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牛年话旧事

50年代的人过年,虽说家境并不是很富有,但新年气氛却很浓厚。(档案照)
50年代的人过年,虽说家境并不是很富有,但新年气氛却很浓厚。(档案照)

字体大小:

告别庚子疫鼠的艰苦日子,迎接辛丑奔牛的奋发未来。

大年初一,孙女从外公家拜年回来,兴高采烈地告诉我:“嫲嫲,我在商场看到一双黑皮鞋,很好看。大减价,减28块,明天我去买haai咯!”(haai是鞋的广东发音)(注:孙女和我是以广东话交流的。)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这样说:“从前,我妈妈说正月买haai,一整年都haai haai 声。”

“什么是haai haai 声?”她急忙问。

“是唉声叹气的意思。”我开玩笑似的把母亲的话说一遍。

这时,她更焦急了:“怎么办?大减价只有三天,我很想买。”

嘻,这是几十年前母亲的新年忌讳,是母亲的母亲传下来的,没有什么科学根据,到我这一代还会相信吗?于是,我告诉孙女:“你不要说买haai,说买shoe,不就行了吗?”

“不行,不行啊!Shoe就变成输,也是不吉利。那我就说买xie吧!“

这女孩向来很会精打细算,买东西会先上网做研究,货比三家,等大减价才出手。

第二天,她笑眯眯地捧着一双新haai,不,是新xie给我看。

倏地,这双新鞋竟让我忆起一些尘封的往事:小时候过新年时的心境与情境。我应该记录下来,因为这一切已经成为历史了。

备年

50年代的岛国是殖民地,大多数居民仍处于赤贫线上,物资匮乏,生活拮据,唯有在过年时才吃大鱼大肉。因此,农历新年是我们小孩最盼望的大日子。那时,家里有个铁制的挂历,挂历上是红星李丽华的彩色俏丽照,系上365页日历纸,让我们每过一天撕下一页。我喜欢把重要的一页折上一角,以作提醒。每当拿到新日历时,我必定找出阴历正月初一初二和除夕那三页折起来,然后撕一页,等一天,且撕且等的,等待新年的到来,而心情也跟着一天天亢奋起来。

新年将至的前两周,母亲开始为我们准备新衣、新袜和新鞋;还有被单、枕头套、睡衣、毛巾和面巾,总之,身上穿的用的都将是新的,连屋子也要焕然一新,但不是装修粉刷,而是选了个吉日,全家总动员,把屋子里的柜子架子箱子清洁整理一番;也把窗户门框抹干净,换上新窗帘布;最后是洗刷地板,直至窗明几净。

大扫除后的翌日是贴春联。母亲把小撮淀粉做成浆糊,要我糊在她买回来的春联上,一张张在屋里贴。家里有个神龛,分上下层。母亲信奉多神,故神龛除了有祖先牌位、天神和土地神的牌位外,还有观音和太上老君塑像,都在供奉之列。母亲没上过学堂,算是个文盲,但她却能分辨清楚哪副对联该放在哪个地方,绝无错失。

她吩咐我先把“祖功宗德流芳远,子孝孙贤世泽长”春联贴在神龛的左右两边;把“土中生白玉,地内出黄金”贴在土地神旁,还要贴“天官赐福”拜天神。“满”字贴在米缸上,寓意米缸常满;“出入平安”贴在门楣上,门的两边是:“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其他如“招财进宝”“如意吉祥”“四季平安”“一本万利”“福星高照”“万事兴旺”以及好几张“福”字,就可以随意贴。我不是个好问的小孩,她说贴,我就贴。我也没有艺术眼光,总之,贴得到处红彤彤,就算是具备新年的喜庆气象了。

除夕

除夕当天早放学,但学校没有庆祝会。放学钟声一响,大家飞也似地奔回家,欢天喜地迎新年。午饭后,母亲开始张罗团圆饭。这时,母亲会大声喊叫:“你们要快点去洗头冲凉,我等下拜神后就不可以洗头,等过了初七人日才可以洗。”母亲一声令下,姐妹们乖乖听从,轮流去冲凉洗头,从没问母亲为什么?我们虽然都是清汤挂面,头发又短又直,但南洋气候炎热,臭汗淋漓,七天不洗头,好辛苦!但母命不敢违忤,忍到初八放学回家,用大桶水洗个痛快。

