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全成:新谣离诺贝尔奖多远

字体大小:

一双鞋,能踢几条街?
一双脚,能换几次鞋?
一口气,咽得下几座城?
一辈子,闯几次红灯?
答案啊答案
在茫茫的风里

很熟悉吧?不错,这是余光中的《江湖中》,这首1970年写于美国丹佛的诗,有作者自注:本诗的叠句出于美国年轻一代最有才华的诗人与民歌手因布·迪伦的一首歌Blowin’ in the wind。这首四节诗,连用四叠句,创作灵感与诗的格式显然来自因布·迪伦的这首名曲。

诗乐与新谣的滥觞

《江湖中》收录在余光中的第10部诗集《白玉苦瓜》,与书中的另七首诗,为台湾民谣歌手杨弦谱成曲子,于1975年6月6日举行了一场民谣演唱会,掀起台湾民谣风,这一年也被称为“民歌元年”。这就是刚过去的“民歌40”的来源了。这股以诗入歌的民谣风也吹来本地,造成巨大的影响,这就是“诗乐”与“新谣”的滥觞。

因布·迪伦是谁?没错,他正是夺得今年诺贝尔文学奖的鲍勃·迪伦(Bob Dylan)。《江湖中》的“原型”,就是近日大家都在谈论的《在风中飘扬》了。

这就是老鲍与新谣的关系。

老鲍跨界得诺奖,引起不少争论,什么音乐人为何拿文学奖,那么作家是不是也可得音乐奖?流行歌曲作者也能进文艺殿堂?在本地,评论似乎多给予肯定,并列举诗歌原本就是诗与歌,都是可吟可唱的,比如古代的诗经,后来的宋词元曲,就是当时的流行歌曲。

是的,诗自古就是可唱的歌,也可以是当时的流行歌曲,但当时的流行歌曲,却不一定是诗,更不一定成为今日的经典。这就像台湾的民谣,本地的新谣一样,正是一片靡靡之音下的清流。所以,《在风中飘扬》是普世期待和平的心声,不是“垮掉的一代”的颓废之作;所以,《江湖中》不是《今天不回家》,不是《负心的人》;所以,新谣不是同为本地创作的《午夜香吻》。

小红点窥探文学圣殿

记得在1986年,为配合晚报联办的新谣公开赛举办的“歌谣创作交流会” 上,我以评审身份在会上发言,表示新谣应当像诗经或宋词或元曲一样,是可以唱的文学作品,并期许,将来的文学史上会有新谣的位置,那就是诗经楚辞乐府唐诗宋词……新谣。所以,曲是推广词的载体,重要的是,词是否具文学价值。正如老鲍是歌手也是诗人一样,与这位“民歌之父”深具渊源的新谣,也应具备同样的素质。

老鲍荣获诺贝尔文学奖,新谣人呢?能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吗?是巫启贤?木子?梁文福?黎沸挥?小寒?或者其他后来者?无论如何,除了小说戏剧诗歌等文学作品,小红点又多了一种媒介,可以窥探至高的文学圣殿。

加油!这不只是梦想。我们不能狂妄自大,但也无须妄自菲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