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志发:情意结

字体大小:

晚餐时间

我中学时期在家乡怡保就读国民型中学,就是那种每周还保留两到四节中文课,以马来语作为主要教学的改制中学。

因为中文课少,所以特别珍惜,也参加了学校的华文学会。每周的一天,还会协助学会到各班级喊卖《星洲日报》出版的中学生刊物,推广中文阅读。

那时每次喊卖前,自己需先消化内容,再扼要向学生介绍刊物重点。这样的日子,一过就四年。在那时,也培养了阅读报纸的兴趣,才结下今后进入华文媒体的缘份。

去北京上大学前,曾在被喻为“南大种子”的雪兰莪加影新纪元学院就读中文基础、媒体文凭课程。该民办学院的创校过程中,南大马国校友会的校友扮演要色,学校承载南大精神,而校地则是加影华侨学校捐献。

也在那时,有机会深入了解马国华文教育艰难的发展过程,认识华教斗士林连玉、慈善家陈嘉庚等先贤对华教的贡献,深刻感受他们“百年树人”的伟大使命,而自己也在享受“前人种树”的结果,仍有机会以华校生自居。

大学毕业后,第一份工作是在陈嘉庚创办的《南洋商报》担任记者,度过了三年零八个月,后来加入《联合晚报》。虽然加入新公司,但报纸的创办背景多少都能拉扯到陈嘉庚。加上有家人在华侨中学执教,每当有机会经过学校广场看见陈嘉庚像时,都会想起过往他对华教的贡献而肃然起敬,心里钦佩。

十天前(19日)是陈嘉庚第七个儿子陈元济庆祝100岁大寿,前一晚接到上司指示要去寿宴采访陈元济老先生,当时我很兴奋,因没想过自己会有机会采访陈嘉庚的后人,毕竟我成长、学习与工作的背景,都得到这位先贤以往贡献的助力;所以我马上阅读相关资料,做好准备,期待一见这华教先贤的后人。

全桌人讲英语

可惜当到了宴会后,陈元济的儿子陈君宝确认他的父亲不接受访问,对方称有什么可由他代答。当下我感到遗憾,毕竟没办法亲自访问老先生,也无法从他那里了解陈嘉庚当年的风采。

虽然无缘访问老先生,可是他们预留了位置,邀请我们共吃午餐。我和老先生的二女儿陈仁约与她的孩子们同桌;虽然我之前搜找资料时,已经知道陈嘉庚的后代大多数都是接受英文教育,但当同桌人全场几乎都是用英语交谈时,还是有一阵不适应。

只有在寿宴当天,穿着旗袍、优雅美丽的陈仁约坚持用明显生疏的华语跟我交谈,纵然我一度迁就对方说英语,但她还是坚持以华语回答与交流。她说,她想多讲一些。她指孩子如今都生活在澳大利亚,很遗憾他们不会说华语。但唯一不变的是,孩子和她跟陈元济老先生一样,都非常喜欢烤乳猪这道充满传统习俗风味的佳肴,桌上大家吃得津津有味。

陈君宝后来受访表示家族第四和第五代成员已经不会说华语,就算一些会说的,但也不会写,所以家族定期回福建寻根,要让后代了解祖先做过的事,让他们从中学习和激发学习中文的兴趣。陈嘉庚的嫡长孙陈立人12年前接受《早报》访问时也曾说,因历史时空、语言、文化背景、生活环境等因素的变迁,不少家族成员从1950年代开始进入英校受教育,接受西方文化思想和风俗习惯的熏陶,所以对他们而言,中文和中国文化与他们显得格格不入。

生活中使用哪一种语言的选择并没有对错之分,但出席陈嘉庚后人的宴席听到的多是英语,难免让有中文情意结和钦佩先贤贡献华教精神的我有些许失落。庆幸的是,陈嘉庚的孙子陈君宝接受访问时,仍可用华语侃侃而谈;还有看见陈元济老先生百岁寿宴上精神奕奕、老当益壮、胃口大开,这是多么好的福气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