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先勇八十梦红楼

白先勇讲座《红楼梦后四十回的悲剧力量》。(电脑截图,作者提供)
白先勇讲座《红楼梦后四十回的悲剧力量》。(电脑截图,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个人认为,这是肯定曹雪芹为一百二十回《红楼梦》完整创作者的一个重磅讲座

网上观看了一个视频:白先勇以“宝玉出家”和“黛玉之死”两条线索,说《〈红楼梦〉后四十回的悲剧力量》。视频是去年年底上载的。肯定是最新版的一个白先勇讲座,以年轻人居多的听众,都戴着口罩。

集小说家与文化人于一身的白先勇,现年84岁。这一讲全长两个多小时,主讲者整场站着,仅稍作走动,嗑嗑水而已。我把视频分享后,有位网友回邮说:“白先生对红楼梦真是爱之入骨。”

讲座由台北清华大学中文系蔡英俊教授主持,独家赞助者为财团法人台积电文教基金会。个人认为,这是肯定曹雪芹为一百二十回《红楼梦》完整创作者的一个重磅讲座。

白先生近年著书立说,都强调这一观点。网上可以查阅到的文章包括《为何说,后四十回作者就是曹雪芹》(一点文化,2019年4月26日);《白先勇谈〈红楼梦〉后四十回,“理想国”幻灭升华出中国最伟大的小说》(第一财经,2018年2月23日)等。

为什么《红楼梦》会出现“曹雪芹到底有没有写完一百二十回”的问题?这当然是所谓历史遗留的悬案。据考曹雪芹是康熙年间家世显赫,雍正时抄家,而乾隆时病逝于北京一偏僻外郊的落魄文人。生年无考,比较可信的逝世日期为乾隆廿八年癸未除夕,即公元1764年2月1日,终年约四十八、九岁,未过五十。

《红楼梦》最早是乾隆年间,以钞(抄)本形式出现的。现存的12种抄本参差录下了前八十回,也挖掘到一百二十回的目录。抄本的制作为一人念一人抄,工程浩大,每集索价不菲。但抄本在市面上的价格,就如名画进入苏富比拍卖行,与穷画家没有一毛钱关系。所以雪芹最后还是穷困而死的。

白先生说,那是由于曹府被抄家的政治原因,导致后四十回不敢继续流传(书中“锦衣军查抄宁国府”,出现在一百〇五回)。我认为这是值得商榷的。事缘曹家被抄是在雍正六年(1728年)初,雪芹约13岁。如果抄家一事这么敏感,雪芹早就吓得不敢执笔写小说了,哪来《红楼梦》?

但无论如何,白先生有关雪芹过世之后,书商程伟元与“编辑顾问”高鹗搜罗残卷,修补原作,“完璧”有功的论述,诚然是真知灼见。程高两人先以高价收购坊间“漶漫不可收拾”的红楼残本,逐字斟酌,并且也纠正了初版的错误,终于在1792年完成了现已奉为圭臬的“程乙本”——活字印刷的一百二十回《红楼梦》。

在日前的讲座上,白先勇指出,最早认为红楼后四十回乃高鹗“伪作”的是胡适。(笔者按:胡适在1921年《红楼梦考证》一文中已肯定曹雪芹为本书作者,并也考证了曹家背景。但他却认为后四十回中的黛玉之死、宝玉出家等悲剧情节为高鹗所撰。)再由于小说家张爱玲指后四十回“狗尾续貂”,造成人们对此不屑一顾的印象。

诚然,白先勇认为《红楼梦》全部一百二十回都是曹雪芹所作,后四十回的“悲剧力量”只能出自曹氏手笔,也是真知灼见。白先生本来是研究西方文学的,并以中文写小说。他说十八、十九世纪西方有很多小说经典,但没有一部是两个或多个作者完成的。

说到宝玉出家与黛玉之死,那是从第一回贯穿到第一百二十回的两大压轴主题,写得不好整部小说便垮掉。且两件事都伏笔绵密,所谓“草蛇灰线,伏于千里”,前面埋藏了许多细致的隐喻和提示,后面四十回如果换一个作者,是无法接得上的。

说到这里大家不妨一读完稿于1923年的《中国小说史略》,鲁迅在其中第二十四篇(清之人情小说)中推崇胡适的考据,并排斥种种朝廷影射的臆测之说。《史略》的引文显示,程乙本的“修补”只限于鲁迅用现代括号圈出的少量文字,这些文字夹入残本语意不详或行文不顺的原文中。这说明程、高二人旨在修订,并未参与创作。

笔者这回网上探索,追踪白先勇、蒋勋等名家的《红楼梦》论说,冥冥中或许也有天意。荣休无聊,兼以避疫,最近完成了企鹅版英译《石头记》(The Story of the Stone)的朗读。《石头记》为红楼梦原名,1987年年底我为西报撰文介绍运抵新加坡的新书时,为书局所赠。此书前三卷的八十回,是由已故的霍克斯(David Hawkes)翻译;后两卷的四十回,则由霍克斯现居澳大利亚的女婿闵福德(John Minford)续成。

更意想不到的是,出于对鄙人“完成壮举”的勉励,中国大陆文友给我慷慨寄来了一套四卷八十回《周汝昌校订批点本〈石头记〉》(广西桂林漓江出版社,2009年5月)。这份隆情高谊,现已读完。如蒙不弃,我很愿意贡献一得之愚。

草此短文,笔者还是希望大家拨冗一观文首介绍的白先勇大师讲座。两个多小时,白先生像在演一部昆剧,姗姗莲步当中,道白清亮,吟哦袅绕,很好看,也很好听。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说不完的文化享受满画楼!

 (作者为本地作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