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堤的邻居——支那河溯源

支那河出口处为柔佛海峡,距离新柔长堤约700米。
支那河出口处为柔佛海峡,距离新柔长堤约700米。

字体大小:

支那河的命名与周遭的环境变迁,可见自开埠初期创建陈厝港以来,支那河畔已成为华人先民的落脚处。

刘培芳去年10月15日在《四方八面》发表《一条河的名字》,文中提到长堤东面有条“支那河”,从海军部公园流经兀兰滨海公园,于柔佛海峡出口。

来往新柔长堤数十年,从没留意过支那河。“新关卡”未落成前,长堤上吸引眼球的是西面濒海搭建的浮脚楼,细长木板桥贯穿多户人家,年轻的妈妈围着纱笼,跟小孩泡在水中嬉戏,人与大自然融为一体。

长堤东面高耸的马西岭点式组屋,跟西面简朴的马来风光形成强烈的对照。

消失的甘榜罗弄花蒂玛

位于长堤西面,称为甘榜罗弄花蒂玛(Lorong Fatimah)的水乡,消失的年份并不久远。上世纪80年代末拆除时,傍海而居的村民搬迁到附近的组屋。有些老人家对生活一辈子的地方依依不舍,当局特别通融三个月,让他们沉淀心情。日后新的关卡大厦坐落在甘榜原址上。

跟此“马来渔村”邂逅的时候,各家各户门前都有艘小舢板,随着波浪摇晃起伏。严格说起来,马来渔村存在新马自由通行的年代,木船一物二用,捕鱼之余亦充作渡海小舟。使用蓝色护照过长堤的时候,村民已经摆脱渔民岁月,像华人的孩子一样,到学校、工厂、办公楼工作,闲来无事才划着小艇,捕条鲜鱼为餐桌加料。

甘榜罗弄花蒂玛全盛时期有400多居民,由于受到新马合并与分家的牵连,同屋檐下的父母子女,莫名其妙地分别拥有不同的国籍,正好印证新马民间密切的关系。

老居民对从实里达岛移居到柔佛南岸的实里达人记忆深刻。传统弄迎舞(ronggeng)是甘榜节庆必备的项目,这些世代在船上生活的海人,看到甘榜灯火辉煌,马上带齐铜锣手鼓等乐器,跨海前来助兴。印度摊贩消息灵通,骑脚踏车运来一箱箱的衣物、纱笼、毛巾和日用品,跟华人演街戏的热闹场面何其相似。

支那河畔的华人村庄

0403_now_2_Medium.jpg
(左上)从地图看支那河1828年的地图上没有支那河。(左下)1850年代地图出现支那河与港区等。(右)1873年的地图描绘河流位置、港区和主要道路等。

谷歌导航下,终于跟咫尺天涯的支那河会晤。绿意盎然的小河距离长堤700多米,出海口只约10米宽,难怪在长堤上眺望时会错过。古今地图所提供的线索,可让我们还原小河的百变浮生:

一、1828年第二任驻扎官哥罗福发表的Franklin and Jackson图:这是英国人制作的第一幅新加坡地图,标志着岛上的主要河流,不过图上没有支那河。

二、1850年代新加坡地图(Map of the Island of Singapore and Its Dependencies):这幅地图出现支那河(S China)、陈厝港、刘厝港、巫许港和烂土港等字眼。

三、1873年新加坡地图:图上清楚描绘河流的位置,甘蜜港区和主要道路。长堤旁的马西岭组屋坐落在昔日陈厝港原址。

0403_now_1_Medium.jpg
(左上)1911年的地图港区都消失,标志甘蜜出口终结。(左下)1924年的测量图在陈厝港原址出现汉口和晋江两新地名。(右上)1945年的地图上汉口依旧在,晋江则消失。(右下)1969年的街道图显示支那河上游有个“甘榜双溪支那”。

四、1911年新加坡地图:这些港区都消失了,标志着甘蜜出口王国的终结。

五、1924年测量图(Federated Malay States Surveys Number 7):陈厝港原址出现汉口(Han Kow Estate)和晋江(Chin Klang Estate)两个新地名。

六、1945年的地图:汉口依旧在,晋江则消失了。

七、1969年新加坡街道图:第115图显示支那河上游有个“甘榜双溪支那”(Kg Sungei China)。根据老街坊反馈,甘榜的居民主要是华人和少数马来人。新加坡独立前,他们甚至每天早晨骑着脚踏车到新山买菜,顺便吃早餐。

八、2020年公园局地图:公园局在兀兰滨海公园设置的地图,将这条小河命名为Sungei Cine。以Cine取代China,因为支那这个中性词,在二战之后被普遍认为是日本军国主义者侮辱华人的词汇。

支那河畔的历史沿革

通过支那河的命名与周遭的环境变迁,可见自开埠初期创建陈厝港以来,支那河畔已成为华人先民的落脚处。早年先民择地而居,河流、水源是首要条件。至于二战后出现的甘榜双溪支那,命名跟古老的小河关系密切。

昔日乡村遍布全岛,地处兀兰16英里的甘榜双溪支那只是个寂寂无闻的芸芸众村之一。翻阅多份中英文报章,只在1973年初的报道出现该村落的踪迹。当时淫雨霏霏,200多居民被疏散到高地,儿童不识愁滋味,兴高采烈地戏水取乐。不久后,这里成为马西岭组屋区。

顺道一提,支那河畔陈厝港的港主是陈开顺。19世纪中叶,天猛公伊布拉欣借鉴本地的甘蜜与胡椒经济效益,在柔佛推行港主制度。陈开顺获得地不老河(Sungai Teberau)的港契,率领潮州弟兄渡海开辟另一个陈厝港。他们一行人接着将新山打造成行政区,恭请天猛公迁都,从此奠定义兴公司在柔佛的至尊地位。目前友诺士一带的普照禅寺所保管的70多座反清义士神主牌,“候明义士”陈开顺(号贞国)乃其中之一,因此不排除他为了避难才逃到南洋的。

支那河名称起源于两个世纪前华人先民沿河垦荒,竟然延伸至长堤对岸的发展,两岸的生命脉络细水流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