阵羽球热,也让球迷有机会一睹杨阳、赵剑华、西迪兄弟、傅国强、李玲蔚、韩爱萍等名将身手。

一卷菲林有24或36张装可供选择,此外还以感光度分为100、200、400、800等级,数字越大表示这款菲林用更少的光就可以成像,除非是专业摄影师或发烧友,一般上都是用100号的,售价在五六元左右。

拆开艳丽的包装纸盒,每卷密封在暗盒里的菲林,是装在一个塑胶圆筒内,柯达是黑色,富士和柯尼卡是白色的。这些圆筒可废物利用,拿来放一些小物件最实际好用。

按一次快门就是一张底片

1911_now_2_Medium.jpg
密封的菲林和冲洗后的底片。

有了菲林当然得配上相机,除了讲究技巧的高档产品,也有操作简单、造型轻巧的傻瓜机。不管何种类型的相机,把菲林放入机身,以及拍完整卷底片后取出,都有一定的步骤方法,马虎不得,否则菲林被卡住或意外曝光,就前功尽弃。

由于每卷菲林的张数固定限量,所以摄取镜头时都会小心行事,因为每按下一次快门,就用了一张底片,而且要等到拍完最后一张,才能回卷取出菲林,拿去相片馆冲洗,再等数天后方能看到“真相”。比起现在可以无限量拍摄,又能即拍即看的便利,可真是天渊之别。

当年出国旅行除了要携带相机,还要准备多几卷菲林以防万一,因为在国外购买除了价格较高外,也没那么方便,如果拍得兴起发现菲林用尽,美景当前也只能眼巴巴的错失良机,破坏游玩的心情。所以,那时出一趟国,菲林加上冲洗费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自己编辑相簿

1911_now_3_Medium.jpg
大小不同款式的相簿。

冲洗一张普通3英寸乘5英寸的3R照片,是两三毛钱,“开卷”费每卷两块钱。冲洗好的照片,连同底片和一本附送的小相簿,会装在一个精美的纸袋里。每一格底片都有编号,如果某张照片需要额外冲洗,对照底片后,在袋子上的号码栏填上张数即可。为了回馈顾客,每洗一卷菲林,店家还会免费冲洗一张5R或8R的照片,这时就有机会细心比较,从中挑选出心仪的那一张,也算是对自己的作品作一次总审验。

把取回期待多时的相片,一张张放进相簿里,是紧张又兴奋的时刻。除了直截了当的插入式口袋相册,大本的黏贴型相簿则提供灵活的版面,可以把相片做一些剪裁,再添加一点文字贴纸的备注和装饰,使整组相片看起来更加丰采生色。

世界日新月异,许多事物不断演进或被替代,如当前就得学习适应电子书、网购,扫描二维码,无现金交易等新时代产物,仅以此文和翻箱倒柜找出的“历史文物”,记下那个曾经用菲林定格岁月年华,把记忆慎重镶嵌在相簿的年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