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融东西 汇南北

大门入口是一隅小玄关,左边是通往顶楼的阶梯,入内是饭厅兼书房。

字体大小:

Monocot Studio提供照片

这间公寓不只有欧美风,还萦绕缕缕东方魂。东西方文化与品味在这个一名新加坡华人和一名美国洋人的家,交融出有别一般家居的气质与厚度。

深灰蓝的饭厅,深灰蓝色墙上的Vitsoe橱架填满了显然是有人读过,而不是装饰用的书籍。另一角落的中世纪风北欧矮橱柜以及其他三四十年代的荷兰、北欧老家具呼应驼色皮革沙发;褐红色的厨房壁橱,蓝绿色的主人房都透露着一种热带岛国不常见的沉稳、内敛的秋冬装饰风格。这样的家似乎该在纽约、巴黎等地,但它却是直落古楼、景万岸一带的一间双层顶层豪华公寓(Penthhouse)。

客厅使用三四十年代的荷兰与北欧古董家具,阳光透过亚麻窗帘时制造出日本和纸的美感。
客厅使用三四十年代的荷兰与北欧古董家具,阳光透过亚麻窗帘时制造出日本和纸的美感。

负责公寓室内设计的Monocot Studio创办人兼设计师郑永强说,屋内深沉、阳刚的选色除了反映出他与屋主的审美观以外,也源自实际的环境考量:“这间公寓位于大楼的最顶层,被大片的窗户、落地玻璃门360度环绕,非常明亮,有时会亮到睁不开眼。选用深色墙壁涂料,如深灰蓝色会让室内的亮度不那么刺眼。屋主选用了水泥地面,深色墙漆加上深色木家具也会注入温暖的感觉,去除、平衡水泥地给人的冷硬感。”

再细看饭厅与客厅墙上挂着的日本画;橱架上的唐朝风格的女俑;案上的中东装饰品;阳光透过时像日本和纸(Washi)的亚麻窗帘,发现这公寓不只有欧美风,还萦绕缕缕东方魂。这都显示出住在这栋公寓的异族情侣——一名新加坡华人和一名美国洋人——的东西情怀与好品味,东西方文化交融出一种有别一般家居的气质与厚度。

郑永强透露,屋主很热情,经常宴请好友来家里聚餐,把酒言欢,在疫情暴发前甚至曾举办人数达50人的派对,但公寓原有的客厅太小,也没有饭厅,因此设计师敲掉了一间房间,连接客厅,将饭厅和客厅融为一个宽敞、巨大的生活空间,方便主人招呼朋友。

量身定制厨房和餐桌

饭厅里的半圆角长饭桌是郑永强为屋主量身定制的。他说:“桌面采用黑色,深色木包边,呼应公寓的整体设计。有大批客人来家里时,它就变成自助餐桌和调酒的桌子。那在餐桌一角添加,高出一层的圆台是开派对时特别用来摆酒和调鸡尾酒的。洋人屋主有两米高。平日,这高出来的圆台是他在上班前站着吃麦片早餐的地方。屋主也把它用来摆设水果盘、水果篮。”

饭厅里的半圆角长饭桌是为屋主量身定制的。一角高出一层的圆台是开派对时用来摆酒和调鸡尾酒的,平日高头大马的主人会在此站着吃早餐。
饭厅里的半圆角长饭桌是为屋主量身定制的。一角高出一层的圆台是开派对时用来摆酒和调鸡尾酒的,平日高头大马的主人会在此站着吃早餐。
厨房门选用复古风的瓦楞玻璃,让来自厨房的光线能照进饭厅,又有若隐若现的私密感。
厨房门选用复古风的瓦楞玻璃,让来自厨房的光线能照进饭厅,又有若隐若现的私密感。

为配合洋主人的高度,厨房的设计也必须“高人一等”。郑永强说:“在新加坡,大部分的厨房都是0.9米高,但为了方便平日也喜爱秀一手的主人烹饪,我们把厨房壁橱的工作台加高到1.2米。”褐红色是两位主人极爱的颜色,配上华人屋主挑选的橘色扁窄长方形的花瓶和翡翠色煮水壶,让厨房有种说不出来的高雅气质。很多屋主喜欢开放概念的厨房,但两位屋主却选择将厨房隔开,让它自成一个空间,里头再脏再乱也不会影响到客厅和饭厅的美感。

装上全透明的玻璃门,浴室豁然开朗。
装上全透明的玻璃门,浴室豁然开朗。

厨房门选用瓦楞玻璃,让来自厨房的光线能照进饭厅,同时有着若隐若现的私密感。原来的主卧室也偏狭窄,郑永强敲掉了相连接的主卫浴间的墙壁,改用全透明玻璃墙与门,一排衣橱也装上镜面橱门,让卧室突然眼界开阔,豁然开朗起来。床头墙漆上蓝绿色,掺入一点绿色就比饭厅的深灰蓝墙显得更为柔情似水吗?

书房也采用有古董味道的壁橱,吐露书香气息。
书房也采用有古董味道的壁橱,吐露书香气息。
床头墙漆上蓝绿色,掺入一点绿色就比饭厅的深灰蓝墙显得更为柔情似水。
床头墙漆上蓝绿色,掺入一点绿色就比饭厅的深灰蓝墙显得更为柔情似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