母亲一手抓起住在甘榜的叔叔送来的母鸡,在它的颈项上刮了一刀,把鸡血倒入碗中,再把鸡放在一盆烧水里烫几下,吩咐我拔鸡毛,直到鸡身光滑为止。她自己就起火煲莲藕排骨花生章鱼汤,那是逢年过节必喝的老火汤。鸡蒸熟了,先敬祖先神灵,才切成块吃,这叫做白切鸡,蘸点姜蓉青葱,香滑美味。这是只在过年、清明、端午、中秋和冬至才有机会吃的佳肴。

祭祖和祭祀天地神灵的仪式,是节日不可或缺的,要感谢祖先和众神这些年来保佑我们阖家平安,并祈求祂们年年护佑。母亲会在鸡嘴上放一颗红枣,然后在盛鸡的碟子加一片烧肉、一束生菜和青葱。从柜子拿出一个红色木盘,捧到神龛上。木盘盛着鸡和烧肉外,还有四个桔子、年糕和三小杯白酒。只见她点燃蜡烛,焚香三炷,虔诚地跪在神龛前念念有词,磕头后,她呼叫我们小孩也跪着磕头,一边说:“保佑你们聪明用功,考试第一。”我们只会听母亲的话,三跪九叩,不知这是华人慎终追远的传统,具有特殊意义。接着,母亲把一叠叠冥纸拿到屋外的铁桶焚烧。这时,袅袅烟火弥漫,表示我们期待已久的新年即将来临,好兴奋啊!

作为家中长女,我时常要帮忙做家务。除夕傍晚,我是厨房助手,帮母亲切菜切肉洗厨具。母亲是主厨,拿起镬铲快手弄出几道菜肴,年年一样,可说是很传统,也可说没有创意。但那时代,只有几道菜都是我们殷殷期盼的啊!

广东人的除夕菜肴都有寓意,包括:莲藕汤(年年都有)、白切鸡(吉祥如意,鸡和吉谐音)、烧肉(寓意红红火火)、蚝豉焖猪手冬菇发菜 (蚝豉与好市谐音,寓意好市发财,横财就手)、干煎大虾 (虾与哈谐音,寓意嘻哈大笑,快快乐乐)、蒸鲳鱼 (寓意年年有鱼)和蒸腊肠润肠(润肠,是指用猪肝做的腊肠,广东人叫肝为润,表示有利润可图或家肥屋润)。

饭后的甜品有:年糕、煎堆和油角,年糕谐音“年高”,寓意小孩快高长大,大人步步高升。煎堆和油角就有所谓“煎堆碌碌,金银满屋;油角弯弯,家财百万”的说法。

卖懒

我家在牛车水。那年头,牛车水每晚都有灯火通明的热闹夜市,售卖食物、衣物和日用品,应有尽有。新年前的夜市变成年货市场和花市,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团圆饭后,母亲叫我们姐妹去逛花市,去卖懒。广东人说:“卖懒,卖到年三十晚,人懒我唔懒! ”是说卖懒后,在新的一年里会勤勤奋奋, 不断进取。我们乐得出门看灯饰和热闹,管他有没有把懒卖掉!

逛街回来,开始布置了。其实也没什么好布置的,只是把客厅一角的小圆桌,铺上桌布,放几瓶绿宝牌玻璃瓶装汽水和一碟红瓜子。汽水是珍品啊,这是过年才有机会喝的。

红包

在换新睡衣前,我还要帮母亲封红包。她会摊开一张红纸,把它分割成四边约7厘米长的正方形小纸,拿出几卷从银行换来包着两毛硬币的纸筒,拆开后,叫我用红纸包两毛钱,然后一包包收集起来,待初一初二去拜年分发红包。两毛钱太寒酸了吧?不,那时候,我常收到一毛加一粒红瓜子的红包。两毛应该是当时的行情。新年过后,我们拆红包计算所获,如果能有几块钱硬币,就是大丰收了。

接近晚上12点,家家户户开始放鞭炮迎新年。每家都向祖先神灵奉上供品,一家大小鞠躬膜拜后,便到门口焚烧冥纸,最后点燃鞭炮,以噼里啪啦的声响接年神。有些家庭还把长长一大串鞭炮挂在竹竿上,从三楼直吊到楼下,点上火,火光四射,震耳欲聋,响彻云霄。

那一夜,鞭炮齐鸣,此起彼伏,让如意美满畅响。

那一夜,我在梦里微笑着,梦中看到满街红艳艳的鞭炮纸屑,听到亲朋戚友往来贺年的祝福声。

年年辞岁,岁岁迎新。新年是新的开始,是播种希望的季节。我长大一岁了,我有了新的希望。(本文小标为编者所加)

(作者是本地退休教育工作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