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想念的水仙

中国福建省漳州市一家水仙花批发店的店主在为水仙花装点节日吊饰。(新华社)

字体大小:

从此,每一年春节,想念中的水仙,都要在我脑海里开出无数的花。

我在微信朋友圈随意浏览,经过日本文友发上来的照片时,无意中看见她桌上一个小小的藤制花瓶里,插一束绽放得灿烂秀丽的水仙。绚美的水仙照片下边,文友略略得意地陪同她俊俏脱俗的花跟大家打招呼:早安,满屋清香。

在她桌子上那瓶清新雅致的水仙,背后是一幅纯色窗帘,水仙在如此秀雅的背景下益发明净起来。这张是饭桌或书桌呢?我没问,我对着照片里的水仙,深深吸一口气,那馨香的味道刹时间飘过来,闭上眼睛的时候,香气弥漫在我家客厅里。

禁不住诱惑,我给她留言:想念的水仙。

她一定是很爱水仙花,向来忙碌的她,居然即时给我回音:明天我还要再去多买一些。

羡慕着。我的桌上没有花瓶,也没有花,我只能羡慕着。日本这个时候也是水仙的季节吗?朋友只要开门走出去,到市集转个圈,轻而易举就买到一束明媚粲焕的水仙回来插在花瓶里,让雪白无瑕的花瓣一片一片缓缓打开,馥郁芬芳的香味一点一点沁入心脾。

无论什么季节,不管哪个市场,我住的城市,永远看不到水仙。这儿没种植水仙,也不进口水仙。周边朋友听我说起水仙,好奇地问我那是什么花呢?

过年时开的水仙花呀。我说。在中国过春节,家家户户一定要买一盆充满喜庆气氛的水仙回来养在客厅里,等待水仙花绽开,吐露一室芬芳时,那绚烂和芳香就是对新年的最好祝福,是来年吉祥如意的象征。

“哦,”朋友感觉新鲜,“我从来没听过,”想一想,再加一句,“也不曾看过水仙呢!”

不期而遇水仙花

热带人从没见过水仙并不稀奇,我也是到很后来,一回春天到加拿大和画家交流,才在温哥华路边遇见洋水仙。再到很很后来,到福建漳州开会,当地人说欢迎你来到了水仙花的故乡,特别带我到百花村去寻水仙。整个村庄全是五彩缤纷万紫千红的花儿,琳琅满目花团锦簇美不胜收的奇花异草使人行路的脚步越走越慢,姹紫嫣红繁花似锦令人观赏不及,却是在一个花店的门口,闻到一股清香味,循着香味走过去,店主在泡茶,味道源自茶桌上一束雪白花瓣向外舒展内里黄色花芯的香花。这味道真美,我说。店主笑着招呼,坐坐坐,来喝茶呀。先给我倒一杯茶,金黄色的茶水也很美,然后他指着那一束小小朵的花说:香味来自这花呢!这什么花呀?第一次相见的我问。他说:这?这是我们漳州的水仙花嘛。

这后面有个嘛字,意思是你怎么不懂呀?在漳州走来走去的人,肯定认识水仙花的,因为它是漳州三宝之一。

初见水仙,竟然是在这样随随便便的情况下不期而遇。看到我目瞪口呆的惊艳样子,水仙花一定开怀大笑不已。这一束已经盛开得荼蘼的水仙,花瓣像即将掉落却还努力撑挺着,散发最后的光彩和香气。另一束比较大的,店主转个身就从背后拿过来搁在桌上,“刚采来,你看,许多小花苞在等待绽放呢!”店主的诗情画意,让看花的人也抑止不住要赞一个,而他的亲切自在,叫原本稍带羞涩腼腆的客人,放下矜持毫不客气坐下来喝茶。

在加拿大看到的洋水仙,和中国漳州的水仙花,似一样又似不一样。花形一大一小,香味一淡一浓。橙黄色的洋水仙较为瑰丽,黄白相间的中国水仙颜色素雅。

唐诗宋词里的水仙

日本文友藤制花瓶里的正是中国水仙。水仙进入中国的记录在《北户录》:“寄居江陵的波斯人穆思密赠给孙光宪几棵水仙花。孙光宪是晚唐五代花间派的重要词人,当时在江陵(今湖北荆州)任职。”后来经海上的黑潮,将水仙的球根冲进海里,漂流到日本。在介绍日本水仙的文章里写着:“滩黑岩水仙乡的水仙是从江户时代,附近的渔民将漂流到海岸的球根植入山中开始。”所以日本文友桌上的水仙和我在漳州遇见的水仙应该是同等面貌。

来到中国的水仙,受到的宠爱清楚地揭示在书里。唐诗宋词随便一翻都见水仙风貌。明末清初文学家、戏曲家李渔把水仙当成他的命,听起来像文人多大话的溢美。但他在《闲情偶记》里说他选择在南京安家,为的就是南京的水仙。丙午年春天没余钱买水仙过年,家人劝他克制些,就少看一年水仙吧。他只提一问:“难道你们想要夺走我的性命吗?”倘若不是为了水仙,他宁可留在乡下过年,才不冒着大雪到南京。结果他把家里的首饰变卖换钱买水仙。“宁可短一岁的寿命,也不能一年看不到水仙花。”可见水仙是他刻骨铭心的对象。

难于拒绝的水仙花诱惑

当漳州的朋友带我到圆山脚下,绿油油的水仙花田在眼前,周边却围起了棕褐色的木条围墙,望花兴叹时,惆怅失望双双携手而来。朋友悄声叫我,“来!这边!”他指着前边一条田垄,声音压得低低地:“我们翻过这里,可以走过去看花。”

我穿的是裙子!不是为了见水仙穿的裙子。那天到大学去商量隔年“朵拉听香”画展的事,正好来了喜欢艺术的教授,见我画册里的水仙,他告诉我漳州水仙花田刚刚重新整修,范围壮观,值得去看看。这建议赢得我的喝彩,开车到大学来接我的朋友就有了新任务。他的声音比我的心情更雀跃:“好呀!我们现在就去。”

攀爬木篱笆前,我把长裙拎高一点,发现没有丝毫困难,一个健步就踩进花田范围。童年时没做过的顽劣事,到老了竟有机会尝试。真是难于拒绝的水仙花诱惑呀!

冷冽的风把空气中流淌的清香送到我跟前,夕阳下一望无尽的水仙花田,漫山遍野布满簇簇拥拥间杂在绿色花叶里的水仙,幸福的感觉像水仙花的芳香渗透了我全身。此生也许就这一见,然而这一面已经足够让我怀念。

从此,每一年春节,想念中的水仙,都要在我脑海里开出无数的花。

(本文小标为编者所加)

(作者是马来西亚作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