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乐团 开音乐cafe

字体大小:

一起玩音乐但没有团名,没有餐饮经验却开了提供live音乐的小餐馆One Bar Cafe。看似颠覆常理的四名年轻人,如何把美味餐饮打造成实现音乐梦想的管道?

离大成地铁站不到五分钟步行的One Bar Cafe,表面上看和其他独立小店大同小异。但这家咖啡座有个与众不同的梦想,老板们决定创业,其实是想有一个玩音乐的地方。

老板之一吴俊鸿(31岁)说:“我们早在2015年就想拥有自己的空间,在属于自己的地方一起玩音乐。”

他口中的“我们”指的是原本来自两个乐团的四名团员一起组成的新乐团。新乐团未取团名,四人先已合资开了One Bar Cafe,提供亚洲风西餐及live音乐演出。店名中的“bar”指的并非酒吧,而是音乐节奏单位“小节”;One Bar Cafe标志设计亦巧妙融入高音谱号。

吴俊鸿说:“我们四个人就像一个小节里头的四个拍子。”

在乐团中担任吉他手的吴俊鸿,今年2月辞掉了工程师的工作,全职打理One Bar Cafe。与他并肩作战的另一名老板是主唱陈秀慧(33岁)。她毕业后在数码媒体公司担任制片人,2016年去了日本教书,去年回新后开始筹备开店事宜。

另外两名团员,即贝斯手和鼓手,目前仍是全职工程师,只能在下班后和周末时间到One Bar Cafe帮忙,也不方便曝光。

陈秀慧说:“他们其实也想辞掉工作来打理咖啡座,不过可能要等到One Bar Cafe上了轨道再说。”

自己研发新菜式

四名老板决定进军餐饮业时,考虑到大家皆无相关经验,所以物色店铺时专找营业中但老板准备脱手的cafe或小店,从而减少装修费。包括日常营运费在内,咖啡座的创业资金约10万元,如果买下空铺重新装修并设置厨房,需要的资金肯定更多。

One Bar Cafe的前身是名为23 Jumpin的咖啡座,店家还将所有餐点食谱传授给陈秀慧。去年9月正式易手后,他们没有马上更改店名,所以陈秀慧一边继续准备23 Jumpin的餐饮,一边研究新菜式。

20191303.zbfk_.a_Small.jpg
    陈秀慧在日本生活时构思的叻沙风味鲜虾炸春卷。(餐馆提供)

今年农历新年过后,23 Jumpin蜕变为One Bar Cafe,室内装潢焕然一新,餐点也更新了。其中一半是23 Jumpin的人气经典如法式油封鸭($18)和泰式冰奶茶($5),其余都是陈秀慧和吴俊鸿的心血结晶,例如叻沙风味鲜虾炸春卷($14),以及加入泡菜风味手撕猪肉的芝士全麦意面($16)。

陈秀慧说:“我从没想过自己擅长下厨,直至在日本生活后‘被迫’自己准备三餐,朋友都说我煮的东西看起来很美味。芝士全麦意面是我在日本生活时发明的菜式,叻沙风味鲜虾炸春卷也是那时的构思。”

吴俊鸿则是受妻子和岳母影响而爱上烘焙,对甜点特别感兴趣。不过,发展自己的兴趣终究和做生意不同。陈秀慧和吴俊鸿在构思新菜式时不单单考虑东西是否好吃,还要计算食材成本及准备时间,因为One Bar Cafe的午餐顾客多为上班族,而他们的午休时间有限。

欢迎其他音乐人来表演

目前,One Bar Cafe面对的主要困难是知名度不高,午休时间以外的顾客不多,特别是周末,大成工业区人流更少。老板的对策是利用送餐服务,以及在社媒宣传,并在上载Instagram贴图时利用#sgcafe和#sgfood等标签。

此外,四人已着手准备演出曲目,希望尽快定时演出,他们也欢迎其他音乐人到One Bar Cafe表演。

陈秀慧说:“我们的梦想是继续玩音乐。我们原先隶属的两个乐团已经不再活跃,如果我们没有One Bar Cafe,肯定不会继续演出。希望大家来到这里会觉得放松和享受,也会发现原来空间不大的店,也可以听到live音乐。”

与过去的白领工作比较,现在从事餐饮业工作时间长,而且薪金较低,所幸他们都得到家人支持。

吴俊鸿说:“我虽然结了婚,但还没有孩子,所以创业就是要现在,日后要承担的责任和义务肯定更多。”

陈秀慧说:“和上一代比较,我们的经济负担一般较轻,所以比较有机会冒险。人生只能活一次,有想做的事就去做,何况年轻的时候不做,还等什么时候?”

朋友合资创业须注意什么

好朋友未必能当好同事,更别说是一起创业。吴俊鸿和陈秀慧认为,朋友一起合资做生意,应该注意的地方包括:

  • ·凡事说清楚,有不满或不赞同的地方也要提出。如果闷在心里,久了必觉反感。
  • ·理智讨论,设想每个决定可能造成的后果。
  • ·不能坚持己见,必要时投票决定。

One Bar Cafe

面簿网页:facebook.com/OneBarCafe/  

1 Irving Place #01-25 S369546

每天上午11时至晚上9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