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衣柜里的商机 共享衣橱

Covetella使用3D建模技术,打造虚拟试衣间(严宣融摄影)
The Treasure Collective创办人陈莉萍(右)和陈锦丽主打高端时装租借。(林国明摄影)
The Treasure Collective将共享衣重新搭配后赋予新风格。(商家提供)
共享衣橱Style Theory去年底在NomadX开设实体体验店。(商家提供)
林瑞琴(右)和Chris Halim的StyleTheory去年登陆印尼市场。(档案照)

共享经济带动下,好像什么都可以“租”;从脚踏车、汽车等通勤工具,到开放家门提供借宿。如今,连衣服也加入租借大军。

在“共享衣橱”理念下,业者看准发展空间,纷纷入行抢占先机。据《联合早报》记者粗略统计,目前本地有近十家共享租衣平台,其中一半是近两年内成立的。

共享租衣究竟玩些什么?

女生的衣橱里藏着一个待解的难题。明明有一柜子衣服,挑来挑去总是少一件自己想穿的。许多人曾幻想拥有一个无限衣橱,各种款式、风格随性搭配,每天都有新衣服穿。这个看似奇幻遥远的衣橱梦,在商业创新、科技发达的今天成为现实。

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服饰租赁,共享衣橱的玩法多以会员制为主。只要按月缴纳一定金额的会员费,使用者就可以在平台上选择要借穿的衣服。可一次过租借三至五件不等,经由快递的方式直送上门,穿完后直接退回,无须清洗,由商家负责清洁与干洗。使用者继续在平台上挑选衣服,开始新一轮的租衣服务。照此循环,一个月内大概可以借穿十几二十件不同风格的衣服。

目前市场上的租衣平台,根据出租衣服的质量、品牌不同,段位划分明显,月费介于100至300元不等。

开启百变租衣任意门

麦雯琳(31岁,公务员)从半年前开始尝试租衣服务。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在社交媒体上看到租衣平台的广告,被款式新颖时髦的衣服吸引,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加入当会员。

分享租衣体验,她说:“平日工作很忙,没时间逛街买衣服。租衣服务只要利用上下班通勤时间,打开手机应用就可以挑选想穿的衣服,穿完不须要清洗,节省不少时间,为生活提供便利。”

对于27岁的行政人员张惠婷来说,每日不断变化的变装体验,是尝试租衣服务的一大亮点。她说:“由于工作需要,每天要穿不同的衣服上班。衣橱里的衣服虽然多,但穿来穿去还是那几件。女生嘛,总是想尝试不同的风格。看到朋友每天都有好看的衣服穿,问了之后才知道她在使用租衣服务,就想要试试看。”

某种意义上来说,共享衣橱像是一种“延时版试衣间”。在几天的时间里,这件衣服暂时归你所有,既有买新衣服的快感,又不会永久性囤积在衣橱里。所以,不少用户使用这样的平台来探索自己未知的衣品领域,大胆打破之前的穿衣风格,尝试不同的穿搭。

对于是否介意与他人共享同一件衣服,张惠婷表示,因为平台有提供干洗服务,所以不担心,毕竟也只是穿一次就退回。麦雯琳认为,接受程度因人而异,周围有些朋友对此还是有所保留,抱持观望态度。

女生衣橱里的商机

据了解,共享租衣服务始于美国。目前全球租衣服务鼻祖Rent the Runway(简称RTR)成立于2009年,经过近十年探索,发展出一套成熟的租衣模式,一直是行业内的指向标。去年8月,淡马锡控股注资2亿美元(约2亿7300万新元)为这一美国线上租衣公司贷款,支持RTR进一步推动订户增长,扩充存衣量以及提升物流运作。

在这个时代,究竟是什么催生共享租衣的行业?是怎样的契机,让业者纷纷决定选择在此时入场?

作为本地租衣平台Style Theory的创始人,31岁的Chris Halim和林瑞琴于2016年正式迈入租衣市场。原先两人分别从事金融业和企业咨询工作,却共同有一个创业梦。在前期做市场调查的过程中,他们发现大部分女性衣橱里,有至少一半以上的衣服,在过去两年根本没有穿过。在林瑞琴看来,身边女生常常购物,却又常常抱怨没有衣服穿,这似乎不合逻辑。“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买衣服,然后收在衣橱的角落里呢?”——这是个有待解决的问题,在物质生活富裕的今天,需要一种模式来解决女生造型的需求,提供“看我七十二变”的任意门。

成立两年半的时间里,共享租衣模式逐渐为人所知,平台的使用率大大提升。根据Style Theory提供的数据,目前用户人数达8万多人,平台存衣量为2万5000件,涵盖200多个国内外品牌,每周上新率达100多件。从去年开始,Style Theory已投入印度尼西亚市场的运营,在东南亚范围寻找更广阔的发展机会。

