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设计50年光辉

字体大小:

大特写

苹果创办人乔布斯(Steve Jobs)说:“设计无关乎一件事物的外形,而在于它如何运作。”

如果用这句话来看建国超过50年的新加坡,有份打造这座城市的设计,不仅是那一栋栋披上耀眼外衣的建筑物,或成功走上国际伸展台的时尚服装,还包括渗透于生活中的大大小小创意与作品,有形或无形地改善着我们的世界。

本期《大特写》回顾过去50年来在新加坡孕育而生的各类设计,认识这些作品如何在我国建国、工业化、经济成长等过程中留下足迹,同时又如何塑造我们未来的生活,书写着一个属于小红点的设计故事。

建国设计

在新加坡取得独立以前,设计意识已在岛国的土壤扎根。

成立于1961年的经济发展局一开始就设有“工业研究部门”,探讨如何生产具创意和优良设计的优质产品。

1965年,在位于莱佛士坊的罗敏申大厦一楼,名为“经济与发展中心”的工作坊兼展示间正式敞开大门,着重于推广新加坡生产的产品,并鼓励制造商追求优质设计。

作为一个年轻的国家,设计除了是基础设施与市镇建设的核心元素,也成为打造国家认同感的一个重要渠道,属于这类“建国”设计的作品包括:

★新加坡国旗 (1959年)

每逢8月9日来临之际,本地大街小巷可见一幅幅“红白星月”的新加坡国旗高挂空中,以飞扬姿态欢庆一年一度的国庆日。

若仔细端详,一样的国旗时常出现深浅和色度不一的红色,有辣椒红、橘红和暗红等,形成一片有趣的景色。

但实际上,此红非彼红。据国家文物局资料,我国国旗的红色只有一种,即国际色彩权威机构Pantone的颜色指南中的“032”号红色。

有趣的是,当年,时任副总理杜进才博士率领委员会设计邦旗时,原本曾因担心与其他国家的国旗“撞色”,而不愿采用红色和白色。

杜进才博士说:“我制作了不同颜色的(国旗)图样,让内阁考虑,我也向他们解释为何不好使用红配白、白配红,上白下红是波兰国旗,而上红下白则是印尼国旗。”

不过,在一番考虑后,立法议会最终通过“红白星月”的国旗设计。新月象征新建立的国家,五颗星代表民主、和平、进步、公正、平等的理想,而华人喜爱的红色代表平等和友谊,白色则代表纯洁美德。

★国家剧场 (1963年)

早期设计师有一份使命感,要与这年轻的国家一起探索和建立“新加坡”这个身份。

位于里峇峇利路的国家剧场便把新加坡国旗的象征元素,展现于建筑物的设计上,包括代表国旗上五颗星的五个尖角,以及建筑物前方的“弯月”弧形喷泉。

这座被称为“人民剧场”的公共建筑,由政府与民间联合资助,屹立了约23年,于1986年正式拆除和走入历史,让一代人对建国设计的情感,永远收存在回忆里。

★鱼尾狮:标志与雕像(1964年、1972年)

新加坡河变清洁了,滨海湾的景色越来越华丽了,而这座源自1964年的平面设计的“狮头鱼身”雕像,随着时代更替,从原本的新加坡河口搬到浮尔顿1号大厦旁的河畔,不变地叙述着一段关于新加坡的传说。

鱼尾狮的设计诞生于1964年,是当时新加坡旅游促进局的标志,由新加坡Van Kleef水族馆馆长和新加坡纪念品委员会委员、英国设计师Alec Fraser-Brunner,根据新加坡的梵文原名“狮子城”和早年的渔村历史设计而成。

到了1972年,在著名雕塑家林浪新的巧手下,鱼尾狮从平面设计“演化”成一座高8.6米的雕像,成为我国旅游业一个“屹立不倒”的象征设计。

建筑设计

有限土地与密集人口,是这座热带城市无法躲避的挑战,但同时也促使岛国建筑设计找到自身定位。

今时今日的新加坡,几乎处处可见高楼通风的住宅建筑,实际上,我国的高楼住宅早从1970年代就掀开了重要篇章。

★珍珠苑 (1976年)

牛车水欧南园一带有不少建于1970年代的旧楼,岁月在这些建筑物上难免留下痕迹,容易让人以为它们已是跟不上时代的设计。

而位于这一区、处在半山腰的珍珠苑(Pearl Bank Apartments)虽已有40年历史,至今却仍受建筑爱好者的追捧与赞扬,不少居民们也为它请命,呼吁当局保留这栋楼宇。

一栋旧楼能如此受“爱戴”,并非什么怀旧因素在作祟,而是珍珠苑确实是住宅设计中的一个时代典范,几十年来对新加坡和东南亚的住宅设计具有深远影响。

它楼高38层达113米,建成后一度是本区域最高的住宅建筑人口最为密集的私人住宅项目;其“C”字型的马蹄铁形大楼设计更是前卫,在当时被认为是“穿越时空”的创作。

首先,马蹄铁形外观不为标新立异,而是在空间设计上做到让272户单位能前后通风。

其次,每一楼有八个单位和八架电椅,以及共用的走廊与露天楼梯,让住户在享有私隐的同时,也有进行互动的社区空间。

每个单位则分割成两个阶层的空间,这一独特设计进而铸成建筑外观的特色。

★摩绵坡1号 (2003年)

