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6年的牛车水暴动

1956年的暴乱中不少车辆被毁坏。(英国国家档案馆照片)
1956年的暴乱中不少车辆被毁坏。(英国国家档案馆照片)

字体大小:

1956年的暴动蔓延全岛,我在牛车水住家四楼的天台上,居高临下,看见桥南路一辆邮政车被暴徒拦截,将它推翻,车子汽油溢出,暴徒放火焚烧。很多人围观拍手呼叫,不久警察到来现场,有人向警察抛掷石头和玻璃瓶……

1919年6月19日,牛车水发生过一次严重暴动,导火线和北京的“五四运动”有关。这也是牛车水发生的第一次暴动。

牛车水发生第二次暴动是在38年后的1956年10月26日。

殖民地政府极力反对共产主义,首席部长林有福采取强硬措施,压制共产主义活动。

政府解散中学联

11-03_now_5_Medium.jpg
1956年示威学生游行抗议。(英国国家档案馆照片)

9月23日,林有福政府宣布解散新加坡中学学生联合会(中学联),四名学生被逮捕,两名教员被解雇,142名学生遭开除学籍。

学生对此举表示不满,5000多名中学生留守在华侨中学及中正中学校内,集中静坐抗议并开会讨论、示威,悬挂反政府标语等,长达两星期。南洋、南侨、中华、育英等中学学生探班、参与会议,一些左派工会支持抗议学生。

这些学生酝酿发动大罢工,政府知悉后发出禁令,禁止在学校里非法集会。10月12日,政府宣布所有学校暂时停课。到了10月24日,政府发出最后通牒,限令学生离开校园。

与此同时,首席部长林有福在电台向学生家长发出警告,限在10月25日晚上8时,把孩子从学校带回家去,但很多学生拒绝听从劝告。

10月26日上午,武装警察强行进入华侨中学,学校约有2000名男女学生,学生与警察发生冲突,引起骚乱。被困在学校里面的学生,耐不住警察发射催泪弹的浓烟,不得已打开窗户,纷纷逃离校园。他们列队游行,沿着武吉知马路,前往直落亚逸街福建会馆大厦。

家长闻风,涌去会馆,携带食物给学生充饥。

暴动蔓延全岛

愤怒的学生离开校园后,毁坏公物,砸烂交通灯,推翻路旁汽车,丢掷石块、玻璃瓶和放火。

暴动迅速蔓延全岛各地区,如裕廊、义顺、惹兰勿刹、如切、直落亚逸、麦波申、牛车水等。几家巴士公司宣布罢工支持,暴动者围攻警署,有英校校舍被纵火。

事态严重,政府立即采取行动,即日颁布戒严令,从下午3时开始。同时出动军队及镇暴警察维持治安,援引公共安全法令,解散四家社团。

被驱散的中正学生转至附近基里玛路的光华学校。

27日,军警大肆搜查亲共社团工会总部,拘捕200多人,包括蒂凡那、林清祥、方水双、普都遮里、兀哈尔等人。28日,暴乱事件平息。

此次暴动,共13人死亡,127人受伤,以及2000多人被捕。

上述几名被拘留人士,直到1959年人民行动党赢得大选,才获得释放。

目睹牛车水暴动

11-03_now_3_Medium.jpg
1956年牛车水暴动,邮政车辆遭烧毁。(英国国家档案馆照片)

牛车水暴动,我目睹一切。当时我在家四楼的天台上,居高临下,看见桥南路262号安昌金铺分行前面,有一辆从史密斯街(戏院街)左转驶入桥南路的邮政局车辆,被暴徒(好像不是学生)拦截,将它推翻,车子汽油溢出,暴徒放火焚烧。很多人围观拍手呼叫,不久警察到来,有人向警察抛掷石头和玻璃瓶。

此时,警察不得不发射催泪弹镇压,一声巨响,只见白色浓烟冒出,随风飘散,群众开始四散。

我也嗅到刺鼻的味道,一时之间被呛到,眼泪直流,呼吸感到困难。我马上跑去浴室,用湿毛巾抹脸掩鼻。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催泪弹的滋味!

到了10月28日,一切回复平静。11月13日,所有学校正式回复正常运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