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志发:旅程

(取自Pixabay.com)
(取自Pixabay.com)

字体大小:

晚餐时间

“虽然这些记忆都会被她渐渐忘记,可是就如上面提到的丈夫和阿公所说的一样,至少在能走、有钱花的时候,陪着你身边的他/她,无论是家人、夫妻、伴侣或朋友都好,一起共塑那不留白和没遗憾的回忆。”  

约半个月前,我跟随本报与中欧航旅联办的“跟随总理足迹走,游非一般的韩国”的旅游活动,飞到韩国展开9天7夜的行程。在行程中,与参加旅行团的部分读者朝夕相对,除了培养出结伴同行的情谊,也了解他们对旅游和人生的一些看法。

其中认识一对经营酒店业的夫妻,丈夫很谦虚,团员问起职业时他只是自称做点小生意。如今他们把生意交给孩子打理,但却强调自己没退休,一些重要的人或事还需要他们出面。

阿公阿嫲很‘steady’

谈到旅游,他们兴致勃勃,会高谈阔论,称已到过全球80%的国家去旅游,只差那些战乱和飞机飞不到的国家没去过。丈夫还怨说妻子似患上“旅游症”,数月不出国就心绪不宁;口上虽怨,但他还是带着她到处去,60多岁的他说既然熬过来了,就要趁两人还能走的时候,多走一些国家。

全团最年长的团员是分别79岁和78岁的老夫妻,团员都亲切称呼他们为阿公阿嫲。阿公阿嫲脚力很好,行程不乏要翻山越岭、爬楼梯、走远路,但他们都一一跟上,大家都说阿公阿嫲很“steady”。

问阿公为什么会参加这次旅游活动,他说因为阿嫲想来,还自曝自己年轻时曾扔下阿嫲跟朋友到处去旅游,如今老了,能陪多少是多少。

共塑不留白回忆

阿公说他们还有点存款,去旅游都是用剩余的储蓄,因为再不用,也不知道自己来不来得及用。

出发到韩国的一个月前,我参加家族旅游,一行18人带着80多岁的阿嫲回去她的家乡——广东四会龙湾村探亲。以前,每隔三四年父亲都会带阿嫲回乡一次,那里除了还有与她没有血缘关系(被领养)的弟弟与弟媳外,还有我叔婆(爷爷的弟媳)和数十口家族成员。

每次回乡,他们总是热情招待,亲自下厨烹饪家乡菜给我们品尝,饭后一群人坐在屋外话家常,此时就会听到阿嫲和我的叔婆在感叹岁月流失,诉说从前辛酸。不过,这应该是我们最后一次带阿嫲回乡了,因数年前患上失智症的她,这次完全认不得叔婆和亲友,也开始认不出孙子,有时……连儿女都分不清谁是谁。

没有遗憾的是,在阿嫲仍健康的时候,只要经济条件允许,父亲都坚持带阿嫲返乡;作为孙子的我们,也在她数次返乡时,分别都陪过她回去。

虽然这些记忆都会被她渐渐忘记,可是就如上面提到的丈夫和阿公所说的一样,至少在能走、有钱花的时候,陪着你身边的他/她,无论是家人、夫妻、伴侣或朋友都好,一起共塑那不留白和没遗憾的回忆。

(作者是《联合晚报》记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