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从为孩子缝衣服 到开创童装品牌

霍伊玲创办的品牌The Missing Piece推出全家能搭配的亲子装。(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本地童装品牌近年如雨后春笋般冒起,许多品牌的幕后掌舵人其实是乐于为孩子着装打扮,甚至亲手制衣的父母。

在本地童装与亲子装行业开创事业第二春的他们,为何选择把爱好转为事业,兼顾创业与家庭又有什么苦与乐?记者向三位本地童装界的妈妈老板了解。

创业与家庭 “耍杂技”寻平衡

霍伊玲:血液学博士开创服装品牌

200718_now_3_Medium.jpg
霍伊玲:身为母亲更能做出孩子喜欢的设计。

对于育有7岁儿子和一对5岁龙凤胎的霍伊玲(37岁)而言,开创服装品牌The Missing Piece从来不在人生计划中。

这位专攻血液学的医学博士曾在澳大利亚担任博士后研究员,2009年回本地之后,在一家跨国企业负责医药事务。大儿子11个月时,丈夫得到美国深造半年,霍伊玲毅然辞去工作,带儿子随行。一家人归来不久,霍伊玲就怀上龙凤胎,决定全心投入家庭,照顾孩子。

寻找跳脱全职妈妈途径

当初只想“寻找发挥创意和跳脱全职妈妈身份的途径”,霍伊玲利用大学时期学来的缝纫技术为孩子制衣,也为她和女儿缝制母女装。当年亲子装在本地不容易找到,她和女儿的母女装引起朋友的兴趣与询问,霍伊玲于是在2015年底向朋友开放亲子装订单。反应热烈,霍伊玲备受鼓舞,见市场有这方面空缺,隔年正式成立The Missing Piece,推出全家能搭配的亲子装。

身为母亲,霍伊玲自认更能做出孩子喜欢的设计。“为人母让我明白舒适对孩子的重要。衣服再美,如果面料会磨皮或衣领太紧,孩子就不穿。孩子对一些剪裁和口袋设计也有偏好。”

兼顾创业和家庭,霍伊玲形容自己在“耍杂技”,仍在寻找平衡。她每天趁孩子上学和晚上睡觉时办公,下午当全职妈妈和兼职司机。好在她有家人支持,母亲偶尔帮她带孩子,专科医生丈夫则会在她出国采购时请假顾孩子,也把她的生意当自己兴趣投入,充当她的摄影师、搬运工、送货员和男模特儿。“即便如此,这需要很好的时间管理。每晚,我得把大家隔天的行程计划好,东西都备好。”

自己当老板,工作时间灵活,应该有足够时间陪孩子?霍伊玲说:“我想这更关乎于时间品质。当你要兼顾家庭和小事业,脑袋里要同时执行很多事项,关系到的不只是时间,也是你的思绪状态。如果我更放松,应该能和他们共度更有品质的时间。但我意识到,我的现有安排是很多为人母希望拥有的——放下全职工,拥有自己的生意并能像全职妈妈那样陪伴孩子。”

舍医药工作没遗憾

霍伊玲这两年推出越来越多女装,其中腰间两侧有洞口的摩登旗袍深受欢迎,成为招牌。即使女装已成为品牌强项,不少人劝她放弃经济回报不大的童装生意,但霍伊玲决心坚守初衷。

“现在竞争更激烈,有更多本地品牌推出亲子装。但我始终忘不了品牌的根源,我们就是以亲子装起家。我不能让那群从最初跟随我的妈妈顾客失望,也要孩子每年农历新年都能穿上我的设计。”

拥有博士学位的霍伊玲,是否对医药工作恋恋不舍?她表示没遗憾,从事医学的日子已让她收获满满。“我很感恩能拥有自己的小事业,它具有挑战却非常值得,也给我时间上的灵活性让我陪伴孩子,因为他们始终是最重要的。”

郑素婷:从甜点店到经营童装

200718_now_1_Medium.jpg
复古风服装品牌Elizabeth Little创办人郑素婷与她的一对儿女,穿的服装都是她的杰作。

育有5岁儿子、3岁女儿,正怀有第三胎的郑素婷(37岁),在女儿出生后痛心结束经营8年,生意处于巅峰的西洋甜点店。用她当时告诉丈夫的话解释,就是“孩子们只有一个妈妈,外面的烘焙师却有一大把”。但习惯忙碌的她没法在家闲着,郑素婷在女儿7个月大时,到本地一家缝纫学校上课。三个月后,她完成为女儿亲手缝纫的首件连身裙。

郑素婷说:“做糕点讲求创意,我很想念手作和发挥创意,就开始缝纫。孩子入睡,我就活过来,一个人在缝纫。”她自认“老土”,喜欢复古经典,“二三十年后风格不变”的童装,又对英国Liberty Art的复古风花纹布料情有独钟,打起如意算盘,与公司接洽当代理商,顺便用这些布料给孩子做衣服。原本只想向兴趣相投的人卖花纹布料,朋友知道她会缝纫之后,要她干脆用这些布料制衣卖给他们,意外促成她开创以女儿命名的Elizabeth Little品牌,制作复古风的童装和亲子装。

