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华乐演奏家 破天荒为好莱坞电影配乐

饶思铭(左)和廖璟仪以华乐代表新加坡音乐家首次参与好莱坞电影音乐的制作。
饶思铭(左)和廖璟仪以华乐代表新加坡音乐家首次参与好莱坞电影音乐的制作。

字体大小:

本地年轻音乐家饶思铭和廖璟仪受邀以华乐乐器为好莱坞电影《鸣鸟》配乐。这是第一次有新加坡演奏家参与好莱坞电影配乐的录制。

10月下旬的一天,当饶思铭和廖璟仪不约而同地收到自称来自好莱坞的电邮时,他们都怀疑自己收到了诈骗信息。而在千里之外的另一端邀约他们的,其实是一位颇具盛名的电影作曲家。

自疫情暴发以来,世界电影工业的中心好莱坞息影歇业。直到岁末,才终于推出首部以疫情为故事背景的科幻悬疑片《鸣鸟》(Songbird)。

疫情当下开拍电影,自然面临重重困难和质疑的声音。然而在配乐制作方面,作曲家罗恩·巴夫(Lorne Balfe)却另辟蹊径,以颠覆性的创造力为电影制作了原声配乐。

巴夫曾为《不可能的任务》(Mission: Impossible)等多部好莱坞大片谱写配乐。2010年他与好莱坞著名作曲家汉斯·季默(Hans Zimmer)联合成立了工作室14th Street Music。

本地演奏家的好莱坞首秀

廖璟仪和饶思铭正是收到了该工作室的邮件,邀请他们为《鸣鸟》录音。

饶思铭目前在新加坡华乐团担任全职阮演奏家,廖璟仪则是杨秀桃音乐学院作曲系第一年的学生,专长演奏二胡。

廖璟仪回忆说:“我当时抱着好奇的心态回复了邮件,没想到参加Skype线上会议时,就见到作曲家本人,当时还有许多来自不同国家的音乐家。”

巴夫和大家介绍了电影的主要情节,并阐述自己的创作理念。他传给每人一个可以跟着录音的底板,和一份写好和弦的乐谱,并鼓励大家在和弦框架内自由即兴演奏。巴夫会把各地音乐家寄回去的录音文件进行混音和后期编辑。

毋庸置疑,这是一次大胆的音乐实验,尤其是网络协作的技术层面来说,要达到好莱坞电影的录音水准并不容易。

另一方面,这部制作至少邀请了来自15个国家的25名音乐家参与录音。其中不乏二胡、阮、苏格兰风笛等多种民族特色的乐器。如何调和这些都极具个性的音色也是关键。

因为从接获通知到交录音只有短短几天时间,两人在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都还有一种不真实感。若不是已经看过电影,并在片尾字幕看到自己的名字,他们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参与了这么大的制作。

这也是第一次有新加坡演奏家参与好莱坞电影配乐的录制。

从音乐家到多媒体艺术家

虽然对方没有明确说明是如何找到他们,但当廖璟仪在参加说明会的名单里看到饶思铭的名字时,心中已经猜到了答案。

两人相识于大巴窑西民众俱乐部的精英华乐团。饶思铭当时是指挥倪恩辉在南洋艺术学院的同学,廖璟仪则是乐团音乐总监、二胡名家张玉明的学生。

就在今年病毒阻断措施开始前后,两人录制了当下流行的歌曲“Shallow”和《一剪梅》,配上在本地户外演奏乐器的画面,视频既有传统乐器的古风古韵,又有十足的现代感。

视频在社交媒体发布后颇受欢迎,初试牛刀就获得超过5000次播放量,相信两人是因此被好莱坞“盯上”。

今年20岁的廖璟仪是不拘一格的音乐家。她自幼学习钢琴和二胡,一直在主流学校接受教育,课业和琴艺两边兼顾。直到2018年她从华侨中学(高中部)毕业后,她选择暂停脚步,在一年的空档期(gap year)里认真思考未来的方向。

这一年里她保持和其他音乐家一起演奏,参与自己组织的华乐五重奏,也开始制作视频,创作音乐。

杨秀桃音乐学院新设的“音乐制作与合作”专业仿佛正为她而设。稍做准备后,她便成功报考,并兼修“音乐与社会”专业。

廖璟仪说:“我从小就学习钢琴和二胡,却总是喜欢尝试新鲜事物。对东方和西方,传统和新潮我都有浓厚兴趣,想要尝试融合和创新。也许,未来我的创作方向会是泛艺术领域的多媒体融合。”

明年1月,廖璟仪和画家姚诗韵将在滨海艺术中心的艺术通道(Esplanade Tunnel)合作。受滨海艺术中心的委约,廖璟仪创作了最新二胡音乐作品,姚诗韵则为音乐的内涵挥毫泼墨,展现跨界艺术之间的灵动。

从被退学到尖子生

病毒阻断措施期间,在新加坡华乐团推出的“#乐来乐宅”系列视频里,总是少不了饶思铭的身影。抱着圆滚滚的中阮或大阮,这个大男孩又酷又可爱。

今年31岁的饶思铭从9岁开始学阮,14岁加入新加坡青年华乐团并师从名家张蓉晖,去年正式加入新加坡华乐团。

然而在求学路上,他曾两度退学,最后终以优异成绩毕业,也由此走向成熟。

2006年,还在新加坡青年华乐团弹阮的饶思铭被选中参加香港青年音乐营,那次经历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在那里我们认识了很多出色的乐手,我们住宿在一座山上,有很多机会在一起彻夜长谈。”饶思铭回忆道:“当时跟我同去的有吹笛子的陈庆伦,我跟他说,我想走音乐专业。”

回新后,饶思铭毅然从理工学院退学,对父母则是先斩后奏。所幸他也得偿所愿考入南艺,学习华乐。只是满怀热血进入南艺后,他除了专心弹阮之外,对别的功课完全提不起兴趣,科科都亮红灯。

2010年,饶思铭在全国华乐比赛获得中阮公开组冠军。本是一个大喜之日,却在当天下午收到学院打来的电话,说因为他多门功课不及格,无法毕业。年轻气盛的他,当时根本没放在心上。

从南艺肄业后,饶思铭去当了兵。在国民服役的两年里,他看到昔日同窗一个个赴海外深造,学有所成,逐渐意识到自己当初的鲁莽,并暗下决心发奋图强。

2013年,他重新考入南艺,重新开始,并一鼓作气在2017年以一等荣誉学位毕业。

让他一生难忘的是在重新报考南艺时,音乐系主任林曜对他说的:“有时候,我们的人生都会走弯路。但是没关系,只要没有放弃,我们终会走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