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恶语伤人也伤自己

(Pixabay/Iván Tamás)

字体大小:

家庭in-box

如果能在平时就练习不过度放大自己的委屈感受,多思想自己生活中感恩之处,让其他正面情绪多于心思中涌现,苦毒就比较没有机会在脑中发动“恐攻”,就比较没有机会占据心思,进而操控自己对旁人做出偏激而冷僻的言行。

问:我因为不太会说话,咬字和语音不清,别人经常批评我啰嗦长气,不是打断我的话,就是嘲笑,我就用很难听的话回应,互相较劲,没完没了。

我自认不够聪明,所以格外努力,在工作中有些成就,上司不时夸奖,我加薪也比他人多。这也许是我遭受言语攻击的原因吧。

其实,我内心自卑,没有大学文凭,也很妒忌有钱人,更看不惯权高位重的人。近几年来,发现自己说话也很带刺,在网络看到不公平和愚蠢的事,我也随人大骂特骂,反正也没有人知道我是谁。

一天,我的儿子回家后哭得很伤心,问明缘由,原来他因为不能在群组里做好自己的部分,拖累大家的成绩被拉下来,因此被组员臭骂,还诅咒他,令他甚至有自杀的冲动。我突然想到,自己刚刚也在网络里咒骂他人,是不是父母哪里有缺口,孩子就在哪里受了伤害?

答:曾经有位老师对班上说:“这个同学喜欢吃鸭蛋,今天老师再请她吃两个。”老师就用蘸满墨汁的毛笔,在小女孩眼睛周围画了两个大黑圆圈。接着说:“转过身去,叫全班同学看看!”声音里充满讥讽。

小女孩不知所措,乖乖地转过身子,全班同学立时哄堂大笑。这女孩就是台湾作家三毛。那一年,她才13岁。从此以后,她的心理上出现了严重障碍,性格被严重地扭曲。她再也不肯到学校去,越来越怕接触外面的世界。这种情况一直延续了七年。30多年后,三毛自杀了。三毛之死是一出性格悲剧,而在三毛心中埋下悲剧种子的就是这个老师。

现在的网络语言暴力,有日益严重的趋势。有些人整天在网上骂人,甚至视为一种享受。在网络世界里,人们更容易说出在现实生活中不好说出的话;宣泄在现实生活中无法、甚至不该释放的恶毒态度与行为,把自己最丑陋的面貌,展示在无数的陌生人面前。他们是丑陋的,但他们却毫无察觉。网络上的人总是更容易显出刻薄一面,暴戾、肆意地发泄情绪,随意地发表恶毒的语言,我们看不到被抨击的人的反应,忽略对方其实和自己一样是个活生生的人,会受伤、会难过,甚至内心痛苦万分。

每个人都有言论自由,但不应该建立在伤害别人的行为上。所以从某一程度上来说,“看你这么尖酸刻薄,肯定在生活中过得很苦”这句话,是有一定道理的。

用语言竭尽所能地伤害他人,只会让自己越来越残忍,这种残忍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会让你在人生中越走越艰难。骂人者常被人骂,责人者常被人责。所谓恶有恶报,在指责别人的同时,先看看自己是不是完人,又有什么资格谴责别人。

若觉得他人言语行为是可耻的,那就不要回应。别人在语言上欺负你时,就一走了之,何必去回应他们?更没必要去生闷气,让他们说个够吧,开口不说祝福,只说诅咒的话,最后这些诅咒都会归到他们自己头上。生死的权柄在于舌头,既然开口,就要多说善良的话语,古人云,惜字如金不是没道理的。

在与别人交谈时,需要学习把意思表达清楚。否则滔滔不绝讲半天,别人也不知道你在赞还是在毁,这样就很容易产生误解。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人们把语言的伤害深深埋在心里,装在记忆深处,渐渐地成为难以抚平的精神伤痕。时光流逝,冲不走语言伤害引起的隐隐灼痛。

所以,把那些过去的不愉快,一起埋在岁月流程的尘埃里。因为在人生的路上,会有许多需要删除的事物;在生活的轨迹里,会有许多需要删除的记忆;在生命的旅途中,会有许多需要删除的人。所以,为了不再记得那些无聊往事,愿记忆的宝盒里藏着的都是美好的记忆吧。

苦毒,是大脑中的恐怖分子,且对人的负面影响极大。真正该与癌症、爱之病的负面影响力并列的不该是忧郁,而是苦毒。所以不要将受到的伤害化为心中的苦毒,长久就变成苦汁,随时也无意识地泼给他人,苦毒的起因往往是因为心怀不平,来自于放大自己的委屈。

如果能在平时就练习不过度放大自己的委屈感受,多思想自己生活中感恩之处,让其他正面情绪多于心思中涌现,苦毒就比较没有机会在脑中发动“恐攻”,就比较没有机会占据心思,进而操控自己对旁人做出偏激而冷僻的言行。

愿我们在生活中都提防这样无形的“恐怖分子”心思,别让它不知不觉全面攻占了心房。

试试看,将自己感受到的苦,化为缕缕轻烟,放飞晴空,与之道别说:“我不再留住你在我宝贝的心坎里了,我要存的是一颗美丽的心,充满爱的生命。”

你有心事吗?亲情、友情、爱情上的苦恼?家庭、学业、职场上的困惑?电邮到《家庭in-box》,让专家解决你的问题。

袁凤珠电邮:info@aoxiang.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