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一台麻将桌 承载一段母子情

字体大小:

在亚洲文明博物馆的展品当中,第一眼就被这套镶嵌珍珠母的麻将桌椅所吸引。它承载了捐赠者对母亲的情感与记忆,也展现了一个时代背景凝聚成的设计风格。古董家具值得欣赏的,从来就不只表象。

李炳荣(57岁)是一名收藏家,父亲李急利生前是土生华人协会前会长,家族经营船务生意。

1970年代李急利位于武吉知马的住家大翻新,妻子陈珠娘当时爱上华丽的古董家具,换掉原有的现代化家具。李炳荣告诉《联合早报》:“母亲看到这一套有椅子配对的古董麻将桌时,表现得非常兴奋。这一张麻将桌就摆在大厅中央,弟弟李炳华还记得,父亲生日时桌上摆满当天傍晚用来招待客人的红龟粿。”

陈珠娘非常珍惜这套麻将桌椅,并没有用来打麻将,而且当时它已经摇摇欲坠,一些珍珠母镶嵌物也缺失了。

哥哥不舍掉下眼泪

1995年重建房子时,陈珠娘找来本地上海美艺雕刻木器的郭师傅替补缺失的嵌物,以及拧紧吱吱作响的接缝。往后20年里,这套麻将桌椅发挥了原本的用途,直到陈珠娘去世为止。

李炳荣回忆道:“母亲不喜欢下大注,打麻将只是一种消遣,更多时候是享用点心和餐食,经常会有人突然加入一起吃吃喝喝。

“我和兄弟都对这套麻将桌椅有很深的感情,它承载着许多关于母亲的记忆。虽然很舍不得,但我们认为博物馆是它最好的归属。与更多人分享,是惦记着一个人的最好方式。我还记得,麻将桌椅送走那天,哥哥李炳章还忍不住掉下眼泪。”

四张椅子各有四季图案

根据亚洲文明博物馆的资料,这一套麻将桌椅属于1920至1940年代产物。镶嵌珍珠母的酸枝木家具在清朝时期大受欢迎,中国南方商人尤其喜爱,甚至影响海外华人社群。李炳荣也提及,当时这类来自广东的镶嵌家具引领时尚,新加坡市场也风靡,所以有贸易商进口。

这一套麻将桌椅嵌满珍珠母,包括桌边和桌脚,手工细致,华丽大器。每张椅子各具特色,还有配搭春夏秋冬的句子和图案。

细看之下,“夏”椅比其他另外三张的颜色明显深了许多。李炳荣解释道,古董家具都是天然色泽,但他记得其中一张椅子坏了,可能修理时曾重新上漆。

走西洋路线的广州工艺

麻将桌椅的整体造型和装饰嵌物非常中式,但椅背的工艺和纹饰带有西方文化元素,呈现洋气。

据了解,清朝时期广州是中国面向世界的主要窗口,广州制作的家具吸收西方文化艺术,再与传统中式美学融合。李炳荣也说:“广东工匠早在18世纪就已制作西式风格家具,出口到西方市场。虽然这是一种混合形态,我非常乐见它展现在精美艺术品之中。”

麻将桌底下的一个“X”形撑架,作何用途?李炳荣说:“这是西方家具的典型设计,早在17世纪就已出现。中间部分通常只是装饰用途,可以是空白或者很华丽。当然,用在这张麻将桌上,应该有人拿来垫脚。”

“人。物心语:亚博典藏之选” 60件文物展至2月底

由李炳荣捐赠的古董麻将桌椅,将在亚洲文明博物馆“人。物心语:亚博典藏之选”展出至2月28日。

这场展览的60多件展品,是由博物馆人员和相关人士推荐,并分享他们对展品的感受和故事。例如这一套麻将桌椅,让慈善组织SPD(前称体障人士协会)日间活动中心助理经理罗丽羚(30岁)想起,以前日间活动中心也有一张麻将桌,数钱、辨认号码和形状都属记忆疗法。至今许多人还记得那一段欢乐时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