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里法式甜点师傅 保持好心情做甜点

29岁的李英铨在巴黎学成归来,去年12月在裕廊东开设法式甜点店。他每天从早忙到晚,工作14小时,为了早点还钱给他打本开店的母亲,也为了让顾客尝到好吃到一口不剩的甜点。

裕廊东组屋邻里出现别具一格的法式甜点店,掌舵的是留学法国,29岁的李英铨。品尝他的甜点,聆听他与众不同的故事,不但感受到他的创意和心思,也能看出他的勤俭和坚持。

放弃成为飞机师

许多甜点师傅从小就对烘焙感兴趣,李英铨小时候的志愿却是当飞机师。国民服役入伍时,他有机会参与飞机师培训,却发现那原来不适合自己。完成全职国民服役后,他开始在本地雪糕店The Daily Scoop工作;李英铨坦言当时只是“随便挑了一个地方打工”,没想到那份工作却是他成为甜点师傅的起点。

李英铨在新加坡香阳环球厨师学院At-Sunrice Global Chef Academy上了为期三周的基本糕点课程,之后要选修更长的课程时却报读失败。于是,他选择继续打工。李英铨先后在西餐馆、面包店和两家蛋糕店工作,并在每家店打工三个月到一年多不等,累积了不同经验。

李英铨说:“我没试过其他工作,但制作糕点时觉得挺好玩。选择辞职,一般是因为学的或做的东西已经不再有趣,或是感觉到店家应该无法长久经营。”

20190717_zbnow_dessert_Medium.jpg
李英铨把甜点摆在黑胶唱机上,专心一志打造美味作品。

不懂法语,远赴巴黎进修

为了掌握糕点制作技巧,李英铨决定远赴巴黎进修和实习。他之前去过一次法国,认为法式甜点与众不同;在日本同样学得到法式甜点,但比起日文,他比较想学法文。

2016年初,李英铨开始了法国甜点名校Ferrandi厨艺学院的两年课程,同时在语言学校上法语课。学费3万新币,租金每月1000新元,生活费每月300至500新元,一部分由父母资助,其余是自己的积蓄。巴黎的日常生活相当简单,但毕竟是他第一次独立生活,自然变得更成熟、独立。

课程主要以英语进行,对于李英铨来说不成问题。但在餐馆实习始终要听懂法语。李英铨打趣说自己的法语不算强,但“日常生活可以交谈,在厨房可以吵架”。

20190717_zbnow_dessert2_Medium.jpg
Haze,层层叠叠的酥皮、榛果酱、咖啡奶油及坚果糖酱巴瑞脆片(praline feuilletine),口感与滋味一样无与伦比。(受访者提供)

母亲“怂恿”开店

李英铨去年决定回新,是因为父母亲的健康出了一些状况,所幸并无大碍。李英铨说自己不喜欢做生意,去年12月在裕廊东31街开了甜点店,其实是母亲“怂恿”,开店资金亦是母亲先借给他,所以“妈妈才是真正的老板”。尽管不必养家,他仍想尽快赚够钱还给妈妈,因此开店至今虽一手包办所有事务,但坚持不拿薪水,直至回本。

李英铨认为自己不适合开店,他其实比较想当小贩,甜点卖完就回家,可惜“小贩中心太热,制作糕点需要冷气”。他也说自己不太喜欢吃甜,所以店内甜点一般带有苦味或咸味。此外,他偏好当季食材,因为价钱合理又美味。例如早前蓝莓季,李英铨便大量采购,推出了季节限定蓝莓甜点。不喜欢浪费的他,食材买了一定都会用完,绝不随便丢掉食物。

看到顾客吃不完甜点,他心疼之余亦费心思考:究竟为什么会剩下一部分不吃?他认为做饮食业一定要了解顾客群以及顾客最想要什么。

李英铨说:“厨师的责任是尽量不要浪费东西,所以一定要好吃到顾客不会吃不完。”

现在,李英铨每天从上午9时工作至晚上11时,亦继续研究现有甜点,不断修改制作过程,所以“今天吃到的甜点,可能一个月后就不同”。

他说:“到现在为止有了七八年经验,应该会一直做下去吧。希望顾客吃到我的甜点会高兴,所以我自己做甜点的时候也要保持好心情,顾客吃了才会开心。”

Lee's Confectionery

343 Jurong East Street 31

#01-59 S600343

中午至晚上10时(周三休店)

外送服务:12时半至晚上9时半(无休)

官网:leesconfectionery.oddle.me

一人份甜点一律$8,欲买较大尺寸的甜点须预订。店内亦可享用咖啡和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