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枉啊!大人——衙门里的酷刑

江苏淮安府署是中国仅存两座古代府衙之一。(黄匡宁摄)
江苏淮安府署是中国仅存两座古代府衙之一。(黄匡宁摄)

字体大小:

江苏的淮安府署是中国仅存两座古代府衙之一,里头陈列的古代刑具,是知识分子掌握医学与科学常识,对人体做的各种折磨与摧残。

展区门口还设有警示提醒:高血压与心脏病患者、儿童等慎入!

生剥人皮,你会想到《聊斋志异》里的画皮,还是现代恐怖电影中血淋淋的场面?来到中国江苏的淮安府署,才知道原来历史上真有此事,不只是耸人听闻的虚构情节。

淮安府署是中国仅存两座古代府衙之一(另一座是河南南阳府衙),古建筑完整保留,建筑群里包括知府审案的厅堂、住宅院落、迎宾游宴场所等。从威武堂皇的官府大门进入,一路窥探知府的办公与生活情景,来到后面风格一转,迎来各式各样令人咋舌的古代刑罚与刑具。

朱元璋发明“剥皮楦草”

28-01_now_3_Medium.jpg
皮场庙对贪官实行剥皮。(黄匡宁摄)

在府署里陈列古代刑具不是吸引游客的噱头。古代官府建筑群涵盖不同功能的场所,包括火神庙、水龙局、钱粮库房等,也包括惊悚的皮场庙。

明太祖朱元璋对贪官污吏严刑惩治,规定官署旁边都设有庙堂,除了祀土地还有另一用途,对贪官实行剥皮,所以庙堂又称皮场庙。

朱元璋发明“剥皮楦草”的惩罚方式,凡贪污数额在60两白银以上的贪官,不只被斩首,还要剥皮。剥皮就在皮场庙里执行,整张的人皮完整剥下后,再往皮里填草缝起,制成“人皮草袋”,挂在大堂里警示其他官员。受刑人饱经折磨被活生生剥下人皮,临死前还眼看着自己的皮囊被高高挂起,恐怖指数堪称极致。

将人体切成两段

庭院中间最为醒目的是一座高高的腰斩台。腰斩是古代最残酷的死刑执行方式之一,不让罪犯一刀死个痛快,而是要他慢慢地承受痛苦。腰斩的刑罚是从腰部将人体切成两段或两段以上,目的就是延长罪犯的死亡时间。因为人体的主要器官都在上半身,犯人从腰部被砍作两截后,还会神志清醒,过一段时间才断气。犯人死得越慢,刽子手的技巧越高明。

传闻雍正十二年(1734年),河南学政俞鸿图被判腰斩,施刑后,俞鸿图用手指蘸血在地上连续写了七个“惨”字,才慢慢痛苦地死去。监斩官将此情景上奏,就连皇帝也恻然不忍,宣布废除腰斩刑,俞鸿图也成为中国最后一个被处以腰斩的政府官员。

刑罚设计者不是野蛮粗人,而是心思缜密的知识分子,掌握医学与科学常识,经过一番细心研究,才能够想得出这许多针对不同部位,不同用途的各种刑具,包括押解犯人的械具,监狱用的狱具,行刑和处死用的刑具,分门别类,不同情况有不同的使用方式。古代医学对人体经络与穴位的深入研究,也同样用来针对人类身体,做折磨与摧残。

各展室以模型和刑具展示林林总总的刑罚方式,复杂多元令人叹为观止。展区门口还设有警示提醒:

高血压与心脏病患者、儿童等慎入!

二龙吐须、烧鹅掌……

28-01_now_1_Medium.jpg
老虎凳:把犯人绑坐在长板凳上,通过对双腿和膝盖关节施加人体无法承受的压力。(黄匡宁摄)

听起来毫无杀伤力的“老虎凳”,通过对双腿和膝盖关节施加压力以达到折磨、拷问的目的。执行方法是把受刑者绑坐在长板凳上,双腿在凳面上伸直,膝盖以上的大腿用绳绑在凳上,小腿或脚跟下置放砖块,使受刑人的双脚向上抬起,只需要三块砖就令人痛不欲生。

“倒吊坠石”顾名思义,把人倒吊挂起,头部朝地,头发绑着石头,底下放一盆烧红的木炭,让受刑者感受到自己的头发和头颅被慢慢加热烤焦。还有更变态的“二龙吐须”,让犯人吃下大碗面条之后才进行倒吊,让面条从嘴巴与鼻孔流出,堵塞呼吸道。

“烧鹅掌”也是源自食物,据说古代吃鹅掌有个做法,用大火烧热铁板,把鹅放在铁板上跳跃,直到鹅掌被烙熟。作为烹饪手法已感觉残忍,没想到还有人把它转移到在人类身上,用热铁烧烫犯人。

还有,专门夹着手指的“压指钳”,针对女性用的“乳夹”,全身上下绑着枷锁站立致死的“站笼”……

设计者的仇恨心态

恐怖惊悚的场面,想起新加坡虎豹别墅的十八层地狱。挖心、割舌、刀山、火海、油锅……小时候的印象特别深刻,不大明白惩恶扬善的“好人”,怎会想出如此恶毒的惩罚方式?

阎罗王毕竟是民间传说,衙门官府却是真实记载。刑罚展上形形色色的古代刑罚都是真有此事,而且名目众多,残忍程度令人发指。

摆在眼前的历史展品,比小说或电影中的虚构场景更触目惊心。有司法就有刑罚,但是古装片里常见的刑罚不就是戴上手铐枷锁监禁,鞭打乃至于斩首。难以想象真实世界里,为老百姓伸张正义执法者,竟会想出种种惨无人道的刑罚方式,残酷执行。

设计者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仇恨心态,才会苦心孤诣想出这许多折磨人的方式?执法者又是什么样的铁石心肠才会做出相关的判刑,午夜梦回会不会被噩梦惊醒?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