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尔艺术学院毕业生 用时装表达后·时尚态度

字体大小:

拉萨尔艺术学院时尚设计系毕业生以奇异的形廓和新鲜的素材,为本地时尚带来不同于惯常时装市场的惊喜。其中,六名优秀毕业生的作品被诗家董相中,在二楼设立快闪店“后·时尚时代 x 诗家董”,以限量又限时的形式售卖。

王一鸣/报道 龙国雄/摄影 时装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拉萨尔艺术学院时尚设计系最近又走出一批毕业生,本地老字号百货公司诗家董则迎来了一批由新品牌组成的快闪店(pop-up shop)。

这两者间有什么关系?

26名拉萨尔时尚设计系和纺织品系的应届毕业生,上周五在诗家董举办他们的毕业发表秀“后·时尚时代”(Post-Fashion),展示了将近150套作品。学生们的设计势力不可小觑,出席发表秀的不少时尚业内人士,对学生作品给予高评价,盛赞这群设计新势力。

毕业生们以“后·时尚时代”为主题,用时装发表对当下时尚界的看法,并试图参透未来的时尚风云,浓缩了他们对时下政治、经济、环境、科技、社会等许多层面的探索——时尚,虽然供人穿戴,却远不仅仅是穿戴那么简单。他们使用许多奇异的形廓和新鲜的素材,带来不同于惯常时装市场的惊喜。

顺应了此刻某些时装品牌兴起的“即看即买”(see now, buy now)展卖风潮,这次发表秀结束后,六名优秀毕业生的作品被诗家董相中,在二楼设立快闪店“后·时尚时代 x 诗家董”(Post-Fashion Lasalle x Tangs),以限量又限时的形式售卖。该快闪店已营业,至5月26日结束。事实上,这是诗家董第二次以快闪店支持拉萨尔毕业生,用实际行动鼓励本地独立设计新苗,同时给这些刚刚跨出校园的学生们,与市场接轨,与消费者面对面的机会,从中积累他们的商业经验。

获选进入“后·时尚时代 x 诗家董”的六个学生系列是Pretty Ugly、Wanderchild、Beeing Human、Pandora Box、Tik Anyar,以及Gehstural。

记者在快闪店现场见到了正在轮值的店长陈仪琳(23岁)和周盛春(24岁)。在快闪店当班、接待消费者,这也是他们离开校园后一次宝贵的学习机会。

视为丑的人或事物也有美感成分

陈仪琳的女装设计系列名为“Pretty Ugly”,名称虽然“又美又丑”,但作品却带有一种飘飘欲仙的轻柔美感。陈仪琳的灵感来自于一位叫做“象人”(Elephant Man)的畸形英国人约瑟夫·梅里克(1862-1890年),“社交媒体时代,每个上社交媒体的人都在判断或被判断——你到底是美还是丑?似乎美成了社交媒体时代唯一生存之道,我对此不以为然,认为即使是被视为丑的人或事物,也有美感成分。”

梅里克出生在英格兰莱斯特,他的皮肤显得又厚又松弛,嘴唇增厚,额头有骨性肿块……陈仪琳把“象人”的病态身体部位解构,肿块成为坚固的厚甲衣,松弛的皮肤化为飘逸的长裙,衣服在缝制完毕后并不收边,以脱线的自然感突出生为人的自由。“象人”曾被当成怪物在欧洲展出,陈仪琳却用象人身上被视为不美的部分,表达了对美穿透性的一种解读。

陈仪琳说驻扎在快闪店这几天,她发现自己的作品尤其受中国、韩国消费者青睐,一位韩国模特对她的设计非常感兴趣。陈仪琳说:“主要是一些女性化却不保守的女士,她们很多人带有一种‘女子汉’(tomboy)的气质,造型和态度很酷,衣服上有铆钉,或者头发很短,却喜欢搭配一些极其淑女风、极其莹柔的服饰,这种又秀气又阳刚的美,很吸引人,我很欣赏她们。”

带着记忆的时装

周盛春的男装作品取材于自己的童年回忆,把小时候的照片作为图案和意象,印制在衬衫、T恤上,“让人带着回忆,带着最初的自己前行。”他也借用童装概念,把“超大件”(oversized)的风格放进设计中,特别有童稚趣味。

“尤其是裤装,我故意用高腰裤来凸显这种成人服饰童装化的对比。高腰裤一度被视为很不流行,或者说很老土的概念,现在却似乎成了一个风潮,体现在不少品牌上。”周盛春说,“男装比起女装来说,流行趋势演进得已经算慢了。我相信风潮绝对是时尚设计师不可回避的一个参考依据,毕竟消费者愿意跟随潮流,愿意从潮流中选择新品,寻找自我。”

之所以谈论起女装,是因为周盛春在本地女装品牌Koonhor兼职。“男装设计和女装设计的确是两件事,男装整体上较为保守,只能在颜色和图样上做变化,在形廓上没什么新意;女装的形廓则异常丰富,所以我在设计时,要提醒自己注意这些问题。”

受访者:“下凡间”实习可了解真实需求

毕业之后,陈仪琳将进入本地品牌Whole9Yards担任设计师,她对自创品牌目前持保留态度,“我认为我还是得在实践中深造,尽力储蓄。通过实习,我知道时尚真不是一个省钱的生意,我不能随便开一个品牌,然后不求发展,苟延残喘。我也希望本地消费者的时尚态度能够改变,大家虽然都爱看时尚博客的穿着,却从不愿大胆穿着。对很多人来说,买人人都穿的快时尚品牌,保持与别人的一致化,不出位、不跳tone才是追求,这真令人,尤其是令设计师们感到悲伤。”

拉萨尔的时尚设计系学生毕业前都必须经过实习,实习表现是他们成绩的一部分,所以他们对时装设计工作室、设计师生态和本地时尚零售现况都不陌生。周盛春说设计系学生总是很“敢”做,但做出来的东西消费者却不一定敢穿,所以这些“下凡间”一般的实习让他们了解到消费者的真实需求,什么是消费者能接受的,负担得起的。

“尽管这么说,我还是认为一个成熟的时尚消费市场应该有容纳不同品牌的度量,大众的、小众的、传统的、前卫的,时尚消费需要以多样多元为导向。尽管有的本地设计师品牌在新加坡难以为继,却能在国外以外销和批发的方式取得成功。这也提醒我们新一代设计师,不能只着眼在本地,也要把国外市场纳入版图。”周盛春说。

看起来,这群年轻人果真不是“腹内草莽”,洞悉时势又做足准备的他们,势必能带动未来的时尚惊喜,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