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日本服装巨匠 山本宽斋华彩留世

字体大小:

不久前逝世的日本服装巨匠山本宽斋的风格被形容为“放纵得惊世骇俗”。他夸张的剪裁,配合缤纷的色彩与绘图,颠覆外国人眼中对日本美学的既定思维,粉碎东瀛时尚一定要走“侘寂”极简质朴的路数,也因此早于其他三位有影响力的日本设计师登上国际舞台。

又一位服装巨匠离开我们。山本宽斋(Kansai Yamamoto)今年3月患上急性骨髓性白血病(Acute myeloid leukemia),上个月21日不治病亡,享年76岁。

说起日本最有影响力的当代时装设计师,另一位山本——山本耀司、川久保玲和三宅一生三人浮现人们的脑海,但鲜少人会提起这位山本。这个健忘的世界用眼睛指尖贪婪地在社交媒体上惊叹、按赞的华美造型、服装有不少都印满他的指纹,却浑然不知此位高人对这个时代时尚的深远影响。

70年代伦敦开秀

只能说山本宽斋跑得太前,比这个时代早了三四十年。山本宽斋21岁从日本大学英文系辍学,把跑道转往服装设计,边在文化服装学院修读,边当日本当时设计先锋小蓧美智子和Hisashi Hosono的学徒。天资过人的他在1967年获颁文化服装学院的“装苑设计奖”,并在1971年自立门户,同年把他的设计输出到英美,成为首个到伦敦开秀的日本服装设计师。和他同龄的山本耀司则到10年后,才在1981年登上巴黎T台;比他大两岁的川久保玲虽比他早在1969年成立Comme des Garcons,但也是到1981年才初登巴黎T台,开始受到世界注意。而山本宽斋却是在70年代初一到英美就平地一声雷地引起瞩目,成为七八十年代备受国际推崇的设计师。

狂野极繁主义

山本宽斋的风格被形容为“放纵得惊世骇俗”,被冠为“狂野极繁主义”。他夸张的剪裁,配合缤纷的色彩与绘图,颠覆外国人眼中对日本美学的既定思维,粉碎东瀛时尚就一定要走“侘寂”(wabi-sabi)极简质朴的路数。能从伦敦红到国际,山本宽斋多少要感谢他的伯乐大卫鲍伊(David Bowie)。1972年,他被这位如日中天的超级摇滚巨星相中,为他的Ziggy Stardust世界巡回演唱会设计秀服。

20200814_davidbowie2_Small.jpg
山本宽斋为大卫鲍伊Ziggy Stardust巡回演唱会设计的经典秀服。(互联网)
20200814_davidbowie_Small.jpg
山本宽斋为大卫鲍伊Ziggy Stardust巡回演唱会设计的经典秀服。(互联网)

山本根据Ziggy Stardust这个鲍伊自创的,雌雄同体,从外太空来拯救走向灭亡的地球的摇滚外星人形象,设计出数款秀服,其中黑底银线条大圆裤连身衣和露腿赤膊紧身连身裤更成了摇滚音乐的经典,让他的名气在国际更上一层楼。山本让华魅的浮世绘和歌舞伎视觉元素穿越到了“有何不可”的70年代,把东瀛的放浪美学移植到追求鲜辣视觉的西方时尚界和乐坛,最终透过那个年代“什么都敢尝试”的音乐变色龙大卫鲍伊的经典形象,永远镂刻在时代的印板上。

2013年,配合Victoria & Albert博物馆的回顾展,山本宽斋做了一个专访,谈到他追求的风格是源自日本14世纪南北朝时代的“婆娑罗”(Basara)风格,他也多次被誉为当代“婆娑罗”时尚主义之父。“婆娑罗”是南北朝时代日本民间志士透过生活言行,华美穿着的狂妄放浪,肆无忌惮,来嘲弄、挑战公家和天皇的权威,代表着精神上自由奔放,是日本肃穆、简朴、压抑的“侘寂”美学的反面。

山本说,他当年能在伦敦将“婆娑罗”主义发扬光大是因为他与英伦那个时代自由奔放的精神对上了:“25岁的我穿我自己设计的华服,在日本被冷言嘲讽,但到了伦敦却得到热情的反响,让我觉得好像归返精神的家乡。伦敦当时所注重在颜色、时尚风格和自我表现上的自由自在,就是日本古时的‘婆娑罗’精神。”

转投制作“超级秀”

1991年,他展示了收山之作后便放下服装设计,转投制作糅合歌舞、杂技、奇观和日本传统节庆仪式等元素的大型“超级秀”(Super Show)。间中,他与师傅小蓧美智子一同在日本推广前卫新式和服,2010年设计接驳成田国际机场和东京市中心的机场快铁车厢。2008、2009和2013年,日本、美国和英国Victoria & Albert博物馆相继为他举办大型个人回顾展,引起新一代人重新注意他。2018年,路易威登还找他来协作设计皮包,他将歌舞伎舞台、服装、脸谱的元素挂上皮包,让LV包也忽然鲜活起来,带它们上街,回头率百分百。

louis-vuitton-kabuki-bags-kansai-yamamoto_Small.jpg
山本宽斋2018年与路易威登协作的皮包设计。(互联网)

对当代仍有影响

只能说山本宽斋跑得太前,比这个时代早了三四十年。重看山本的设计,你会讶异,过了将近半个世纪后的今天,他的服装不但不过时,还很当下,今时许多当红设计师的作品原来都印满他的指纹:日本手绘印花皇后津森千里(Tsumori Chisato);Carol Lim与Humberto Leon时代的Kenzo;Alessandro Michele时代的Gucci;Riccardo Tisci时代的Givenchy等或多或少都能看出山本宽斋的影响。聚焦Valentino 2016年,由当时还未过档到迪奥(Dior)的Maria Grazia Chiuri与拍档Pierpaolo Piccioli联手打造的初秋系列,不管是图案的铺排和应用都让人惊讶,怎么山本宽斋在三四十年前早就做过了!

山本宽斋走了,但时装史不会忘记他留下的艳影华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