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击鼓舞动牛的狂野

巫崇玮(右)和郭勇德分别以牛虎之姿一争高下。(蔡家增摄)

字体大小:

牛的形象在各艺术类别里无所不在。绛州鼓乐《牛斗虎》用大鼓表现牛虎打斗的激烈场面;弗朗明哥曲式法鲁卡受斗牛启发戏剧性姿势,可添加红色斗篷入舞;野米贺岁音乐剧《华丽丽的天庭竞赛》,让顽固的牛更醒目。

《牛斗虎》鼓乐喧天

当牛与虎两只庞然大物狭路相逢,谁者胜?也许有生之年我们难以得见这般天然狂野的角斗场景,却可以在一段气势如虹的鼓乐中一窥其风采。

新加坡华乐团打击乐演奏家巫崇玮还记得中学时跟业师、现任新加坡华乐团驻团指挥郭勇德学习这首《牛斗虎》时的情景。这首由两架大堂鼓演奏的传统乐曲,是发源于中国山西民间绛州鼓乐的代表作品。

“学这首曲的时候不能只注重音乐节奏和演奏技法,肢体动作的表达同样重要。”巫崇玮说:“两者在表演上融为一体,不能先学音乐再学身段。”

正如他所描述,乐曲以虎爪和牛角的身姿亮相开篇,随之是相遇、相望、相戏和相斗的戏码。通过速度与力度的铺陈,两头野兽打斗的场面跃然眼前。

郭勇德介绍说,绛州鼓乐源自西北的黄土地,与传承自大唐雅乐的西安鼓乐不同的是,绛州鼓乐更具民间的乡土气息。从一些经典曲目的名字也可见一斑,如《滚核桃》描绘农民丰收核桃后把核桃晒在屋顶上,风吹过时沙沙作响的场景;还有《拉呱》,也就是西北人口中的扯闲篇;《牛斗虎》则脱胎自山西的民间舞蹈,原也有吹打、锣鼓部分,后来浓缩成双鼓对奏。

西安亲睹绛州鼓乐魅力

郭勇德初次接触绛州鼓乐是在1994年,当时他正在上海音乐学院随民族打击乐名家李民雄进修。“一天我在老师家遇见前来拜访的绛州鼓乐艺术团的人。”他回忆说:“这些农民出身黄土地,虽然身怀绝技,却没有机会接受正规的音乐教育。于是在绛州鼓乐刚刚崭露头角的时候,不辞辛劳地遍访北京、上海、西安等音乐学院的名师,希望从作曲和记谱法的角度把这种民间艺术规范化。”

“第二天老师问我要不要去西安看他们的表演,如此难得的机会怎能错过?”1994年的绿皮火车不比现今的高铁,两人好不容易搞到了硬卧铺的票,风尘仆仆地赶到西安。而绛州鼓乐中丰富的技法,如蹭面、刮钉、闷击、摇击等,也让郭勇德眼花缭乱,大开眼界。

后来郭勇德数次邀请绛州鼓乐团来新加坡演出。他也曾在南洋理工大学国立教育学院的打击乐课上教授这些技法。他认为这些充满乡土生命力的乐曲所传承的不仅仅是音乐和演奏技术,而是很深层次的文化,为成长于都市的本地年轻人开启一个全新的世界。

读者可以观看zaobao.sg呈献的新春音乐会,包含巫崇玮演绎的《牛斗虎》和本地其他音乐团体演绎的经典年歌。

法鲁卡受斗牛舞启发

18022021artdance_Medium.jpg
今野俊明说跳法鲁卡必须调动极大动能和情感。(林国明摄)

与牛相关的舞蹈,让人联想到西班牙传统舞蹈“斗牛舞”(Pasodoble)。它从斗牛运动演化而来,是一种两步舞,男舞者扮演斗牛士,女舞者则象征让公牛发怒的红色斗篷,男女舞姿华丽舒展,激情昂扬。

少为人知的是,在另一种西班牙舞种弗朗明哥里,也有斗牛元素。本地弗朗明哥舞团Flamenco Sin Fronteras舞者今野俊明说:“弗朗明哥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将斗牛转化为舞蹈形式也是很自然的。”

他介绍道,19世纪末,一种叫作法鲁卡(Farruca)的弗朗明哥曲式发展起来。法鲁卡舞蹈具快速转弯,激烈步法等,都是受斗牛启发的戏剧性姿势,可添加红色斗篷入舞。

今野俊明说:“它所有动作都意图展现男子气概,自古以来由男舞者表演,近来也有女舞者身着短夹克和高腰裤演出。”

法鲁卡常由舞者和吉他手一起表演,对舞者来说,看似动作简单,却带有锐度,要求极高的身体控制力;对吉他手来说,演奏强调节奏性,充满力量感却有细微触觉。

今野俊明说:“舞者表演这种舞蹈时,和吉他手有很多交流,甚至每次呼吸都应同步。可以说音符占主导地位,那些微妙而情绪化的音乐每每都能使我和现场观众进入不同的世界,像置身斗牛现场。”

常去西班牙旅行和上舞蹈课的今野俊明亲见过斗牛场面,领略过斗牛士和牛之间强大的能量对峙。“人、牛全程保持旺盛精力,让观众激动不已却屏息凝视,我也期望人生中爆发出如此强烈的能量。”

舞台上正确而艺术性地演示斗牛士姿态对舞者是极大挑战。幸而,今野俊明师从定居本地的弗朗明哥名家安东尼奥·巴尔加斯(Antonio Vargas),他说自己一招一式都是观看并分析大师动作而学来。作为舞者,今野俊明期盼今年有机会为观众献演。

音乐剧让牛固执中添个性

18022021artplay_Medium.jpg
赖泰均饰演的牛,将给观众带来惊喜。(主办单位提供)

本地英语剧团野米剧场(Wild Rice)抢攻春节档,明天(19日)推出年味十足的原创贺岁喜剧《华丽丽的天庭竞赛》。讲述十二生肖传说,当然少不了“牛”角色,这到底是怎样一头牛呢?

该剧编剧刘伟安(Dwayne Lau)笑说:“我爸爸是牛年出生,我从他身上看到很多牛的特质——苦干、热心、顽强、专注,有时候还有点固执。”他认为十二生肖本就立基于刻板印象,人们倾向将自己的品格与生肖动物相联,剧中的牛不会脱离人们的既定印象。

“但这毕竟是一出唱段丰富的音乐剧,所以我发挥创意,给牛添加一些个性和矛盾。”他说:“希望大家被牛好的特质感染,同时更醒目点,别轻易受蒙骗。”

剧中扮演牛这一角的,是曾演出多部影视剧的赖泰均(Andrew Lua)。

赖泰均受访时不改幽默本色,他说:“谁不想扮演牛这个传奇角色啊?谁不想和铁扇公主成亲啊?哦,走错片场了,是十二生肖里的牛!它强壮、勤奋、可靠,又极其冥顽不灵,说的就是我啊,我不演谁演?”

提到为角色所做的准备,小时候学过武术的赖泰均说:“最近倒是吃了很多草!而且尽量亲近土地,如果你在碧山公园看见一个人套着犁具在犁地,或在那儿吃青草,那可能就是我正为音乐剧排练呢。”

守口如瓶这一点倒像足了牛,赖泰均毫不剧透,他说:“我觉得自己调皮得很,可能因为我是猴年生的,所以这次演牛是挺好玩的挑战,大家可以看看我怎么挖掘内心,把这个角色演得牛里牛气!新年到了,一起牛起来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