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定时装周

环保·返璞·文青

高级定制服是有钱人的专属?是“不实用”的时尚?是昂贵材质的浪费?还是看不懂的艺术品?这些来自普通人的疑惑,也是几年来一直困扰着高定时装周的诟病。

2019至2020年度的巴黎高定时装周近期举行完毕,尽管那些普通人的“普通问题”似乎没有得到正面回应,但高定秀场上,设计师和品牌从比较另类的角度展示今明两年高定的趋势,也在一定程度上为高定正名,并为高定作为一种特殊时尚品类的价值进行了恰如其分的阐述。

本次秋冬高定时装周上,尽管精致面料和精湛工艺仍是重头戏,但有许多设计师把绿色时尚和环保材料也纳入审美。同时,一些女装设计师把目光投向了更具现实主义气息的新派款型。

 Ronald van der Kemp新系列服饰面料采用再生纤维和材料制成。(法新社)
 Ronald van der Kemp新系列服饰面料采用再生纤维和材料制成。(法新社)

荷兰设计师Ronald van der Kemp是可持续时尚的领头羊,新系列中有98%服饰面料采用再生纤维和材料制成,多来自以往时装系列的积压库存和工厂加工产生的废料。“废物”做高定,是系列的重点。除此外,他还展示了以再生羽绒制成的毛皮质感外套和豹纹印花披肩,以此表达自己对行业内常用石油基材料制作人造毛皮的反对。而这些再生素材,展现出的高定设计作品更有新鲜气质和奇趣轮廓。

试探新型材料

 Viktor&Rolf将古着拆解后重新拼贴。(法新社)
 Viktor&Rolf将古着拆解后重新拼贴。(法新社)

另一荷兰高定品牌Viktor&Rolf在设计理念和做法上也相当环保,本季带来了用古着服装剪裁而成的彩条拼布连身裙,此外还与荷兰艺术家兼纺织品设计师Claudy Jongstra合作,用荷兰当地驯养绵羊的羊毛制成一系列成衣外套,而不是求购华而不实的昂贵材料。

可以说荷兰设计师们大放异彩,除了环保,也在新型材料上试探。比如,Iris Van Herpen与动感雕塑家Anthony Howe合作,在走秀最后压轴展示了一款名为“无限”的连衣裙。通过搭建铝合金和不锈钢锻造的骨架,她塑造了一款极具未来感的廓型。在这骨架上,铺设了一层精致羽毛,再利用科技手段使羽毛以模特为中心围绕其不断飞舞。设计师在解释这个时装系列的设计灵感时说,此作品是为了反映环境的美丽和复杂性,并探索脆弱生态中的优美图案和结构可能。

Iris Van Herpen塑造极具未来感的型廓。(法新社)
Iris Van Herpen塑造极具未来感的型廓。(法新社)

新锐、年轻品牌们多方冒险,探寻可能,不少奢侈品牌也改变纸醉金迷、花里胡哨的空虚审美,往“返璞归真”上靠近。

为本季巴黎高级定制时装周开场的迪奥(Christian Dior)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女装设计师Maria Grazia Chiuri自从上任创意总监以来,就一直注重打造女性主义。她在设计时将衣服作为栖息地或建筑考虑,该系列采用全黑色制作,依靠迪奥工坊精湛的印模、褶皱和剪裁技巧,歌颂了女性硬朗形象,新系列被评论人认为具有强大存在感,视觉震撼说明了一切。

回归文青风格

CHANEL召唤时尚女文青的回归。(法新社)
CHANEL召唤时尚女文青的回归。(法新社)

香奈儿(CHANEL)新加冕的创意总监Virginie Viard会带领品牌的高定系列走向何方这次也让人得以管窥,沿袭秀场一贯的大气奢华,但舞台变为一个拥有两层楼的圆形图书馆。风格温和的秀场设计是对嗜书如命的“老佛爷”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和创始人可可·香奈儿(Coco Chanel)恰到好处的致敬。模特鱼贯穿行于书架前,高领衬衫和花卉长袍搭配蝴蝶结浅口高跟鞋与金边玳瑁镜架眼镜,展现出图书馆员般精致斯文的时尚风貌。时尚评论人指,香奈儿此举昭示了文青风格在时尚界的回归。

迪奥和香奈儿都展示了一系列建筑感和结构感十足的造型,尤其是让人见识到高定女装向阳刚风格的倾斜,试图打破华服过分冗余的女性化,在这一点上,纪梵希(Givenchy)走得更远,纪梵希近年沉迷于为女孩们设计男装,用单色剪裁和柔滑的丝质翻领展示刚柔并济的舞会礼服造型。无论是粗花呢长款修身夹克,还是天鹅绒礼服,利落精致的裁剪都在说明西装已不仅仅是职场男子的服饰专利。

Givenchy不少女装灵感来自男士西装。
Givenchy不少女装灵感来自男士西装。
Valentino在品味上向年轻人靠拢。(路透社)
Valentino在品味上向年轻人靠拢。(路透社)

华伦天奴(Valentino)创意总监Pierpaolo Piccioli则呈献了一场色彩的美学盛宴——极高的包容性,强烈的色彩冲击,炫酷的摩登美学,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让千禧世代惊艳的年轻气质。还有更多的设计师,将作品与艺术品的概念进行了结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