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阻断措施期间新创意:泡泡茶 …… 餐饮业清凉洗牌

泡泡茶专卖店未来将与餐饮业其他伙伴,以创意开发新市场。

字体大小:

泡泡茶专卖店在阻断措施期间暂时关闭,业者纷纷出招。在混战中显示,后疫情时代将出现的新景象,泡泡茶专卖店未来将与餐饮业其他伙伴,以创意开发新市场。

受访者提供照片

4月22日政府收紧非关键必要服务后,泡泡茶没有“人走茶凉”,业者通过与餐食业者、送餐平台、姐妹品牌合作等方式扭转劣势,粉丝都乐见其成。

收紧措施施行一个星期后,Grab旗下送餐平台的泡泡茶需求,比禁令措施前高出两倍,整个4月份的泡泡茶订单,比3月份多60%。与平台合作的泡泡茶相关业者,过去一个月也有所增加,包括KOI、贡茶和里喝三大巨头在内。

Grab发言人受询时说:“泡泡茶和餐食业者合作,能让生意继续做下去,同时符合政府条件。所有行业都面对前所未遇的状况,因此必须不断创新,创造新的解决方案,应对消费者不断变化的需求和新常态。”

后疫情时代的新景象

从泡泡茶业者的连环新招,可以推敲一些疫情后的新景象。

◆发挥共享经济效益

本土品牌里喝推出泡泡茶DIY配套,也和姐妹餐食品牌合作外卖套餐。催生里喝品牌的Royal T Group董事经理郑惠元说,里喝茶有一批忠实追随者,这段时期与集团旗下其他餐食品牌合作,给予餐食品牌进一步曝光的机会。疫情之后,里喝将继续售卖DIY配套,而且会推出更优质包装。

里喝将在疫情后继续售卖泡泡茶DIY配套。
里喝将在疫情后继续售卖泡泡茶DIY配套。

3月在新邮政中心开设新门店的艋胛鸡排(Monga)也卖泡泡茶,本周一(18日)宣布把泡泡茶和姐妹品牌发起人肉骨茶组合成外卖套餐,希望借此让这个台湾品牌融入本地饮食文化。发言人说,组合成效理想的话,会在阻断措施结束后以季节性方式推出。

艋胛鸡排把泡泡茶和姐妹品牌发起人肉骨茶组合成外卖套餐。
艋胛鸡排把泡泡茶和姐妹品牌发起人肉骨茶组合成外卖套餐。

新加坡理工学院零售与市场行销高级讲师陈建安接受联合早报访时说,共享经济模式是双赢的未来趋势。泡泡茶专卖店如果与餐食业者合作愉快,销售渠道增多,可能会收掉一些生意欠佳门店以节省开支。合作方的餐食业者如果原本名气不大,也可通过泡泡茶品牌提升知名度。只是合作对象必须是定位一致,才不会让消费者感到混淆。

◆更多业者加入战局

本地的士林台湾小吃趁势推出三款泡泡茶抢攻市场。由于反应良好,业者考虑之后继续售卖泡泡茶。发言人说:“可能会在更多地点售卖和推出更多口味,但要考虑人手问题,我们要在有信心能够维持最好水平才会推出。”其他在疫情期间推出泡泡茶的业者,也不排斥继续将泡泡茶列在菜单内。

士林台湾小吃推出三款泡泡茶抢攻市场。
士林台湾小吃推出三款泡泡茶抢攻市场。

虽然品牌林立,市场未必已饱和。士林台湾小吃认为还有增长空间。发言人说,泡泡茶不再只是一种追求,它在新加坡已成为一种新兴必需品,像咖啡和茶,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不过市场上选择众多,消费者变得更加敏锐,所以一定要用优质材料泡制出好茶。

陈建安也说:“这是一种群体魅力,粉丝已将泡泡茶视为一种生活时尚饮料,并不是单纯的喜欢喝或想要喝。如果一群人都在喝,只有你没有买,就显得不合群或被排除在外。”

◆新模式新品牌抬头

马国雪兰莪州首邦市SS15的奶茶一条街经过冠疫“洗礼”,好些已挨不住结束营业,包括进驻本地的品牌。陈建安预料接下来本地市场也会大洗牌,淘汰一些无法持守的品牌。然而,需求仍在,加上海外业者短时间内可能不会对外扩张,不失为本地品牌冒出头的良机。

的确,一些还在努力往上爬的个体户摊位和小店,疫情期间受到的瞩目,搭建进阶的平台,甚至有望受到餐饮财团青睐。

已在本地市场站稳的品牌也必须紧扣局势。郑惠元就透露,Royal T Group今年会发展从传统线下转到线上的新零售模式,这将是令里喝品牌变得更强大的重大改变。

主动出击五大连环招

无论是主动出击、缔结联盟或乘势上位,业者在危机中展现的机智,让粉丝赞叹叫好。

◆一:有求必应

反应快的店家敏锐地闻到商机,立即推出泡泡茶分一杯羹。士林台湾小吃在4月底推出黑糖鲜奶波霸、1983波霸奶茶和蜂蜜鲜绿茶三款泡泡茶。发言人说:“我们向来有自家泡泡茶配方,在一些海外门店售卖。阻断措施期间一直有顾客希望我们卖,所以就推出包括这三款招牌饮料的限时菜单。反应很好!甚至有粉丝一人订了20杯,一些亲自上门的顾客要等上40分钟。”

