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感念父亲的爱 用心煮出好味道

郑康发坚持用心烹煮,才能做出好味道。

字体大小:

新加坡小贩文化申遗成功,但小贩文化要在国人生活中源远流长,小贩的接班问题越是迫切。《现在·食乐园》每周六推出小贩传承系列,介绍本地传承二三代的小贩摊位,听摊主分享如何将传统滋味代代相传,道出美食中蕴含的人情味。

小贩传承系列8

一味相传

兴记咖喱鸡米粉面摊主郑康发从小在小贩中心长大,接手父亲的面摊对他来说,是自然而然的事。他认为,面要用心煮,才能煮出好味道。

一碗咖喱鸡米粉面,包含了兴记咖喱鸡米粉面摊主郑康发所有的情感和他对家人的爱。他对这道美食的爱有多深,背后便付出相等的血汗。

开创于1963年的兴记咖喱鸡米粉面摊拥有58年历史,1979年从街边流动摊位迁入芳林苑熟食中心。摊位有一批忠实食客,每到午餐时间,摊位前总是出现长长人龙。

郑康发(左)钦佩已故父亲的毅力和刻苦耐劳。(档案照)
郑康发(左)钦佩已故父亲的毅力和刻苦耐劳。(档案照)

“兴记”源自第二代老板郑康发(47岁)父亲郑永兴的名字。74岁的母亲邓宝珍指着郑康发说:“他5岁时我就帮他老爸做生意,做了40年,每天要站上十多个钟头,很辛苦。”

郑康发O水准毕业后就到摊位帮忙父亲。10年前,郑康发开始接手煮咖喱鸡米粉面。“爸爸被诊断患有心脏病后,我就多做一些,减轻他的担子。”对于接手,郑康发没想太多,也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

煮一碗咖喱鸡米粉面,要有热忱,也要靠经验的累积。郑康发说,一开始总会听到批评,说爸爸煮的比较好,自己试后发现的确有差别。不过,他不灰心,花了一年的努力,将口味调回父亲的味道,终于得到食客认同,也逐渐有了回头客。

郑康发从小在小贩中心长大,和父母一样,生活绕着小贩中心转。“当年我在(小贩中心)楼上念幼儿园,放学后帮忙收碗。上了小学,下课后吃睡都在小贩中心,每个小贩的儿女都这样。”

郑康发(右)与母亲共同经营兴记咖喱鸡米粉面摊。
郑康发(右)与母亲共同经营兴记咖喱鸡米粉面摊。

郑康发情感细腻,亲人是他心中最柔软的部分。谈到过世七年的父亲,他一度哽咽,感伤得说不出话。母亲说:“他爸爸人很好,顾家,也疼爱孩子,七年了我们还是很想念他。”

郑康发对父亲的毅力和刻苦耐劳感到钦佩。他说:“一碗咖喱鸡米粉面从辣椒的炒制,咖喱粉的调配到煮鸡,搅椰浆,打鱼饼等,都是父亲一手包办,以前没有机器代劳,父亲就是这么走过来的。”

为了炒制辣椒,郑康发在乌美找了家工厂,亲自炒制辣椒干。即便每次做辣椒都要忍受手指灼热之痛,他坚称辣椒必须自制,供应商做的是辣椒膏,水分多,不久就坏了。

兴记咖喱鸡米粉面的汤头浓稠味美,香中带辣,搭配鲜嫩的鸡肉,咖哩的辣味与椰浆的甜味恰到好处。除了鸡肉,马铃薯、鱼饼及豆卜也吸收了美味的咖喱汤汁。一般咖喱鸡米粉面的椰浆味浓,兴记着重在咖喱香料的味道,吃起来浓郁,又不至于有印度咖喱味。

传承了58年的兴记咖喱鸡米粉面有一批忠实顾客。
传承了58年的兴记咖喱鸡米粉面有一批忠实顾客。

郑康发说,爷爷原本也在街边售卖炒萝卜糕,不过炒萝卜糕赚得少,只能卖个一两角钱,没法养家。父亲是家中长子,12岁就当家。为了家计,父亲19岁那年决定改卖咖喱鸡面,一开始就在“山仔顶”(南干拿路,South Canal Rd)街边售卖。他也说,咖喱鸡米粉面的最初版本由爷爷创制,后来经过父亲再三研发改良,才有现在的口味。

创业初期,生意不理想,卖了三年才做出成绩。在旁的母亲笑说:“他爸一开始连鸡都不会砍,甚至去跟卖鸡饭的人偷师。”郑康发则说,还好以前的食客很愿意给父亲提意见,他们慢慢钻研、改良,才慢慢把生意做起来。

用心烹煮,就会煮出好味道。郑康发认为,除了用心,小贩对自己煮的东西要有责任感,自己要觉得好,才能给别人吃。创业难,守业更难,郑康发自问:“我爸有我,我有谁?”

郑康发的16岁孩子,学校放假时会到小贩中心帮忙。至于以后会否接手生意,还是个未知数,不过他总在孩子身上看到自己小时候的影子。“我小时候也会偷懒,不想帮忙,直到爸爸出事后,为了生活,才知道要打起精神,继续做下去。”

郑康发承诺必尽所能保留父亲招牌。若有机会,他希望将父亲的咖喱鸡米粉面发扬光大,不排除将来开设分行,也考虑推出速冻真空包装,将咖喱鸡米粉面分销出去。

地址:531A Upper Cross St #01-58 S051531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