做生意感觉活着

郑素婷分享,子女经常主动要求穿“妈妈做的衣服”,尤其喜欢兄妹能搭配的动物图案服装,是她不停推出新款的动力。除了用缝纫机制衣,郑素婷也推出特别定制、95%手工缝纫的传家童装。后者采用传统的手工衣褶(smocking)手艺,等候时间至少三个月。她推崇“慢时尚”,表示本地有越来越多顾客懂得欣赏这类能代代相传、知道制衣者是谁的高品质童装。

虽说白天时间几乎全奉献给孩子,工作一般留到孩子晚上睡着才进行,郑素婷表示在这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普及的年代,顾客经常要求得到及时答复,所以她陪孩子时,有时也要工作。“所有的妈妈都会对孩子有愧疚,想付出更多。但如果我不工作或做些什么,那我会问自己,受的教育是否白费?这生意让我感觉活着,因为我真的学到很多。我学会自己拍摄,报名大学开的数码营销课,知道周遭在发生什么。孩子会长大,有一天不再需要我。希望到时候我还跟得上时代,还能有这个副业扩展。”

热忱能走的路有限

谈到生意扩展,预产期在年底的郑素婷坦言“很快又要忙孩子了”,但生意下一步怎么走,一直让她两难。“现在这样是理想状态,我们还挺小,我可以享受家庭和事业,但无可否认,利润不高。要让生意赚钱需要很多的牺牲,但身为人母,我应该做什么样的牺牲?热忱只能带你走到这么远,要让生意赚钱,就得走向资本主义,我正处于中间。当别人叫我设想品牌5年后的样子,我只能想到自己还在扮演母亲、孩子的司机这个角色。”

Elizabeth Little聘请两名本地缝纫师在自家工作,郑素婷补充,卖衣服其实是奢侈且轻浮的工作,如果从中能让不同本地群体获得生计,会更有意义。她计划日后聘请有特别需要的群体,如自闭症人士。

杨艳芬:没服装设计背景设计童装

200718_now_2_Medium.jpg
杨艳芬和丈夫骆宣扬一起创办童装Leia+Lauren的同时,也亲力亲为照顾双胞胎女儿。

3岁双胞胎女儿早产,原本在奢华浴室品公司担任行销总监的杨艳芬(35岁),当时为记录她们的成长,常在社交媒体Instagram上分享女儿的照片。同行丈夫骆宣扬(42岁)热爱摄影,夫妻为女儿构思新奇可爱的摄影概念,比如把宝宝打扮成超级英雄、小动物和美人鱼,杨艳芬负责服装搭配,丈夫则掌镜。他们万万没想到,双胞胎女儿迅速成为网红,4个月大就有15万人关注,目前关注人数累积至32万5000人。

杨艳芬说:“我当时常为孩子的服装烦恼,市面上缺少品质好,又体现出童真的童装。社交媒体上不断有人询问孩子的服装能在哪里购买,我们因此决定尝试设计童装。因为没有服装设计背景,这是艰巨的学习经历,但我很庆幸自己这么做。”

坚持自己教育孩子

2015年成立的品牌Leia+Lauren就是双胞胎女儿的英文名,首个童装系列有竹笋、牛油果和青葱等蔬果图案,灵感来自婴儿副食品食材,可爱设计迎来热烈回响。活泼、异想天开且带出童年纯真的舒适设计,从此定义品牌风格。

杨艳芬忆述,创业初期非常艰难,夫妻俩都有工作,但坚持亲力亲为照顾女儿,时间管理变得非常重要。夫妻给孩子建立固定作息,每晚女儿们睡着,他们才开工策划品牌,常工作到凌晨两三点。但两人的工作都很灵活,让他们平时能一人外出工作,一人在家顾孩子。即使请女佣,夫妻坚持自己教育孩子,每晚给孩子入睡。

从家庭到事业,杨艳芬和骆宣扬都是最佳拍档。“我们各有强项,宣扬是摄影师,包办所有的拍摄工作;我喜欢做造型,负责设计。”现在两人都辞去工作,全心投入Leia+Lauren,除了售童装,也制作数码平台的生活内容。

不停赶场的疯狂生活

常在社交媒体上晒齐家欢乐的照片,杨艳芬看似家庭事业两得意,是许多妈妈羡慕的对象。但她质问,社交媒体“是美丽人生的写照,但这是否真实人生”?

夫妻有共识要在这“有点扭曲”的平台保持真实,杨艳芬感慨:“我不认为任何人能事事完美。这些照片背后是很多的混乱、努力、牺牲和睡眠缺乏。我是个很整洁的人,常因为家里乱糟糟的而心烦,我也在女佣离开时感到无助,面对工作压力,这些情绪都是大家看不到的。如果你录下我们的一天,你会看到我们不停赶场,是一种疯狂生活。”

杨艳芬认为,本地精品童装品牌具有特色,对行业发展表示乐观。“在很短的时间里,我们看到一些本地品牌冒起,建立起鲜明身份。越来越多人认识本地制作或设计的品牌,并接受它们。我也看到大型百货商场的改变,它们以前只引进大品牌,现在却转向本地精品童装。”

尽管越来越受认可,她坦言从事精品童装极具挑战。“我们的理想是每三个月就推出新系列,但经常被供应商拖延。这是精品品牌持续遇到的困难,因为产量不如大品牌,得争取供应商的时间。质量少,价格就高,我们不停在与供应商协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