原本只卖波霸鸡尾酒的Route 65推出非酒精类珍珠奶茶。
原本只卖波霸鸡尾酒的Route 65推出非酒精类珍珠奶茶。

甘牌烧味也引进欢乐冰室的港式奶茶(可选择加入黑糖珍珠),茶底厚,带有淡奶香,和常见的台式奶茶很不同。此外,在新达城售卖亚洲混搭料理的Route 65,原只卖波霸鸡尾酒,最近也推出非酒精类珍珠奶茶。

◆二:有吃就有喝

单卖泡泡茶行不通,那就拐一拐找“吃”的。贡茶5月初火速交到盟友,与休闲西餐Wolf Burgers、鸡饭专家Express by Chatterbox和陈麻婆豆腐合作。另一个连锁品牌KOI则是跟Grain线上餐馆合作,曾经试过两分钟内就卖出100杯。

KOI跟Grain线上餐馆合作,提供泡泡茶外卖服务。
KOI跟Grain线上餐馆合作,提供泡泡茶外卖服务。

合作对象可以是同个集团旗下的姐妹品牌或寻求外援,一些考虑到地缘性或性质相近。也有看似“无厘头”的,但谁说泡泡茶不能跟其他风味撞击出火花?

Emma日式泡泡茶搭日本餐Menya Kokoro。
Emma日式泡泡茶搭日本餐Menya Kokoro。

例子包括:各一杯(Each a Cup)搭裕廊东的印度煎饼店ENAQ及创时代串串香,吃茶三千(Chi Cha San Chen)搭启汇园(Fusionopolis)邻居友记家传鸭饭,迷夏客搭牛车水饮茶酒楼(Yum Cha),珍煮丹(Truedan)搭姐妹品牌Egg Stop,Playmade by丸作搭卤肉饭专家Jiak By金锋,甜点品牌Emma的日式泡泡茶搭日本餐Menya Kokoro,鹿角巷(The Alley)搭韩国炸鸡Chir Chir。

◆三:肥水不流外人田

本土品牌里喝在网店虾皮(Shopee)推出泡泡茶DIY配套,价格介于48至85元,可冲泡15至20杯三种口味的含珍珠泡泡茶。Royal T Group董事经理郑惠元说:“作为一个本土品牌,我们有必要更好及更快做出反应。一直以来我们都在社交平台如Telegram和顾客密切互动,听取他们的反馈后我们决定推出DIY包配套。这不但能遵循政府条例,也可以让顾客在家享受亲手泡制的乐趣。”

Royal T Group前阵子还推出“Boss Happy Delivery”外送平台,让旗下多个品牌(包括里喝)可独立或配搭订购。

幸福堂除了和诺维娜鱼膳坊(The Fish Hut)及兀兰Wooshi Sushi合作,最近也在后港4道第682座咖啡店内以摊位形式主动出击。

◆四:配角变主角

不少餐饮业者原本就有售卖泡泡茶,但未受关注。连锁专卖店缺席,正好腾出空间让它们浮出台面卡位。

这类业者以台湾料理店居多。我爱台妹以快餐概念主打炸鸡排和盐酥鸡等道地台湾小吃,这段时期七家店面都有开业,限定每人只能买两份食物加饮料。从下单情形观察,泡泡茶大有反客为主之势,顾客多只点了简单小吃。

芽笼路233号的饿魔小吃(Emo snacks)和城市广场的来来红烧牛肉面等,都因有售卖泡泡茶在网上成为搜索对象。港式代表有檀岛(Honolulu Cafe),茶餐厅去年5月就已推出黑糖珍珠奶茶和咖啡。

◆五:我在故我卖

一些泡泡茶品牌刚好有门店在食阁内,占到优势可继续售卖。也有在熟食中心内的摊位,这段时期迅速窜红。

巡茶(R&B Tea)的20多家门店当中,唯汤申大厦口福食阁内的可继续营业。据观察,整个食阁门可罗雀,只有巡茶需要员工维持秩序,每次最多十人排队。同样以“虎纹”见称的老虎堂,新达城Pasarbella食阁内的门店得以幸存,也是供不应求。

麦士威熟食中心的“有点糖”在阻断措施期间生意大增。(档案照)
麦士威熟食中心的“有点糖”在阻断措施期间生意大增。(档案照)

熟食中心内泡泡茶摊位即使价格较低,一般只能做到街坊生意,现在情势不同了。麦士威熟食中心内的有点糖(Dot Sugar)在“封锁令”施行第一天,就收到超过500则WhatsApp。其他还有大巴窑8巷第210座熟食中心内的Dessert Monster、兀兰12街马西岭商场(Marsiling Mall)熟食中心内的龙华咖啡茶室(Long Hua Cafe)等。

本地经历三波泡泡茶热潮

本地早在1992年就出现台式泡泡茶店,当时浮满泡沫的奶茶是装在又圆又大的玻璃杯内。1990年代后期“自动封口机”取代传统杯盖,泡泡茶也以小卖店形式出击。2002年时高峰期本地泡泡茶店一度达5000家,还记得清凉小站(Cool Station)和快可立(Quickly)吗?可惜恶性竞争造成削价战,一杯甚至只卖1元,许多品牌相继退市。

第二波热潮随着KOI和贡茶先后于2007年和2009年进驻我国后掀起。它们的品质较佳,而且不断推出新口味,2011年我国有超过10个连锁品牌开设500家泡泡茶店。2017年贡茶原本授权商Royal T Group因经营权纠纷,改创本土品牌里喝。

近几年的第三波热潮主打天然健康好茶、优格酸奶及黑糖虎纹等。除了台湾,也有来自中国大陆的品牌抢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