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文化 疫境线上拓生机

字体大小:

疫情重创动漫实体活动,本地角色扮演爱好者透过网店销售周边商品,开拓主持、直播等机会,找到迈向职业化的平台。

在冠病疫情的冲击下,大型动漫展延期、取消或者转而移驻网络平台等情况频频出现,让角色扮演等动漫亚文化在本地面临低潮期。

角色扮演(Cosplay)近年来大有崭露头角之势,职业Cosplay以及相关的网红、直播、YouTuber等由动漫游戏产业衍生而来的新兴职业逐渐走进人们的视野。在新加坡举办的动漫实体活动越来越多,包括从2002年开始举办的漫展(Cosfest),从最初200人出席,至今已成长为万人出席的盛会;始办于2008年的新加坡亚洲动漫节(C3 Anime Festival Asia)如今在业界颇具声望;在2018年,滨海湾花园也开始设立动漫花园(Sakura Matsuri: Anime Garden)吸引人气。

但在疫情的冲击下,去年本地有十多场线下动漫活动被延期、取消,其中包括新加坡国际动漫展、首届Gamescom Asia游戏展等。就连最具影响力的“世界Cosplay高峰会”也取消了去年在名古屋的线下活动,改在线上举办。

从中学时期开始,凯蒂(Katy)与Cosplay相伴已有九年。与主流职业不同,经营Cosplay事业不能透露真实姓名,而且要尽可能地把角色形象投射出来。

近年来,她正在努力经营并且期待将自己的爱好职业化。她一个月的工作量包括制作80至100张Cosplay照片,但在阻断措施期间无法出门进行模特、拍摄等工作,工作量减少了七成。此外,一些有意合作的商家也受到疫情波及,凯蒂各方面的赞助因此减少。“我们须要从其他方面来弥补损失……人们看待Cosplay总是会联想到大型线下活动,这是可以理解的,不过我们有许多工作是在线上,包括售卖周边产品等。”

凯蒂说,参加漫展是与粉丝见面互动的好机会,而且能在摊位售卖自己的周边商品。不过这些收入来源本来就不稳定,反而网上的盈利渠道越来越多,而且她可以利用网店商品的销售量弥补收入。

职业化须平台支持

曾代表新加坡赴日本2019年世界Cosplay高峰会的莉提(Rithe),把Cosplay当做职业经营。

六年来,莉提一度因为Cosplay“Fate/Stay Night”动漫系列在圈内备受瞩目。她穿戴的服装有不少是自己亲手制作,造工更复杂、细致的服装的造价可以达到300元左右。这份投入是出于兴趣,但莉提十分清楚她需要更长远的职业规划。

幸运的是,莉提如今加入木棉花(MUSE)的平台从事Cosplay、主持、直播等工作。在业界,像莉提这样的全职Cosplay是凤毛麟角。

莉提受访时说,木棉花鼓励她去做不同领域的尝试,开拓人们对二次元文化的理解,这样的平台将来或许能帮助更多Cosplay爱好者走向职业化。“人们向来不看好Cosplay职业化,因为本地市场太小,出场费没有市价,而角色的服装、道具都须要自掏腰包,因此本地的职业Cosplay真的不多。”   

动漫市场小众

Cosplay不仅考验角色扮演者,对摄影水准的要求也很高。本地虽然有摄影工作室开辟Cosplay相关的业务,但还没有出现一个成熟的市场环境。

成立于2016年的LunarWorks Studio摄影工作室这几年来就为本地Cosplay爱好者提供摄影棚租用服务。创始人吴依桦透露,在Cosplay摄影方面的收入不足以支撑工作室的经营,目前大部分的收入来源还是依赖于拍摄主流的家庭照、婴儿写真等等。

人们可以以30元租用摄影棚三个小时,但吴依桦说,只有少于一半的的顾客是为了拍摄Cosplay而来。在疫情期间为了确保安全距离,工作室不得不设立五人限制,摄影棚的租用档期也从每天四个减少至三个。

吴依桦说,顾客当中有不少是学生组团前来,考虑到他们的消费水平不高,因此摄影棚的租金这五年来都保持不变。“人们普遍对Cosplay摄影有误解,以为它的成本很低,但是从摄影器材、艺术效果以及摄影经验等方面都有很高的要求。”吴依桦指出,Cosplay的市场仍十分小众,职业从业者很少,通常是在一些企业推销产品时才会带来相应的需求。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