住在热带国家,往往得面对这样的两难局面:下雨时,不关窗就无法阻挡雨水入屋,可是一关窗,就得忍受一屋子的闷热。

出色的建筑设计必须为用户解决问题,包括为他们找到能与多变气候“和睦共处”的方案。

本地建筑事务所WOHA在设计这栋28楼高的私人公寓时,特地设计具双重功能的“季候风窗”,有一个个洞孔的窗板在遮挡雨水的同时,也让空气能在单位内流通。

除了季候风窗,摩绵坡1号公寓也备有其他环保设计。例如,有遮阳功能的建筑外墙,让这栋建筑获誉为本区域高楼住宅的杰作,成为之后高楼住宅的设计典范。

★达士岭摩天组屋 (2009年)

谁说公共住屋必定“其貌不扬”,不能在市区一带的黄金地段占一席之地?

高达164米、有50层楼的达士岭摩天组屋不单是本地最高的组屋,也打破人们对公共住屋的既定形象,让老百姓能在市区内享有优质的居住空间。

该住宅项目由七座建筑物组成,楼宇之间有空中天桥连接,顶楼的天台花园让公众能鸟瞰美丽的市区风景。

科技设计

自建国以来,设计已是本地工业的重要一环,到了1980年代末,随着更多科技的引进,许多突破性的科技产品在本地孕育而生。

★Setron收音机 (1972年)

这款长得像太空帽的收音机,是否能融入目前流行的怀旧工业风的室内设计?

实际上,以“太空时代”为设计灵感的这台收音机生产于1972年,如今已是国家博物馆的收藏品之一。

设计这台充满未来风的“2001”型号手提八轨录音带与收音机的,是我国首家国民电器厂“视特朗”(Setron)。

Setron是我国建国初期的家喻户晓电器品牌,首创本地制造业传奇,对日后促成新加坡工业起飞、跻身亚洲四小龙,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

★爱立信第一代手机 (1997年)

还记得我们的手机曾经有天线和翻盖吗?

1990年代,我国工业设计事务所Lawton & Yeo为爱立信(Ericsson)设计手机,该品牌的第一代随身电话GF788,便是这家设计事务所的作品。

这台长10公分、重135克的GSM系统随身电话,在当时算得上是手机设计的佼佼者,外形轻盈、尺寸实用,一度成为引领手机潮流的新宠。

★Thumbdrive数据储存器(2000年)

没错,几乎每个上班族都拥有的指状储存器(Thumbdrive,又称U盘、随身碟),是本地设计人的创作。

新加坡人陈胜利(Henn Tan)所创办的科特国际(Trek 2000 International),于2000年设计出这款产品,插入拔出USB插槽便能使用,超级方便,让我们开始告别使用磁碟和光盘的时代。

家具与产品设计

所谓的美丽,各花入各眼,但毋庸置疑的是,好设计能为生活“增值”,带来便利与乐趣。环顾四周,岛国不乏这类优质设计。

★塑料凳 (1990年)

别以为这张看似普通的塑料凳平平无奇,它的每个细节都经过深思熟虑,组合成经得起时间考验的设计。

1990年代,本地塑料厂Singa Plastic探索如何在生产塑料水管之外为品牌增值,公司于是找本地设计师周慕仁来设计一系列产品,包括这款塑料凳。

在众多凳子当中,这款塑料凳能“脱颖而出”,成为国人日常生活中的经典家具并非偶然。凳子从头到脚的设计细节,让它成为一个实用价值极高的产品。

例如,四只脚的线条幅度与形状,方便人们轻松地把一张张凳子叠起来。

还有,凳子中央的小洞口并非“多余”,而是设计师考虑到咖啡店业者需要在关店后把凳子收存起来,于是融入洞口设计,让业者可用铁链穿过洞口,再用锁头把一叠凳子固定住,不让窃贼有机可乘。

★SG50新加坡纪念品 (2015年)

旅客通过纪念品认识新加坡,国人则在纪念品中找到情感回忆。

包括Supermama和STUCK在内的设计公司,去年配合SG50推出50件“新加坡纪念品”,把新加坡日常生活中具代表性的意象,包括游乐场、七彩千层糕、组屋图腾、咖啡店文化和鱼尾狮等意象,表现在门挡、马克杯、橡皮擦、水壶等普通纪念品的设计上。

“新加坡设计50年展”在国家设计中心(111 Middle Road)2楼设计展廊展出,每天早上9时至晚上9时,入场免费。 新加坡设计理事会也配合展览,于本月推出与展览同名的刊物,讲述新加坡设计史与介绍个别设计作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