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角·乍暖

字体大小:

不用担心“口红指数”失效,因为应运而生的还有“眼影经济”“指甲油指数”等等。

世界就是这个样,转角总会有什么在等着。

随着疫苗接种的有序进行,捂在罩中头昏脑胀的我们终于隐约感受到冠病疫情的酷寒列车正进入拐点,新的时尚季也如期而至。早已按捺不住的设计师们,怀着对春的无限热望,纷纷交出恨不得亮瞎人眼的新作品。

奥地利维也纳出生的设计师Arthur Arbesser,作品浓缩了这座城市的历史和文化,绘画美学和独特的设计语言令他的触角伸向芭蕾和歌剧服装;Moschino创总杰瑞米·斯科特(Jeremy Scott)的一些作品如同行走的油画;尼日利亚出生的英国设计师Duro Olowu以擅长材质和风格的“混搭”而闻名,此季作品的创意则完全被美国当代画家Barkley L. Hendricks和法国那比派代表画家Edouard Vuillard的绘画所“迷惑”;比利时时装品牌Diane Von Furstenberg更是直接用舞者代替模特呈献服装之美……

艺术和时尚都是用美的方式呈现美的事物及事物的美,艺术源自生活更可超越生活,恣狂无限;时尚则无时不戴着“功能性”镣铐,舒展起来难有自由。香奈儿女士(Coco Chanel)无疑是将时装与艺术联姻的先驱,之后各个时代的设计师们都没有停下他们追求艺术美的脚步。这次漫长的疫情寒冬严重打击了全球时尚景气。极度的压力与压抑,激发出设计师们几近偏执的美学热情,让刚结束的四大国际时装周充溢满满的“戏剧化”感受。

危机·转机

时尚界有个著名的“口红指数”,是雅诗兰黛(Estée Lauder)集团前总裁李奥纳多·兰黛(Leonard Lauder)2001年提出的一个经济指标。说是在经济不景时,人们会减少在健身房会员卡、外出就餐和度假上的奢侈消费,但仍会寻求消费疗法:比如买一个纸杯蛋糕、一本杂志或一支口红。口红的销售量在经济衰退期间反而会逆势热销。

然而,此次经济不景气非彼次经济不景气,大多数人被口罩遮住了口鼻,除了因长时间盯着屏幕而疲惫的双眼,以及因前途未卜而紧锁的眉头外,谁又会在乎你口罩之下的唇膏颜色和质地呢?

但你完全不用担心“口红指数”失效,因为应运而生的还有“眼影经济”“指甲油指数”等等。世界就是这个样,转角总会有什么在等着。

而我,看到的是本地老字号一些应运而生的变奏与华彩。

人们对榴梿档的既定印象一般都是在户外搭个大棚,或在巴刹、老店屋等非密闭空间,榴梿满处堆放,摊贩手舞利刃,食客围坐活动桌椅。然而在亚历山大村熟食中心隔邻,我看到一家冷气咖啡馆,人们在里面喝咖啡、吃蛋糕,还有带壳的新鲜榴梿。

原来这是深受饕客喜爱的老字号榴梿品牌Ah Seng Durian(阿城榴梿)第二代的新尝试。由于榴梿气味特殊,谁会把榴梿和冷气咖啡馆,特别是小清新风格的咖啡馆联想在一起?但是,来这里的人都是榴梿爱好者,怎可能排斥它的味道?很多不敢想不敢做的事情,其实只是隔着一张纸。

另一个本地鞋履品牌DMK,诚意坚守做舒适、美观女鞋的理念20多年,去年暴发的疫情为实体零售业按下了暂停键,也让家族接班的姐妹俩有时间思考与探索,如何才能对生活保持恒久热情?她们的答案是以回馈社会为家族生意增值,保持它的生命力。姐妹俩正善用数码工具,重新包装品牌形象,希望将家族企业带到一个新高度。

减薪、裁员、关门、停业、收缩、转型……疫情带来的不只是负面消息,它也能“逼”一些人、一些企业尝试之前从未想过的事情。大浪淘沙之下,就看谁能更精准地“把脉”时代,勇于尝新,干出一个春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