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张春雷个展“无限印象” 马赛克营造朦胧美

画家张春雷的油画丙烯《滨海艺术中心》(左图)和《河畔》,用马赛克编织线条与圆点描绘都市璀璨夜景。

字体大小:

张春雷自创以马赛克技法运用在油画丙稀和水墨画上,具象与抽象兼融的风格,使画面显得朦胧。他的个展“无限想象”展出30幅作品,包括疫情下空荡的老巴刹。张春雷是去年大华银行全国绘画比赛新加坡资深组最佳画作奖得主。

对画家张春雷(52岁)来说,朦胧是东方人喜欢的美,白居易《琵琶行》里的“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即是。方圆之间、中庸之道也影响他的思维,贯穿了其艺术创作美学理念,让更多人更容易看得懂作品。这也匹配他自2009年以来原创的绘画技巧——马赛克的独特点线面和多变的色调,具象与抽象兼融的风格,使画面显得朦朦胧胧。

“一个景色每分秒都在变化中,不可能看得很清楚。通过作品,我想表达一种观念:我们对自然,对环境,对人,对事的认识总是在一种认识再认识的过程中,不断重复着从模糊走向清晰,从清晰走向另一个模糊。”张春雷说。

自1996年定居新加坡的张春雷,作品大多取材于脑海中的印象,包括:传统戏剧舞台、街边老屋、园林池塘、地铁月台、河畔大厦、夜色酒吧、小岛码头、渔村奎笼,最新个展“无限印象”展出30幅作品。

张春雷把马赛克技法用在水墨画上,《史密斯街》取材牛车水街景。
张春雷把马赛克技法用在水墨画上,《史密斯街》取材牛车水街景。

油画丙烯《滨海公园》《河畔》《点亮狮城》《克拉码头之夜》等描绘了城市水边的璀璨夜景,庆典的灿烂烟火,缤纷多色,是画家最受欢迎的题材。他也把马赛克紧密编织的线条与圆点的技法用在水墨画上,取材牛车水街景的《史密斯街》,古藤老树的《早春》,是在水墨的韵味之外,赋予厚度。他说:“不管油画丙烯,还是水墨画,画家须要一直提升技巧,做到极致就对了。”

张春雷坚持在每次个展展出一些实验探索之作,比如:引用古人诗词,取材唐代诗人李白的《印象早发白帝城》,他先上一层层格式化的马赛克,再用金色写出整首诗句。他问:“现代年轻人对古诗一知半解。我们真的能了解千年前李白的诗歌吗?当时诗歌的含义是不是我们现在认为的那样?这也是半朦胧的状态,与我的技法刚好吻合,让我们对传统文化再认识。”

张春雷取材北宋名家郭溪《早春图》(左)及唐代诗人李白的《印象早发白帝城》,古今对话。
张春雷取材北宋名家郭溪《早春图》(左)及唐代诗人李白的《印象早发白帝城》,古今对话。

另一幅《无用之用》揭示艺术的本能与特质,就是无用之用。这类作品在中国展出时,反应很好。

出生中国上海,张春雷毕业于苏州大学美术学院装潢设计专业,师从蒋风白,出身中国水墨画训练,临摹过北宋名家郭溪的杰作《早春图》。其作《印象早春图》《印象宋画》是老歌新唱,古今对话,也是人文的传承。《印象农家》灵感来自吴冠中的周庄,同样的,画家打上自己的标记——马赛克技法。这种技法可以无限地延伸,叙述不同的故事。

又如《胡姬花》(2013)用上十几方印章,取个好兆头的福禄寿、如意、吉祥、心想事成等闲章来印出胡姬的“地图”。

张春雷也用综合材料创作,比如《万物无常》有砖雕之感,《痕迹》刻画海滩上的印痕。他在2003年获南澳大利亚大学硕士学位。

巴刹最能体现本地多元文化

作为去年大华银行全国绘画比赛新加坡资深组最佳画作奖得主,张春雷的油画《艺术舞台在巴刹2020》,描绘全国进入冠疫病毒阻断期之前喧闹的老巴刹场景。因为画室靠近老巴刹,张春雷对疫情期间巴刹的空荡荡,感触良多,专注投入几个月创作的画面细节丰富细腻,结合中西文化元素,蒙娜丽莎与兵马俑,疫情汉堡包与梵高的画,戴珍珠的少女名画和普通食客并列。

张春雷与原籍西安的太太在新加坡认识,儿子在这里出生,他认为自己对南洋风景更为熟悉,连饮食也南洋化,可以吃辣了。在中国画中国画的他,来到新加坡后,最初自创装潢公司做室内设计,不得不实验各种画派,做得更杂,却也拓宽视野。他说:“在中国,艺术是由官方主导的,但在新加坡,画家得寻找自己的路。艺术能这样做,也能那样做,更敢于尝试。新加坡的多元文化特征,巴刹最能体现出来。”

“什么是艺术?流传久,有故事,延伸下去,才是艺术。”张春雷说。他目前花两个半天,教成人与儿童绘画。这位画家像个体户一样奋斗,比如开画展卖画,以便能更全身心作画,画家得耐得住寂寞。

张春雷2012年在苏州办过“双城印象”画展,也参加北京双年展、中国全国美展等。

个展由蔚莲轩画廊(Blue Lotus Fine Art)主办,在泛太平洋酒店二楼艺术空间(Pan Pacific Singapore, 7 Raffles Blvd Marina Sq S039595)举行,赏画全天候,也有空间感。展览即日起展至4月30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