“天时地利人和”的契机

同为共享衣橱业者,在陈莉萍和陈锦丽看来,选择此时入场的原因,在于人们观念意识的改变,以及科技手段的成熟。陈莉萍说:“在共享经济的影响下,既然交通工具、房子这些都可以共享,为什么这个概念不能被用在时尚领域?现在的年轻人,尤其是千禧一代接触新事物的能力很强,观念也开放,愿意通过共享的方式,尝试新的穿衣风格。”

陈锦丽认为,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与成熟,在后端形成强大的支持,解决技术层面的问题。物流的发展打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上门直达,提供方便。此外,她也透露,平台与法国数据公司合作,建立完善的数据收集系统,了解受欢迎的款式和型号,更有效地管理衣库。

时尚环保双赢方案

去年11月底,陈莉萍和陈锦丽合作创立共享租衣平台The Treasure Collective(简称TTC),主打高端时装租借。特别之处在于,TTC要打造双赢又环保的方案。一方面为用户提供更多的穿衣选项,另一方面帮助“衣橱泛滥者”出租她们的衣服,提升使用率。

陈锦丽说,成立平台的初衷,是因为自己和身边的朋友都有这样的困惑。衣服太多不知如何处理,每到年底清理衣橱时,不是拿去送人,就是捐给机构。很多衣服都没穿过几次,心中实在觉得可惜。

出于这样的考量,她们在原本的共享基础上开放上游,增加“供衣者”的角色。供衣者可以将家中质量很好又不常穿的衣服,交由平台打理,出租两个月还能赚取佣金。这样一来,平台无需从品牌购买衣服,而是从供衣者那里租借衣服后,再转租给用户。这种“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方式,是一种“用户对接用户”的共享模式。

陈莉萍指出,在“快时尚”影响下,人们购衣换衣的频率大大增加,并由此催生盲目购物的习惯。希望借助这种“闭环式”的共享衣橱模式,在无购买的情况下,让每件衣服最大限度地发挥它的价值和使用率。同时培养用户理性消费的习惯,形成资源的节约与再循环。

全球范围内,时装产业每年生产超过1000亿件衣服,一半的快销服饰会在一年内被丢弃。根据《BoF时装商业评论》报道,美国平均每人每年丢弃36.7公斤的旧衣,去年英国有2.35亿件衣服被送往堆填区。根据新加坡环境局的数据,去年我国制造的纺织品类废弃物,总重量为15万吨,回收率仅6%。

在开始租衣服务的半年里,麦雯林透露自己没有买过一件衣服,节省不少置装费。陈莉萍分享一个有趣现象,不少平台的供衣者看到自己的衣服以不同的搭配方式,“美美地”展示在电子橱窗里,受到租客的欢迎,竟然对衣物“旧情重燃”。从平台拿回家后,开始用不同的穿搭方式让衣服“复活”。

“共享”一词是这个时代有效利用资源的代名词,共享衣橱的出现,满足人们对美的追求,同时也深谙消费者“喜新厌旧”的本性。以一种试穿却不必拥有的方式,遏制盲目消费,调和着爱美与浪费之间的张力。

现实与虚拟兼容的 衣橱体验

共享租衣作为新型的商业模式,还有许多探索挖掘的空间。作为行业的先行者,来自美国的陈盈琏2015年来新创业,成立礼服租借平台Covetella;同一时期成立的平台约四家,但因资金和运营问题,陆续退场。纵观近年来本地蓬勃而起的租衣行业,她表示这是一个好现象。

陈盈琏说:“在美国,互借衣服穿是很平常的事。可我来到亚洲发现大家理念不同,对于共享衣服有所保留,推广起来不容易。很开心看到越来越多人加入这个领域,说明市场有需要,顾客也逐渐接纳这种共享方式。” 谈及共享衣橱未来的发展,陈盈琏给出的关键词是“科技”和“体验”。她说,共享衣橱的概念在前端是借由网页或手机应用平台进行,这就是一个科技型产业,对于科技的探索一直都在进行中。近期Covetella引进虚拟试衣室新技术,用户在页面输入三维数据后,会生成相应的3D人型,挑选要租借的礼服,就可以看到它穿在虚拟模特身上的贴身效果,360度成像,帮助用户更准确挑选适合的尺寸。

线上的体验之外,提供实地试装体验与服务也是未来的趋势。陈盈琏说,起初一直以为用户体验指的是优化线上服务,让页面更容易操作。后来不少人询问能否到店里试衣,使她意识到线下体验的重要,专门租赁空间,打造“灰姑娘变身体验”的试衣服务,为租衣者提供整体穿搭、妆容、配饰等建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