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食族春天的约定

字体大小:

字食族是《联合早报·现在》策划的校园写作项目,每年征选学生作者。去年受疫情影响,征选第六代作者活动改为线上举行。随着防疫措施放宽,编辑部在春节举行聚会。瘟疫蔓延时,能在春天和同样与文字交心的伙伴畅谈,初次见面,大家有了新的约定。

2月28日,于去年6月入选的七名第六代字食族终于在报馆会面。之前只凭短信交流的作者,如愿见到了同好,也和负责字食族写作项目的《联合早报》记者陈宇昕与编辑赵琬仪畅谈,其乐融融。在疫情之年与《字食族》栏目结缘,作者遗憾未能体验往届的实地取材环节,不过多了线上讲座,也是意外收获。

初见的年轻人拘谨而腼腆,相对寡言,摄影师的摆拍加剧了无所适从感,直到大家移步到报馆四楼休息室自由活动,隔阂很快便冰消云散,大家逐渐敞开心扉,畅所欲言。

陈宇昕从去年居家办公窝在家里看的电影为切入点,分享自己的观点。他认为,如今的电影趋向于展现细腻的心理描写,对爆炸性大场面不如以前青睐。这符合小说的笔触,也许,在许多行业被高科技挟持的今天,文艺创作者仍有灿烂的春天。对于创作,无论是浅浅地玩,还是深深地游,都趣味盎然。以笔名“牛油小生”发表文艺作品的他觉得,年轻作者不应束缚自己,要珍惜年轻时的灵光,因为逝去的追不回来。

郑欣恩说:“能遇到和我一样喜欢华文的人特别开心。我聆听了不同背景的同伴们的故事。作为年纪最小的作者,面对的都是哥哥姐姐,他们不厌其烦地与我分享大学生活和读中文系的心得,给我忠告,获益匪浅!” 欣恩很高兴能与这个能坦诚说出心里话的平台相遇。 

珍惜相聚

李欣融说:“能够在非常时期进行这个小聚会,给应付繁忙大学课业的疲惫心灵喘息的空间。与文友们互相切磋是一件乐事,和编辑聊到对之后的写作课题的展望和期待,简直如久旱逢甘霖。身为字食族的一分子,写作的意义在于让文字发挥力量,感动及启发读者。读者的共鸣是我最大的动力。”李欣融认为,字食族的平台让她自由地驰骋于写作天际。

张丁元说:“疫情之下,这场见面会非常难得,会珍藏心中。之前隐约的距离感,经过当面的互动基本消弭。网络虽然方便快捷,但难以模拟真实的体验,终归有一丝不自在。无论从空间还是感官的角度看,面对面的体验还是最理想,不可取代的。”

王若锦说:“我十分珍惜这次短暂的相聚。同为年轻人,也许拥有类似的迷茫和苦难,但大家来自孑然不同的家庭,写作风格,思想观念也各有特色。有缘在同一个平台轮流发表,通过文字神交,不可谓不神奇。现在终于有机会近距离聊一聊,实在美好。”

黄佳谊:“这次聚会让我更清楚地意识到,做一名文字工作者是一件浪漫的事。如今写的文章不一定是给现在的人看的,而是为了让未来的读者窥见前人的生活。每个人漫不经心写下的文字,搞不好就记录了历史,承载着当时的思潮和悲欢。这跨越时空的传递深深触动着我。”

提前离席的杨懿遗憾没能多和大家倾谈。她坦言:“认识大家半年后才有机会在现实中见面,说全无尴尬是骗人的。”她很喜欢陈宇昕对此届字食族的评价“这代人很温柔”,认为这是极为贴切的形容,褒义十足。

陈宇昕说,聚会最大的意义是让每个人的文字在脑海里有了形象和声音,以后看到文字便能对上号,给阅读增色不少。他希望看到更“激进”的文字,少点掩饰和自我审查。

因为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在文学养分日益缺稀的本地,文学爱好者的心依然火热。字食族的作者从黄昏畅谈至夜幕上映,一起步出报馆前,约定给大家带来更精彩的文字。

(作者是联合学生通讯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